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85第285章九子棺5

正文 285第285章九子棺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苏小姐,你在qq上说的仇人就是乔伊丝?”我停下脚步,朝苏梦珂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点点头,对我说了一句大实话,“对,就是你的未婚妻抢了我的一切,我要抢了她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哭笑不得,我什么时候成了乔伊丝的未婚夫?这不是瞎子练劈叉,瞎扯蛋么?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她,“你听谁说我是乔伊丝的未婚夫?”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说:“那天在餐馆埋单的时候,我见你身上有个红纸条,上面写着,1191o289,这是我们凤凰城女子的定情信物,一旦交到男子手中,就说明那女子将心许给了男子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数字,就是定情信物?太扯了吧?

    她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就说:“1191o289,翻译过就是,1989年,11月o2日,这是姓乔的生辰八字,她将生辰八字交给你,还不足以说明问题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解释,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,我抬眼朝那乔伊丝看去,只见,她面若嫣红,低着头,而乔婆婆则不可思议的看着乔伊丝。

    一看乔伊丝的反应,苏梦珂说的应该是真事,我一下子就懵了,乔伊丝将生辰八字给我?这特么太讽刺了,我就一普通抬棺匠,喜欢美女不假,但是,两者差别太大,更何况当乔伊丝的老公是要断胳膊少腿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把甩开苏梦珂的手臂,走到乔伊丝面前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承蒙错爱,我心中已经有了意中人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掏出那红纸条递给乔伊丝,她微微抬头,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接那红纸,而是冷声问:“你知道将纸条还给我代表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代表什么?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代表我乔伊丝被退婚,没人要!”这话是乔伊丝一字一句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我很爱她,不能对不起她。”我将心一横,这事早晚都要说清,倒不如趁现在彻底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哦!”乔伊丝淡淡地回了一句,从我手中接过红纸条,将其小心翼翼地折了起来,放入口袋,没再说话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好样的!不愧是我苏梦珂看中的男人!”那苏梦珂欢悦一声,一把挽住我手臂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我有女朋友,还请自重!”看着乔伊丝那委屈的模样,我心中有些难受,对这苏梦珂的语气自然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女朋友不是我?”她愣了一下,问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话,回到蒋爷身边,眼神有意无意的瞥了几眼乔伊丝。我知道,经过刚才这么一闹,我跟她恐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程小程为我牺牲太多,我绝不允许自己背叛她,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觉悟。

    那苏梦珂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娇美的面庞露出一丝微笑,挑衅的瞥了一眼乔伊丝,说:“我还以为你乔伊丝真能逃离乔家的命运,嫁一个四肢健在男人,敢情是一厢情愿啊!真是枉费我千方百计找来你未婚夫的qq号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乔伊丝那个方向吐了一口唾液,说:“乔伊丝,我们苏家从今日开始正式跟你们乔家宣战,让所有凤凰城的人知道,到底谁才是实至名归的凤凰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娃娃,你恐怕还没资格说这话,让你奶奶来说这话,或许还有几分信服力。至于丝丝的老公,从面相来说,陈九的确是她老公,哪怕现在他俩合不来,将来的事,谁也说不准。”乔婆婆站起身,朝那苏梦珂,冷冷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是吗?九哥哥已经有女朋友了,而且很深爱他女朋友,我倒想看看,乔伊丝有何本事,能抢走九哥哥!”苏梦珂丝毫不肯示弱,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命中注定的事,谁说的准?”乔婆婆的语气特别淡。

    “好了,闹剧该结束了,这是祠堂,更是商量老英雄大事的地方,不是你们这些小青年谈情说爱的地方,若是再敢谈这类话题,给老夫滚出去!”那流云道长火气特别大,说到最后,更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在他看来,我才是这场闹剧的主演一般。

    我特么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来,只好朝他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绝不再犯。”

    他满意的点了点头,朝门口的警卫招了招手,说:“将闲杂人等清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警卫点了点头,走进祠堂,一把拉住苏梦珂,就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放手,我自己会走!”那苏梦珂一把甩开那警卫的手,大步朝祠堂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苏梦珂的背影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股很陌生的感觉,她先前说的那番话,绝不是信口雌黄,一定有所凭仗,不然,她不敢跑到祠堂说这么一番话,难道…她打算在6家村弄死乔伊丝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背后一凉,抬眼瞥向乔伊丝,只见她低着头跟乔婆婆正说什么,想必她们也现了问题的关节。

    待那苏梦珂离开祠堂后,流云道长又说了一些关于老英雄的事情,大致上是,不能让老英雄知道大限将至,让老英雄开开心心地过最后三天。他又提出这三天时间,所有掺合到这场大事的人员,不得迈进6家村,不能干涉6家九子对丧事的决定。若有违反者,将被逐出中国玄学协会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把话说到这份子上,也没人敢反驳,大会就这样散场了。

    散会后,蒋爷领着我们三人离开祠堂,给何建华打了一个电话,将车子开到离6家村三公里外的一个镇子,在那镇子开了几间房。

    弄好房间后,蒋爷领着我们吃了一顿大餐。期间,我好几次想问蒋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都被他用眼神制止,说是吃完饭,到房间细谈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那么多,便匆匆地吃了一些饭,只想着早点跟蒋爷彻头彻尾谈一次,毕竟,我心中有太多的疑惑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