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90第290章九子棺10

正文 290第290章九子棺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雪团砸在王木阳头上后,他扭过头朝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,脸色沉得有些可怕,说:“胖子,是你砸我?”

    “就是老子砸的,你想怎么样?”郭胖子扬了扬头,语气嚣张的很,想必是看我们这边有三个大男人,王木阳只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王木阳微微一笑,拍了拍头上雪渣,领着乔伊丝,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在郭胖子身上瞥了一眼,说:“以后注意点,别砸着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多谢王兄提醒。”我连忙朝他拱了拱手,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怎么这样?”郭胖子在一旁不服气地说,“他…他…抢…”

    不待郭胖子将话说完,我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朝那王木阳拱了拱手,再次表示歉意。他好似很好说话,朝我罢了罢手,就说:“没关系,以后让你朋友注意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连忙说:“以后绝对不会再犯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跟我握了握手,朝乔伊丝说了一句,“丝丝,咱们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用这么暧昧的称呼,我只是跟答应奶奶跟你出来找些丧事用品,”乔伊丝冷哼一声,眼神有意无意的在我身上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一松,正准备跟她打声招呼,她没有理我,撒开步子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丝丝,等等我!”王木阳喊了一句,立马跟上乔伊丝的脚步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望着他们的背影,苦笑一声,乔伊丝最后一句话,好似是跟我解释。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我挥去脑中那些情绪,恶狠狠地瞪了郭胖子一眼,骂道:“胖子,你特么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,那王木阳是北方鼎鼎有名的金刚,咱们现在得罪他,就是拔老虎的胡须。玛德,把你那暴躁脾气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虽说我不看好乔伊丝,但,她好歹喜欢你,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?”郭胖子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乔伊丝跟我没多大关系,她跟谁在一起,是她的自由,站在朋友的角度,我觉得他俩男才女貌,很般配。你别瞎操心了。”我朝他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郭胖子好似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就说:“别讲了,咱们来曲阳是办正事,不提男女感情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是真的看好王木阳跟乔伊丝,就凭王木阳刚才那番表现,说明此人度量很大,应该是个好男人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觉得王木阳的人品怎样?”结巴站在一旁,问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还行!不愧是北方最厉害的金刚,光这份心境,就是你我不能比拟的。”我看着王木阳消失的地方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!”结巴想了一会儿,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上来什么感觉,就觉得这人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,试问一下,咱们被人莫名其妙的砸了一个雪球,会怎样?”结巴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谁敢砸我,老子掀他媳妇被窝!”郭胖子抢先说。

    我楞了愣,结巴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一个北方鼎鼎大名的金刚,在马路上被人莫名其妙的砸了一下,竟然这么好说话?若是搁在我身上,我绝对做不到他那份从容,至少会骂郭胖子几句。

    可,那王木阳不但没有骂郭胖子,反倒让郭胖子以后注意点,别砸到小朋友身上,对于砸在他身上的事,丝毫没有提。到底是我多心了?还是王木阳真的有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所以然,就朝郭胖子、结巴说了一句:“事情已经过去,咱们不提这事了,先去吃早饭!饿得很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说,无奈的点了点头,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,匆匆地吃了一些东西,又在镇上溜达一圈,由于下雪的原因,路上没多少人,我们三人走的有些冷,郭胖子说回酒店睡觉玩手机。

    我没有反对,领着他俩往酒店的方向走去,走着,走着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,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,扭头看去,空荡荡的街道,没人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想多了?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疑惑,我们继续往前走,大概走了三十来米的样子,迎面走来二十号青年人,头染得五颜六色,哪怕是下雪天,他们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花衬衣。

    一看这打扮,我就知道这二十号人应该是当地的地痞流氓。我不敢惹事,拉着郭胖子跟结巴朝街道的另一边走去,打算给他们让路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说我孬,我只能说,现实不是,遇到这么一群地痞流氓,是个人都会害怕。毕竟,我们是外地人,有些人惹不起,就如眼前这些地痞流氓,绝对不是我们三人能惹得起的主。

    我们刚朝街道另一边走去,那些地痞流氓也跟着我们走向另一边,看这架势是打算拦住我们的路。

    玛德,情况有些不对,我拉着他们俩又朝原先的路走了过去,那些流氓又跟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”郭胖子缩了缩脖子说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也不知道咋办,论人数,我们这边只有三个人,对方有二十几号人,肯定打不过,我想了一会儿,就说:“先看情况,一现对方的目标是我们,立马跑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拉着他们俩朝后退了几步。那些地痞流氓好似现我们想跑,立马追了下来,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“华哥,就是中间那小子昨天打了我!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昨天打了他?难道不是说我们?我朝身后看了看,现整条街道上,除了我们并无他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些地痞流氓跑了过来,在他们中间走出来一个人,二十七八岁的年龄,头是黄色的,手臂上若隐若现可以看到纹身,这人二话没说,一把拽住我衣领,用一口河北式普通话问我,“二狗油,昨天是不是你打了我兄弟?”二狗油,骂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那人手头上的力气大了几分,就说:“你意思是我兄弟污蔑你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