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81第281章九子棺1

正文 281第281章九子棺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我们要等的人来了。”我朝正在打闹的郭胖子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赔我型。”郭胖子一脸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双眼紧盯那黑色的桑塔纳小车,这车有些破旧,很多地方的漆被刮了,透过车窗玻璃,我看到里面坐着一名中年男子,四十上下的年纪,国字脸,平头,身上穿着一套深灰色的中山装。

    那人朝车外瞥了一眼,推开车门走了下来,在我身上打量一眼,淡淡地问:“你是陈九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您是蒋爷安排过来的人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点头,伸出一只手,他的手特别粗糙,手掌有层很厚的茧子,应该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我礼貌性的跟他握了握手,他说:“你好,陈九先生,我叫何建华,请上车,蒋爷在6家村等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知道眼前这人办事干净利索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,我也没再说什么,就让郭胖子他们上了车,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人见我们上车后,朝星月酒店瞥了一眼,面露疑惑之色,跟着上了车,没说任何废话,直接启动车子,朝前开了去。

    车子的度不是很快,大概开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我们出了曲阳县城。这期间,车内静得有些可怕,谁也没有说话,就连郭胖子也难得安静下来,坐在后排老老实实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请问,蒋爷让我们去6家村干吗?”我有些忍不住了,朝那何建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办丧事!”他双手紧抓方向盘,双眼盯着前方,好似全心放在开车上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就愣住了,千里迢迢跑曲阳来办丧事,先不论丧事费用多少,光来回的车费还有人工,这特么不是逗我玩么?

    不过,我想到一个疑惑点,蒋爷去年来了曲阳,还有那水云真人也是去年就来了曲阳,只是一场丧事,需要准备半年时间?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他:“谁的丧事?”

    他简单的说了四个字,将我心中所有的疑惑全部打消,他说:“抗日英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四个字,我不由起敬。小时候,我经常听父亲说,没有那些抗日英雄,哪来我们大中国现在的生活水平,指不定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整日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能有现在的生活,全是那些抗日英雄的功绩,不敢将他们跟三皇五帝作比。但,在近代历史上,他们绝对是最璀璨的那颗星,为历史留下浓重的一笔,为我泱泱中华作出的贡献,不是文字所能表述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能跟抗日英雄交谈几句,谈谈他们抗日那会的艰辛,没想到,今日有幸能替抗日英雄办丧事。

    但,一想到丧事,我心里有些低落,办丧事,就说明,那抗日英雄已经仙逝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高寿?”我语气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“98岁。”那何建华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仙逝的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瞥了我一眼,不满地说:“谁告诉你老英雄仙逝了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没仙逝?那办什么丧事?难道跟蜡树村一样,办假丧?我疑惑的问他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他说:“老英雄现在是垂暮之年,很多玄学大师给他算过寿命,说是开春后的第三天,老英雄会寿归正寝。去年秋季的时候,全国有名的玄学大师都聚在曲阳的6家村,打算替老英雄种生基延寿,奈何人力终究抵不过天道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大致上明白是什么情况了,难怪蒋爷去年就来了曲阳,应该是掺合到替老英雄种生基的事宜当中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我就纳闷了,全国顶尖的三十名玄学大师,替老英雄种生基延寿,怎么会失败?不敢说延寿十年八载,这一两年还是可以吧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他告诉我,老英雄一声枪林雨弹,受了不少枪伤,身上光子弹伤,就有七八处,刀伤不下于十道,身子一直处在亚健康的状态。十年前替老英雄种过一次生基,五年前种过一次生基,三年前种过一次,两年前种过一次,前前后后种了六次生基,去年那次是第七次种生基,没啥效果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解释,我又问了老英雄的一些情况,他告诉我,老英雄姓6,叫6少云,28岁从军,参加抗日战争,先后参加过几次著名大战,例如百团大战,就有老英雄的身影。

    老英雄一生为国家作出垒垒功绩,曾被评为少将,步入老年后,老英雄淡泊名利,从北京回到曲阳,一直居住在6家村,这一住就是几十年。

    然,国家并没忘记老英雄为国家作的贡献,对老英雄照顾有加,有次老英雄大病,国家重要领导人,曾亲自下乡看望过老英雄,为老英雄找了一些玄学大师,替老英雄种生基。

    老英雄育有九子,九子经商,在各个行业,都混的风生水起,攒下不菲的家底,对老英雄也是孝顺有加。

    大致上了解老英雄的家境后,我心里忒激动,如此抗日英雄,竟然会让我来办丧事,这简直是祖坟冒青烟。

    短暂的激动后,我逐渐平静下来,心中有些不解,按道理说,老英雄身在曲阳,他仙逝后的丧事应该由曲阳的抬棺匠或道士来办丧事,蒋爷怎么会让我从衡阳赶到曲阳办丧事?难道这次的丧事并不是我表面想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问何建华,“蒋爷为什么让我来曲阳办丧事,是不是有啥误会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你的确误会了,你来曲阳只是抬龙柩,办丧事另有他人。”

    我失望的哦了一句,想想也是,我在东兴镇或许有些名声,在这曲阳就是小小小人物,哪有资格替老英雄办丧事,若不是蒋爷,就连抬龙柩的资格都没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前行,我将车窗玻璃摇了下来,任由风吹在脸上,即便是抬老英雄的龙柩,那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荣耀,倘若让老王知道,我来曲阳是替抗日英雄抬龙柩,估计能把他羡慕死。毕竟,在我们八仙圈内,抬过某某名人的龙柩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