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5第295章九子棺15

正文 295第295章九子棺1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误会了,我这手臂有些特殊,没有知觉,用不用麻醉剂都是一样,我感受不到疼痛。”结巴面色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以前没听你说过。”我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结巴苦笑一声,说:“我也不知道咋回事,七八岁的时候,这只手就没有知觉,先前若不是现鲜血,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只手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结巴这么一说,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见到那医生在结巴手臂上掐了一把,问:“痛不?”

    结巴摇了摇头,说:“不痛!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手臂里面的经脉受损,失去触觉,长时间下去,恐怕不止失去触觉,搞不好会失去行动能力,我们这小医院只能替你缝好伤口,要治疗里面的经脉,最好去长沙神经专科医院。”那医生摇了摇头,说道。

    失去行动能力?听到这几个字,我整个人都懵了,怎么回事?我问医生是不是由刀伤引起?他告诉我,结巴应该是小时候受过伤,这才造成现在的局面,最好在一年之内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别听医生瞎说,十多年过来了,这只手臂除了没知觉,跟正常手臂差不多。”结巴见我一脸沮丧,安慰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心里却想起长毛医生杨言,他好像是省城神经科主任,我们湖南的省城不就是长沙么?难道…这医生说的医院就是杨言所在医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让医生替结巴包扎伤口,我则走到门外,掏出手机给杨言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只是几秒钟,电话就通了,我还没说话,电话里就传来杨言爽朗的声音,“九哥,是不是缺个懂医术的八仙?”

    “长毛,问你个问题!”我怔了怔神色,开门见山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杨言说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手臂小时候受过伤,整只手臂失去知觉,有没有办法治好?”我将结巴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九哥,人体的神经过于复杂,没看到病人,有些事情不好说,这样吧,周末我去趟东兴镇,你把你朋友带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曲阳,周末可能回不去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在曲阳干吗?”杨言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,等我回去了,直接带我朋友去长沙找你,你觉得怎样?”我犹豫了一会儿,说。

    “好,记得提前给我打电话,越快越好,近段时间,我可能要去美国那边培训一个月,你尽量在我出国前过来。”杨言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挂断电话,也没进去,依靠在墙壁上。结巴的手臂应该是旧疾,不知道杨言有没有把握治好,一旦治不好,他那支手可能会废了。

    结巴是他家的唯一男儿,他手出问题,那个家庭就是没了经济收入,以后他们母子俩咋生活?绝不能让结巴的手臂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对钱的越来越强,只要有钱,长沙治不好,就去北上广,北上广治不好,就去那些医学达的国家,直到治好结巴的手臂为止,

    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一千来块钱,我知道,这一切只是幻想,想要让幻想换成现实,必须拼命赚钱。做我们八仙这一行,想要赚钱快,只有一条路子,打响名头,替那些达官贵人办丧事、抬棺材。

    在门口待了十来分钟时间,心里烦躁的很,也不顾上医院不准抽烟的规矩,连续抽了三支烟,直到医务室内传来医生的声音,“好了!”

    我掐灭烟头,走了进去,就见到结巴手上包上了厚厚的一层白纱布,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血渍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朝那医生道了一声谢,问他情况怎样。他说:“只要这段时间不使重力,刀伤就没啥问题,不过,手臂的知觉问题,我建议你们还是趁早治疗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问他治疗刀伤需要多少钱,他罢了罢手,从口袋掏出3块钱5毛钱,说:“这是你们刚才的挂号费跟开卡费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接这钱,疑惑地看着他。他笑道:“我说过,我们医院不收你的钱,就不会不收你的钱,哪怕只是3块5,我们医院也绝对不会收。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开口拒绝,他抢先道:“你们别误会,并不是看你们的面子,而是出于对老英雄的尊重,还望你体谅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,说:“医生,我们是为老英雄的丧事而来不假,丧事落在谁头上还说不准,你还是说说多少钱,我去交费。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只要你是为丧事而来,我们医院就不能收你的钱,这是我们医院对抗日英雄的尊敬,也是我们黄水镇人民对老英雄的尊敬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,就跟他再次道谢,然后搀着结巴走出医务室。

    出了医务室后,我们没有在医院过多停留,直接奔着大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大门时,我有些紧张,朝左侧看了过去,空荡荡的,那三名黑衣人已经不见了,想必是没了耐性,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松,搀着结巴快的离开医院,由于结巴刚缝针,步伐有点慢,大概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到了约定的地方,结巴伸手指着不远处,说:“九哥,你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地面的雪花特别白,没有一丝瑕疵。令我惊讶的是,结巴指的那块地方,上面有不少血泽,鲜红鲜红的,特别刺眼。

    哪来的血渍?

    瞬间,我整颗心悬了起来,先前结巴受伤,我们并没有走那条路,他身上的血不可能掉到那个位置,而现在,那处地方出现血渍,难道…?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不好,也顾不上结巴,撒开步子就朝那建了一半的房子冲了进去,一边跑着,一边大声喊:“郭胖子、郭胖子。”

    声音如石沉大海一般,没得到任何回应,我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,脚下的步伐更快,来到房内一看,没人,玛德,郭胖子哪去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