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6第296章九子棺为我本善良加更

正文 296第296章九子棺为我本善良加更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在房内猛地喊了几声死胖子,滚出来,再不出来,老子生气了。
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静。

    我特么快抓狂了,在隔壁几个房间找了一圈,还是没找到人,难道…郭胖子被那些黑衣人抓走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像疯了一般冲出房子,来到那堆血渍的旁边,血渍已经与地面的雪完全融入到一起,有些地方的血渍已经结冰,看这样子,血掉在地面有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有没有现?”结巴走到我旁边,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双眼朝四周看了看。忽然,我眼尖的看到不远处又出现一堆血渍,而且比这堆血渍的量要大。

    我立马跑了过去,又朝四周瞧了瞧,房子的墙角位置又出现一滩血渍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撒开步子跑了过去,来到墙角的位置一看,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,墙角的左侧房屋的后方,躺着一个人,他整个人卷缩在墙边,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道口子,那些口子里不停地迸出鲜血,将身子四周的雪地染得通红,片片雪花,飒飒而下,落在他身上,一双原本肥壮的腿,已经被雪花掩盖一半。

    那身影在我看来,何其凄凉、何其可怜,宛如那冬季睡在雪地的乞丐一般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眼泪不争气的簌簌而下,掉落在地面,歇斯底的喊了一句:“郭胖子!”

    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度会那么快,我离开郭胖子大概有七八米的距离,我只用了两秒钟就已经来到他身前,双腿一软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把扫掉他身上的积雪,将自身的衣服脱的只剩下一条nei裤。说句实话,那一刻,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冷,脑子只想尽量给郭胖子取暖。

    将衣服跟裤子盖在郭胖子身上后,我一把抓住他的手,死劲搓,嘴里不停地喊,“郭胖子,求求你了,说句话,求求你,我求求你,说话啊!”

    喊着,喊着,我哭了,嚎啕大哭起来。我想过探他鼻子的呼吸,可,我怕,我真的好怕,我怕我手放在他鼻梁,会给我传来噩耗,我更怕郭胖子就这样离开我,我怕,我真的好怕。

    “郭胖子,你说话啊!”我拼命的摇晃着他的身子,可,他的身子动都没有动一下,就那样静静地在那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,整个身子都是麻的。

    咋办,咋办,咋办?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一双手拼命在郭胖子身上摸索,摸着,摸着,我摸到一丝热气,对于长年跟尸体打交道的我来说,有热气就证明郭胖子没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有了探他鼻梁的勇气,伸手颤颤巍巍地朝他鼻梁探了过去,有气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喜,将郭胖子裹在怀里,双手拼命地掐他人中,恰了七八下,郭胖子轻咳嗽了一声,虚弱的睁开眼睛,好似睁开眼睛对他来说,特别累,特别辛苦,只是三秒不到的时间,就缓缓地闭上。

    “九…九…九…哥,能…能…再…看到你,真好!”他的声音特别模糊,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在,在,我在,郭胖子,我在!”我一把抓住他的手,语无伦次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…他…他…他”郭胖子含糊地说了一句,努力张了张嘴,好似力气有些不够,张了好几次,最终还是合上。

    我朝他嘴边看了过去,一丝丝血渍从他嘴里流了出来,隐隐约约能看到他嘴里好像有东西,我伸手将他嘴皮往上翻了翻,就见到我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嘴里含着一块血淋淋的东西,有点像人的耳朵,那血液顺着他嘴角,滴答、滴答地掉在雪白的雪花上,将雪花染成殷红。

    我颤巍地伸手,从他嘴里将那东西拿了出来,一张完整的耳朵出来了,的确是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啊?”我朝郭胖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上扬,冲我笑了起来,好似很得意,“九…哥,我把…王木阳的…耳朵,咬…了下来,厉…厉害…不?”

    说完,他猛地咳嗽起来,也没在乎我没说话,断断续续地说:“长…毛…懂医术,天哥…有钱有势,结巴…会武功,就…就…就我没用,总…总…总是拖你后腿,我…我…我不想拖你后腿,我…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郭胖子胳膊,大声吼道:“谁说你没用,你是最厉害的,你是咱们的福将,只要有你在,我们每次遇到险境,都会逢凶化吉。”

    他冲我满意的笑了笑,说:“九…九…九…哥,谢…谢…冷。”他嘴皮冻得有些紫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摸了摸身上,光溜溜的,压根没有衣服给他盖,就准备抱着他取暖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递过来几件衣服,我扭头朝后看去,就见到结巴脱得只剩下一条nei裤,双眼满是泪花,豆大般的泪珠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我冲他点了点头,接过衣服盖在郭胖子身上,说:“咋样,暖和点没?”

    郭胖子点点头,再次睁开眼,在我跟结巴身上瞥了一眼,虚弱地说:“九…九哥,结…结巴哥,别…别冻着,把…把衣服穿上,我…我…我…不行了,别…害…你们…生…病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这话,我眼泪再次出来了,大声吼了一声:“送医院,快,快,快送医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奋力站起身,不知道是坐久了,还是怎么回事,腿脚麻的很,刚站起,还没稳住身子就倒了下去,再站起,又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结巴擦了擦眼泪,扶住我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咱们抬他去医院!”我一手插在结巴肩膀上,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不…不用了,我…我…我不行了,别…别…别浪费力气。”郭胖子躺在雪地,虚弱的说:“九…九…哥,你…一定要记住,你…曾经有个兄弟…叫…叫…叫…郭耀祖,他…他…他很胖…很色…很猥琐…是…是…是八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举起手,想抓住我跟结巴的手,我们想也没想就蹲了下去,一把抓住他的手,三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