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08第308章九子棺28

正文 308第308章九子棺2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怕出现意外,特意趴在老英雄胸口的位置听了听,没有心跳。

    “咋样?”6家长子走到我面后,轻声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伸手在老英雄腹部摸了一下,第一感觉是冷、第二感觉是硬,再后来的感觉是硌手,应该是摸到老英雄身上的伤疤。

    再朝老英雄脸上看去,他双眼紧闭,嘴角有着一抹满足的微笑,脸色是那种菜叶青,属于正常的死人相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没有急着装裹,而是找来一些黄纸,交在6家长子手上,说:“作为长子,先烧一些倒头纸,我去找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黄纸,就问我:“找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对这人的感觉不是很好,所以,说话的语气也不很好,“坼大门,做灵床,你跪在床前少倒头纸就行。”

    所谓倒头纸,是曲阳这边的叫法,跟我们衡阳的导领纸差不多,也是十八斤八两,不过,我们衡阳的导领纸是由死者的孝子孝孙来烧,而曲阳这边是由长子来烧。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闪过一丝不喜,也没说什么,就拿着黄纸跪在床前,烧倒头纸。

    随后,我来到房门前,费了一番功夫将房门坼了下来,就见到门外站了很多人,那老太太站在最中间,她两旁站着6家另外八子,后面是几十个玄学大师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那些人,扛起坼好的房门正准备走,那6耀东叫住我,说:“陈八仙,我能不能进去替父亲烧一些倒头纸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6家另外几人附声道:“对,我们也想进去替父亲烧倒头纸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直接拒绝他们的要求,我记得老王跟我说过,在曲阳这边,烧倒头纸必须由长子烧,其他人烧的话,一则死者收不到,二则,会让附近的孤魂野鬼来抢黄纸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凭什么说不行!”这话是6秋生说的,他沉着脸,语气有很重的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对我来说,丧事就必须按照丧事的规矩,哪会管你什么身份,别说是一介商人,就算是某省的省长,只要请我办丧事,就必须按照规矩来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再走一步,小心曲阳的火车开不到衡阳。”那6秋生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扭过头,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淡淡地说:“老英雄临终之前,让我替他老人家装裹,老英雄就躺在那,你要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6秋生一怒,正准备火,就见到他身旁的老太太话了,“秋生,这是你父亲的意思,你在外面作威作福,我管不了你!到了我这土房子,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待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您别误会,儿子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进去替父亲烧一些倒头纸,让父亲知道儿子的孝心。”6秋生连忙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在场谁不知道,你6秋生是冲老英雄身上那些光环来的,又有谁不知道你6秋生想继承老英雄的优先权?”我特么也是火了,直接将心中想说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!”6秋生冲我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老太太被气的不轻,抬手一巴掌拍在那6秋生脸上,怒道:“吼什么吼,你父亲才落气,就要开始争吵了吗?”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不敢!”那6秋生在脸上揉了一下,又恢复到平常那般满脸微笑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看向我的眼神分外恶毒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玛德,装裹完,丧事就将交到别人手里,弄什么九子九丧,那6秋生肯定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阵苦笑,也没再多留,背着房门就走到老英雄身前。

    我先是找来一些黄纸,将房门二面擦拭干净,又朝房门作了作揖,嘴里念道:“房门啊,房门啊!入殓前,需要灵床一张,只能委屈您二老,还望两位门神大人,护老英雄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我这番行为叫移尸,是曲阳的丧事风俗,这边的风俗不是直接装裹,而是需要先将死者放在灵床上,再在灵床上替死者抹尸,装裹。

    以前听老王说,这边的人信奉一句话,早移尸,早财,所以,人死后,需要尽快移尸,不可以长期放在床上,一则影响后人的财路,二则,人死后在床上放久了,意味着死者背床还债,下辈子会驼背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用房门,那是因为房门有秦琼、尉迟恭二位门神。据说,这两位门神可以镇住周遭的孤魂野鬼,让死者躺在上面,可以庇佑死者的魂魄不受侵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是习俗,具体怎么回事,我不清楚,我也没兴趣知道,我就知道按照习俗来办。

    念完那话后,我找来一张红布铺在房门上,这红布称为喜布,老英雄是高寿仙逝,有喜丧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铺好红布后,我在房门的位置烧了一些黄纸,又作了几个揖。然后在红布的左下角打了一个活结死者为女性,在右下角打活结,这活结有两层意思在里面,一是死者这辈子的恩恩怨怨就此终结,二是预祝死者下辈子活的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让6家长子搭把手将老英雄的遗体移到房门上,他有些不愿意,说:“小伙子,父亲留下遗命,让你装裹,不是由你一个人来弄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就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,说:“你确定不帮忙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从小就胆小,最怕见到尸体,实在不行,就让那些玄学大师来帮忙!”他愣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我算是听出这话的意思了,捣鼓半天,这6家长子是害怕,我也没有为难他,嘀咕了一句:“据说,替死者移尸的后人,运气会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6家长子面色一喜,一把拉住我手臂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心里对这6家长子鄙视的很,玛德,一听有好处,立马不害怕了,真tm唯利是图。想,老英雄纵横沙场何等威风,杀了多少日本鬼子,怎么生出的儿子,这么脓包、势利,当真是虎父犬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