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06第306章九子棺26

正文 306第306章九子棺2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6秋生开口了,他说:“这位小兄弟所担忧的事情,我们九兄弟早已跟父亲商量好,他老人家很赞同,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我我身边的蒋爷点了点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有些疑惑,6家九子满嘴跑火车,说啥老英雄很赞同,十之是骗人的。至于原因,简单的很,老英雄是老辈人,对自己的丧事看的十分重,绝不会同意所谓的九子九丧,这tm就是瞎扯淡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责问6秋生,蒋爷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轻声说:“小九,我们只是来办丧事,不要越权过问主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”我有些气愤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蒋爷不满地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,只好咽下心中的愤怒,眼睛死死地盯着那6秋生,看他到底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,6秋生依旧站在那,满脸慈笑,那笑在我看来,恶心的很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师,马上就到父亲仙逝的时辰,咱们移步到寒舍细谈,可否?”那6秋生站在上面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随着这话落音,那些玄学大师齐声说了一声好,表情谄媚的很,特别那水云真人,表情更是夸张,奋力的鼓掌,嘴里直喊:“一切听6老板安排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些玄学大师就跟在6家九子身后,离开祠堂直奔老英雄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三分钟的路,我们来到村子最东边,出现一栋豪华别墅,装饰的跟皇宫差不多,门口摆放着一对高约一米的金色貔貅,我以为那貔貅只是镀金,蒋爷告诉我,那貔貅是实打实的金子铸造。

    玛德,真有钱,这是我脑子的第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这别墅的左侧有一栋与之不符的土房子,约摸一丈高,房顶有不少积雪,门口的位置,放了一些锄头、镰刀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?”我拉了一下走在前头的蒋爷,伸手指向那土房子。

    “老英雄住不惯别墅,说土房子凉快,接地气!”蒋爷跟我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心中对老英雄的印象又高了几分,就跟蒋爷说:“我能不能进那房子看看老英雄?”

    蒋爷摇了摇头,说:“以你的身份应该进不了,在外面守着吧!等会我叫你!”

    我失望的哦了一句,也没再说什么,就跟蒋爷身后朝那土房子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土房子面前,我们刚停下脚步,就听到那6家长子点了三个人的名字,说:“几位大师,随我们进去看看家父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名字是,流云道长、蒋爷、乔婆婆,至于水云真人,好像也没那资格,跟我一样,在土房子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在房间外等了很久,直到天色渐渐黯淡下来,走出来一个人,是蒋爷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寻找一会儿,最终把目光停在我身上,朝我招了招手,说:“小九,过来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走了过去,问:“蒋爷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老英雄叫你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咋回事?我跟老英雄素未谋面,他怎么叫我?我将心头的疑惑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我肩头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:“小师弟,别给师傅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啥?蒋爷你叫我啥?”我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蒋爷瞪了我一眼,说:“低声点,不要让外人知道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满脑子雾水,我啥时候成了蒋爷的师弟?师傅又是谁?但为了一睹老英雄的风采,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跟在蒋爷身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门后,我现这房子不是很大,约摸二十来个平方,摆设少的可怜,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,一张木床摆在进门的左手边。

    床边围着6家九子以及一位老太太,那老太太穿的是一身红色旗袍,上面绣着一条金凤,看那款式应该是结婚穿的礼服?

    咋回事?老英雄要仙逝了,这老太太却穿红色旗袍?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我朝床上看去,由于6家九子围在旁边,我只能透过缝隙去看,那床上躺着一位老人,身着深灰色的中山装,国字脸,高鼻,因为岁月的缘故,老英雄没有眉毛,下颚的胡须也是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“小九,过去吧!”蒋爷在我身后轻声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朝床边走了过去,那6家九子见我过来,挪开一点点位置,我站了过去,就见到老英雄面色泛青,眼神很浑浊。

    见到我后,老英雄艰难的露出一个微笑,说:“你就是陈九吧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弱,有些模糊不清,好在我听力还算可以,才能听清他的话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朝老英雄弯了弯腰,说:“老英雄在上,请受小九一拜!”

    说着,我跪在床前,磕了一个头,站起身,看着老英雄。肯定有人会说,咋莫名其妙的对一个人下跪?

    因为,我有我下跪的理由。一则是出于老英雄为国家作出的贡献,没有老英雄这类抗日英雄,哪有现在的生活?哪怕我家很穷,但,相比日寇侵华那些年,再穷的生活,也不及那些年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有经历战争的8o后,不能像老英雄一样为国战斗,至少,也需要给那些抗日英雄一份尊敬,一份如同尊敬父母那样的尊敬,这是我们8o后该做的,也是我们8o后必做的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因,我们能有现在的生活,全是那些抗日英雄的功劳,是他们用生命跟鲜血堆积出来的成果。

    俗话说,滴水之恩,定当涌泉相报,那些抗日英雄赋予我们一片生存的土地,一片没有硝烟的天空,此恩远大于滴水之恩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尊敬他们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紧了紧拳头,绝不能让6家九子为了一个所谓的优先权,把老英雄的丧事搞的乱七八糟,更不允许老英雄的丧事出现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老英雄见我站起身后,慈祥的笑了笑,伸出手,他的手只剩下皮包骨,上面有好几道刀伤,显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我会意过来,连忙握住他的手,说实话,我很紧张,手掌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老英雄手头上紧了紧,示意我不要紧张,开口说:“小九,能见到你,真好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话啥意思?先前蒋爷莫名其妙得喊我小师弟,现在听老英雄的语气好像很早就知道我这么一个人?咋回事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