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4第294章九子棺14

正文 294第294章九子棺1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我感觉有几双眼睛盯着我们,我不敢寻找那眼睛的主人,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那个谁,等等!”身后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难道被他们现了?紧了紧拳头,就打算跟他们拼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另一道胆怯的声音传来,“大…大…哥,你找我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微微扭头朝那个声音看去,就见到我身后有三个人影,其中一个体型特别胖,简直就是小一号的郭胖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舒出一口气,玛德,虚惊一场,看来把郭胖子支走是正确的决定,不然以他的体形,我们肯定要被盘问,这也没办法,胖子嘛!走到哪都是焦点。

    我没再理会身后那些人,搀着结巴就进了医院,办理一些手续,交了钱,护士将我们送到一间医务室,说是医生出去了,让我们等会。

    我说了一声好,搀着结巴坐下。镇子的医院不比城里,无论是环境还是医疗设备都要落后一些,就拿这间医务室来说,约摸十来个方,摆设更是简陋的可怜,只有一张桌子、靠椅,一条长木凳以及一个输液用的铁架子。

    我们在医务室等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,走进来一个医生,三十来岁,身上穿着一件白大褂,见我们俩坐在那,他笑了笑,说:“抱歉,今天下雪,没啥病人,出去溜达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没关系,就让他替结巴看看手。他说了一声好,坐在靠椅上,让结巴把上衣脱了。

    当结巴脱掉保暖大衣那一下,我愣住了,只见他整只手臂上满是鲜血,由于时间有点长,那些鲜血已经结茧,密密麻麻地布满手臂,看上去特别恶心。

    “结巴…你…你…你手臂都这样了,还说没事。”我声音有点哽塞。

    “九哥,没事,我小时候练过,身子骨比普通人要强一些。”结巴将脱掉的保暖大衣放在我手里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手臂都伤成这样了,就别说逞强的话了,要是一般人,伤成这样,早就晕了过去。”医生用棉签将结巴手臂上的血垢清理一番,眉头皱了起来,沉声道:“这伤咋弄得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被人……”结巴说。

    不待结巴把话说完,我连忙搭腔,“当才做饭的时候,不小心被菜刀弄伤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结巴疑惑的瞥了我一眼,好似在询问,为什么要说谎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朝他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人多口杂。他会意过来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要说谎,很简单,在这镇子上,我们是外地人,一旦说出来被人砍伤,搞不好就要被带到派出所问话。若是遇到像郎高那么正直的所长我倒没什么担心。怕就怕遇到黑良心的所长,不替我们抱不平就算了,反倒将我们交给那些黑衣人,这个风险我冒不起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我不相信派出所,而是出门在外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    那医生听我这么一说,眉头皱的更甚,在我们身上打量一眼,摇了摇头,就说:“小伙子,年纪轻轻,别混啥社会,好好找份工作,回报祖国。”

    额?

    听这语气,估计是把我们当成打架的地痞流氓了,我也没有解释,就说:“有劳医生替我朋友看看!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拿起结巴的手臂看了看,说:“刀伤很深,已经伤到经脉,再来晚点,这只手估计会废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急道:“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他点头,说:“来得及时,能治,不过,伤筋动骨九十天,这段时间,这只手最好不要使力,不然的话,没有从前那么灵活,甚至会引起一些颤抖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朝结巴说:“听到没,这三个月,你不要使力,遇到体力活让我跟郭胖子来弄。”

    “老英雄的龙柩咋办?”结巴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,你给我好好待着就行,别拿手臂开玩笑,这是一辈子的事。”我解释一句,就让医生替他治治。

    那医生听了我们的对话,眉头舒展开来,问:“两位是为老英雄而来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让他赶紧替结巴治治。哪里晓得,他满脸堆笑的握住我的手,说:“小伙子,这次的医药费悉数免了,为老英雄的丧事而来,就是替我们黄水镇人民办事,哪能收钱。”

    “额?为什么?”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小伙子,你是外地人吧!咱们曲阳是个出名人的地方,古有蔺相如、杜弼、王安中等多位宰相、还有李左车、李进、邸氏四兄弟等多位元帅,现有老英雄以及6家九子,这些人可为咱们曲阳增光不少。最让人惦记的还是秦汉时期的黄石公,独成雕刻一派,正是咱们黄水镇的人,他跟老英雄在我们黄水镇被称为二圣,前者带动了我们镇子的经济,后者替我们杀了不知多少日本鬼子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医生一脸自豪感。想想也是,无论哪个地方,只要出了名人,都能带动当地经济,让老百姓实打实的受惠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医院门口为什么会摆放一块石头,刻上不治日寇。因为,这医院开在老英雄的家乡,他们用行动在证明,不曾忘了那些抗日英雄,不曾忘了和平年代来之不易,更不曾忘了日寇入侵那些事。

    那医生见我没有说话,又准备开始他的长篇大论,我连忙制止他,说:“医生,先替我兄弟看看手臂,待会再细谈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抱歉,太激动了!”说完,他在结巴手臂上做了一些简单的准备工作,然后说:“刀口裂的太开,需要缝针,我身边没麻醉剂,你们在这等等,我去药房拿麻醉剂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直接缝针,我们还有事情,没那么多时间等!”结巴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“你要学关公刮毒疗伤?”我没好气地瞪了结巴一眼,就让医生去拿麻醉剂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