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01第301章九子棺21

正文 301第301章九子棺2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认识!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关系怎样?”我笑了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交情,那七兄弟太傲娇,不屑跟我交流。”他双手紧了紧方向盘,好似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句,依靠在车座位上,没再说话。脑子开始考虑这件事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这车绝对不是开往6家村,若是没有猜错,应该是开到王木阳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才那番对话,看似枯燥无味,实则是探他口气,从他语气中,我听出来一些怨恨,就此,我推断出蒋爷好像不知道这件事,应该是何建华私人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想过从车上跳下去,但,他好似防备我,车一直很快,大概有1oo码的样子,倘若跳下去,估计以后只能靠拐杖行走了。

    我也想过跟他在车内干起来,可,看到他那硕壮的身材,我打消了这个念头,一旦干起来,吃亏的还是我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啥法子。而,车子的度却是越来越来快,渐渐地,车子开进一个村庄,村口竖了一块大石头,上面写着三个字,荷叶村。

    玛德,就这三个字,让我心中的想法,得到了证实。咋办?咋办?我心中有些急。

    那何建华好似现我有些不对劲,嘴角微微上扬,踩了一脚油门,车子嗖的一声开进荷叶村。

    我抬眼打量了一下这村子,很小,只有七八户人家,房子也较为破旧,都是那种土砖平房,房顶是用稻草盖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何建华将车子停了下来,淡淡地说:“别怪我,拿人钱财,替人办事,下辈子别乱得罪人!”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,就跟着他下了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,他没有像电视剧那种押着我,也没有像中那样五花大绑,而是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朝他伸手的地方走去,走着,走着,我现这村子没人,唯有最中间那房子的大门是开着的,我朝着那间房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霉味,探头朝里面瞥了一眼,空荡荡的,王木阳不在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咋回事?定晴看去,就见到最西边的墙角有几个塑料桶,看那包装应该是汽油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何建华在我背后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险些将我推倒,好在我反应还算快,一把抓在房门的边上,问:“王木阳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王木阳,你想多了!”他抬腿一脚踹在我腰间,说:“别那么废话,赶紧进去,我还等着回去交差!”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急了,本以为被他带到这里,顶多是挨一顿,而现在的情况,他是打算用汽油将我烧死。

    玛德,当真是光天化日之下,目无王法,我特么也是火了,哪里顾得上他块头大,抬手一拳,照着他脑袋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身子微微一闪,避开我的拳头。一把抓住我手臂,轻轻一用力,就将我手臂扭到后面,特别疼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相识一场,自觉点进去,不要临死之前,还受皮肉之苦!”他抓住我手臂,将我摁在墙壁,语气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何大哥,你知不知道,这是犯法,被抓住是要判死刑的。”我朝他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呵呵一笑,说:“人活在世上,一为权,二为利,当这两样东西跟你没有关系的时候,你会现,活着就是一种痛苦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就问他啥意思。他冷笑一声,说:“当初,我跟阿大他们一样跟在蒋爷身边,凭什么他们一个个成了蒋爷的徒弟,唯独我,成了一个司机?为什么?我哪一点比阿大他们差?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激动,手头上的力气更大,将我死死地压在墙壁,怒吼:“你知不知道,我从小就有个雕刻梦,只有成了雕刻家,我才能光宗耀祖,才能多赚一些钱,才能逃离当别人司机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忽然,他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还好去年遇到王木阳,他给了我一个重生的机会,给了我一个逃离司机命运的机会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面露狰狞之色,一把抓住我头就往房内拖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他具体原因,但是,在死亡面前,我选择了先保命,双手死死地抓住房门,死活不放手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他抬脚就朝我双手踹了几下,怒道:“陈八仙,别逼我!”

    他脚下的力气很大,踹在我手背上特别痛。玛德,难道就这样被他活活烧死?

    “何建华,你特么知不知道,这是犯法!”我朝他大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脚下的度更快,一脚、两脚、三脚,在我手背上一连踹在了七八脚,一阵火辣辣的痛传来,我再无力气支撑,手头一松,被他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来世别得罪不该得罪的人!有些人不是你惹得起。”他冲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举起拳头砸在我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,我感觉眼前一黑,极强的疲惫感袭来,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原来,死亡竟然是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恍惚间,我感觉有什么液体淋在我身上,应该是汽油。我想反抗,想逃。可,四肢使不上任何力气,就连动动手指都成了奢侈的心愿。

    就这样死了吗?我心中闪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”声传来,是滑动打火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知道,下一秒我会被火烧死,明年这个时候,将会是我的祭日。

    只是…只是,不知道,在这孤僻的村子,谁能现我的骨灰,又有谁会记得我的祭日。

    我心中没有恐慌,也没有像电视剧中那样挣扎,脑子只有一个念头,与其用火将自己的尸体焚烧殆尽,我宁可选择安安静静地死亡,躺在实木棺材里,埋入黄土之下,这才是我的归宿。

    可,残酷的现实却是,要活生生地被火烧死,化成一堆无人知晓的灰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艰难的张了张嘴巴,说:“土…葬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