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9第299章九子棺19

正文 299第299章九子棺1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蒋爷沉默下来,没有说话,大概想了三分钟的时间,缓缓开口,“目前有两条路,一,立马买车票回衡阳,这辈子不要来北方。二,将老英雄的丧事接下来,只要接了老英雄的丧事,王木阳不敢动你们,毕竟,中南海时刻关注着这边,他王木阳没这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分析,我想了想,现在郭胖子重伤,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,更别提长时间坐车,第一条路肯定行不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剩下第二条路可行,但,6家有九子,丧事主家的身份会不会落在6耀东身上,这是一个疑问号。一旦,没落在他身上,我们继续待在曲阳,就会遇到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只能选择第二条路,虽说承接老英雄丧事的难度很大,假如不试试的话,我们三人搞不好就会交待在这。

    这社会就是这么现实,要想得到某样东西,必须付出努力或代价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蒋爷在一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第二条路!”我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蒋爷点了点头,在我肩膀轻轻地拍了一下,说:“人生在世,草木一秋,只要有付出,早晚会得到回报,一起想办法,让6耀东成为丧事主家,不但能化解你们的危机,对你们的前途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会尽力!”说着,我朝郭胖子那个方向走了过去,脑子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6耀东成为丧事主家,那王木阳耳朵受伤,不出意外的话,他应该会被摒出这场丧事,6家第九子成为丧事主家的可能性要降低不少。

    那么,目前最大的阻碍就是6家长子,只要在他身上弄出一点事,6耀东成为主家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我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,不知不觉来到郭胖子身前,就见到郭胖子脸色红润了不少,心里不由对那老人大竖拇指,不愧是排得上号的中医,这治疗效果当真是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而,结巴的脸色有些苍白,就连嘴唇都泛白了,想必是输血过多,他见我走了过来,微微抬头,问:“九哥,蒋爷跟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:“没什么,你们俩好好养伤,剩下的事,让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身上这点伤不算什么,让胖哥好生修养就行,我要在你身边帮你!”最后两个字,结巴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说:“不用了,你好好养伤,等郭胖子的伤势恢复一些,你带着他离开曲阳!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来曲阳,不是为了吃饭,也不是为了旅游,而是为了帮你!”结巴一愣,面色变了变,说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不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就说:“先养伤吧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想结巴牵涉到这件事情,至于原因,很简单,看着兄弟躺在血泊中,真的真的很难受,我内心没有那么强大,我怕再遇到这种事,会奔溃,会动摇对八仙的信仰。

    刚入八仙时,我以为,八仙只是抬抬棺材就行了,没想到里面这么多门道,更没想到里面这么多人情冷暖,有句话说的很好,不走进一行,永远不会明白那一行的辛酸。

    结巴听我这么一讲,就说:“九哥,我们不但是同行,更是生死兄弟,不要一个人扛下所有事,做兄弟的,有责任替你分担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也要…分…分担!”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猛地蹲下身子,就见到郭胖子醒了过来,眼睛微微张开。

    “胖子!”我声音特别苦涩。

    “九…哥、结巴…哥。”郭胖子在我们身上来回打量一眼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!好生养伤,等你伤好了以后,咱们三兄弟一起找王木阳报仇,坼了他的骨头喂狗!”我握住郭胖子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嗯,我要阉了他!”郭胖子虚弱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着郭胖子醒来,我们所有人都松出一出口气,就准备送郭胖子去医院调养。那老人说,没必要去医院,给我们开了几副中药,又招呼郭胖子这段时间别做剧烈运动,只要将自身的血气补齐,过段时间又能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那老人交待好这些事后,就准备离开,我拉住他,将身上所有的钱递给他作医药费。

    他打掉我手中的钱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骂道: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这是侮辱我,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?”

    我脑袋像拨浪鼓的摇了摇,说:“不像!”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相!”他丢下这么一句话,扬长而出,蒋爷提出开车送他,他拒绝了,说是漫步雪地是回归大自然,有利于他对中医的领悟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们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将郭胖子移到车上回酒店。刚到酒店,还没进门,不知道是在雪地冻得太久,还是怎么回事,我感觉身子烫的很,脑袋特别重,走着,走着,脚下一软,就倒在酒店门口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结巴坐在我床边,他面色比昨天好看很多。

    见我醒了,他面色一喜,说:“九哥,你总算醒了,昨天夜里高烧到四十度,可把我跟蒋爷吓坏了!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?”我疑惑地问,对于昨天夜里的事,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说:“昨天回到酒店后,你一直高烧不退,医生说是冻过头了,给你打了退烧针,也不晓得咋回事,你的烧就是不退,蒋爷为此在你旁边守了一晚上,见你退烧后,他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郭胖子怎样了。他说:“胖哥恢复能力强,除了浑身痛的厉害,倒也没有其它事情了,就是一直喊痛。”

    “噗哧”我没忍住,笑了出来,就说:“塞的事,千万别告诉郭胖子,不然的话,以他的性子,会活撕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塞的!”结巴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结巴,不带这么玩我的。”我没好气地朝结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随意的扯了几句,都是一些打闹的话,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道敲门声,“陈八仙,好了没?出大事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