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300第300章九子棺20

正文 300第300章九子棺2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整颗心悬了起来,立马就想到郭胖子,朝着门口就喊:“谁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蒋爷!”门口那声音非常急促,好像是何建华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上没穿外套,从床上爬了起来,打开房门,一看,果真是何建华。

    他见我开门后,在我跟结巴身上看了一眼,说:“赶紧穿衣服,随我去6家村,去迟了,蒋爷会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出啥事了?”我急声问。

    “那王木阳找不着你们,便把事情捅到玄学协会去了,昨天半夜,玄学协会给蒋爷出一个通告,责令蒋爷今天一大清早去6家村把事情解释清楚,蒋爷有事耽搁下来,就打算下午去6家村,哪里晓得,玄学协会竟然会下令抓人了。”何建华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愣住了,咋回事?按照那天在6家村祠堂的坐位来看,蒋爷在玄学协会的地位应该挺高,咋会耽搁一点时间就被抓走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没有继续问下去,从床边拿过衣服,随便套了几件在身上,就准备跟何建华出门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别去!”结巴在一旁拉住我,说:“一旦去了,王木阳的怒气会全数撒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愣,就说:“假如我不去,玄学协会会对蒋爷不利,祸是我们闯下来的,哪有让蒋爷受罚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可…可你去了,就会…”结巴说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打断他的话,“别说了,你在酒店看好郭胖子,千万别让王木阳给找着了,我担心这是王木阳的调虎离山之计,他借用玄学协会的名义将蒋爷支走,便于来酒店对我们下手,毕竟,蒋爷在这酒店,有些事情不好弄!”

    我这么说,也是有原因的,一则王木阳在北方的地位,应该知道我们住在这酒店,不可能找不着。二则,蒋爷在玄学协会的地位比王木阳高,那王木阳比较忌惮蒋爷,这才支开蒋爷。

    综合这两点,调虎离山之计的可能性很大。至于我为什么要去6家村,原因更简单,蒋爷要受罚,我不可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结巴听了我的话后,问:“需不需要带胖哥离开这间酒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暂时不需要,这事已经闹到玄学协会,他应该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我们,以防万一,你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,若情况有变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结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,示意何建华带路去6家村,结巴在身后招呼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,实在不行,就回衡阳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何建华出了酒店。说来也巧,我们刚出酒店,就遇到一个熟人,苏梦珂,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东西,都是一些补品,见到我们后,她小跑过来,说:“九哥哥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在6家村的时候,已经跟她彻底摊牌,闹翻了,怎么还来找我?

    于是,我疑惑地问:“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“听人说你朋友受了重伤,我买了一些补品来看你朋友,顺便看看九哥哥嘛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手中的补品放在地面,一把挽住我胳膊,动作十分熟练。

    我试着抽了几次手臂,她好似知道我会抽手臂一样,拽的很紧,说:“九哥哥,别这样嘛!那天你在祠堂让乔伊丝难堪,就是替我报仇,人家还没报答你呢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特别嗲,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没好气地说:“苏小姐,那天让乔伊丝难堪,只是因为我心中已经有了所爱之人,并非替你报什么仇,我对于你们之间的仇恨没多大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有些生气,用力甩了甩手臂,她力气很大,死死地拽着我手臂就是不放手,我特么居然有种被调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人家只是报答你,又不是要吃了你,干嘛这样对人家!”她嗲声嗲气的说。

    玛德,我急着去6家村,哪有什么心思理她,只想早点打她,就随口说了一句“真想报答我,就让你保镖守好我朋友,别让人给抓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她立即松开手臂,一脸凝色说:“只要我苏梦珂在的一天,我保证没人敢动你朋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语气,我微微一愣,朝她身上瞥了一眼,这女人真心漂亮,若不是一颗心放在程小程身上,指不定真会跟她生点啥。

    她见我在她身上瞥了一眼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苏梦珂挺了挺xiong部,说:“九哥哥,事后能不能请人家吃个饭,逛个街?”

    “办好这事再说!”我丢下这么一句话,拉着何建华立马跑了。这也没办法,那苏梦珂太难缠了,再聊下去,天知道会不会出现少年不宜的画面。

    跑了七八步后,我回头看了一眼,苏梦提着东西正好走进酒店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舒出一口气,就问何建华车子在哪,他说指了指不远处,说:“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便跟着他上了车,直奔6家村。

    路上,我猛地想起,流云道长散会时候说,这三天时间不准进入6家村,而现在才第二天,蒋爷咋会被抓去6家村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跟何建华问了出来,他微微一愣,说:“那王木阳把事情闹得有些大,应该…顾不上那天的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说话吐吐吞吞的,心头有些质疑,就透过车窗朝外面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头更加疑惑了,这路好像不对,上次从曲阳去6家村的时候,经过我们住的那间酒店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我们现在去6家村,应该走同一条路,而现在马路四周的环境特别陌生,压根不是同一条路。

    难道…

    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掏出一包烟,给何建华递了一根,他罢了罢手,说不要。我没再说什么,就抽出一根烟,自顾自的点燃,深吸一口,淡淡地问:“何大哥,你跟在蒋爷身边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七八年了吧!”他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认识蒋爷身边的阿大么?”我朝窗外看了看,语气非常淡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