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7第297章九子棺17

正文 297第297章九子棺1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胖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王木阳怎么会找到你?”说这话的时候,原本说话结巴的结巴,竟然很连贯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都说人遇到大悲大喜的事情时,会爆出不可想象的潜能,只是这种潜能非常短暂,结巴就是这类人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也没说话,就听到郭胖子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…我…我…我主动去找他,乔伊丝…没在,他…他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手头上的力气大了几分,只是一瞬间,便无力的软了下去,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跟结巴。

    “胖子!”我怒吼一声,连忙翻开他眼皮看了看,庆幸的是,眼珠的颜色很正常,我又探了探他的呼吸,很微弱。

    “送医院!”我一把扶起郭胖子,就准备抬他去医院。

    结巴按住我肩头,说:“九哥,胖哥的伤太重,送到镇上的医院未必能治好,给蒋爷打电话吧,让他想想办法。毕竟,他在曲阳待了这么多年,应该有办法把胖哥送到更好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这话在理,连忙翻出手机,给蒋爷打了一个,响了很长一会儿,电话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不待蒋爷开口,我立马开口道:“蒋爷,我兄弟受了重伤,镇上的医院可能治不好,有没有特殊渠道,送他去省城的大医院?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?谁受伤了?谁干的?”蒋爷一口气连问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咋回事,就说:“王木阳干的,具体咋回事,要等郭胖子醒过来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个位置?我马上带医生过来!”蒋爷急声问。

    我朝四周看了看,说:“这附近有栋建了一半的房子,我们就在屋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哪了,十分钟后到!”蒋爷说了一句,匆匆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直守在郭胖子身边,本来打算把他移到房子内,以防寒气入体。结巴说受重伤的人不能轻易移动,搞不好会伤到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不敢再碰郭胖子,只好默默地守在他身前,关注他身子的状况。不知是冰冷的雪地让他感觉到冷,还是怎么回事,他身子偶尔会颤抖几下,我恨不得将身上唯一的布料盖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这一幕,眼眶都是湿湿的,那种亲眼看着兄弟逐渐衰弱下去的感觉,真心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。那种感觉也不是文字能表述出来,自己心中的苦,只有自己才能明白。

    等待是一种痛苦的煎熬,宛如站在热锅上的蚂蚁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总想找点事,却现,自己除了等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8分钟的样子,屋前传来车子的鸣笛声,我探出身子看了看,车特别快,由于刹的有些急,路面被拖出很长的两条轮胎印。

    待车子停稳后,走下来三个人,一个是蒋爷,一个是蒋爷的司机何建华,另一个人是一名年近7旬的老人,穿着一套灰色的中山装,有不少白,眼神特别深邃,背着一个木箱子,那木箱子上面有个像草的符号,具体是啥符号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下车后,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,脚下的度特别快,令我奇怪的是,那老人的度竟然比蒋爷跟何建华还要快。

    “蒋爷,这边!”我朝他们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喊,也没说话,脚下的步伐更快,只是十秒钟的时间就来到我身前,我正准备上前跟那老人说下情况。

    他看也没看我,直接从我身边绕了过去,蹲在郭胖子面前,先是翻了翻他眼皮,后是探了探脉搏,然后俯在他xiong前,应该是听心跳。

    “咋样?我兄弟有救吗?”我朝那老人弯了弯腰,礼貌地问。

    那老人扭过头,面色不善地瞪了我一眼,快打开他身上的木箱子,从里面取出一块黑黑的圆形东西,拇指大小,说:“翻过来,塞住他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说:“啥?塞?”

    “对,塞!”老人依旧忙碌手头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听老人这么一说,我第一反应老人在耍我,但是,看到他那严肃的表情以及身上的中山装,不像那种乱开玩笑的人。

    在我们农村也有塞的说法,小孩哭的岔气,呼吸接不上来,只要塞住,能让呼吸变的顺畅一些,这种现象在医院上叫,潺气循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叫结巴搭把手,将郭胖子的身子翻了过去,怕碰到他伤处,我们手头上特别轻,再加上郭胖子的体重,我们足足花了三四分钟,方才将他身子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翻过去后,老人递给我一个白色的手套,以及那黑黑的圆形东西,说:“你塞住他,我用银针稳住他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愣了愣,不可思议的说:“不是你塞么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随你,我只能告诉你,一旦一口气接不上来,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,唯有塞住,让他身体的气,由体下往上窜,刺激他身体各方面的机能,为我抢救他争取一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再理我,我则愣在那,玛德,拼了,只要能救活郭胖子,这些事情又算什么,怕就怕,郭胖子醒来后,会不会想杀了我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没再犹豫,举着那东西朝郭胖子塞了进去。农村土方子,请勿乱试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一招效果挺好,塞进去才几秒钟,我就感觉到郭胖子的呼吸比先前强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见这招有效果,我朝那老人道谢几声,他还是没有理我,而是拿着三寸长的银针在郭胖子背后扎了下去,一银针下去,那地方的血液立马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高手,这老人是中医高手,这是我脑子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随后,那老人在郭胖子身上,扎了大约十来根银针,定晴看去,郭胖子像个刺猬一样趴在雪地。

    扎完银针后,老人又在郭胖子脊椎骨的位置摁了下来,拍了拍手掌,说:“中医能做的就是这么多,能不能活下来,就要看天意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疑惑的看了看他,问:“什么意思?不用送省城的大医院,就让他趴在这?”

    他语气一变,质问道:“你不相信我?”说完,他弯下腰,收拾着木箱子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ps:明天四更补上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