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74第274章空棺39

正文 274第274章空棺3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老人掀开棺材后,整个身子顺势就倒了进去,从棺材内传出一道声音:“儿啊,为娘的存折在猪栏门口的石板下,用油纸包着的,密码是我跟你父亲结婚的日期,切莫将钱财分给我的亲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后,坟场四周像死一样寂静,也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刮起一阵凉风,风中好似弥漫着悔意、无奈、愧疚以及对后人的祝福,缕缕凉风像风信子一般萦绕在我们每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!”青玄子深深地叹出一口气,朝那棺材走了过去,我跟上他的脚步,想去看看老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来到棺材前,我探身朝棺材瞥了一眼,老人静静地躺在里面,双目紧闭,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,死的很安详,这或许是一个好结局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王诚才仰天长喊一声,连滚带爬的走了过来,一把跪在棺材前,他那些家人,也如此,一个个跪在棺材前,那哭声当真是壮烈,在整座山上回荡,令人不由暗自神伤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太阳已经出来,暖暖的阳光,照在人身上,宛如给人披上一层软和的外衣,令人驱除夜晚的寒意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六点半,心中微微一笑,临近初春的太阳一般都是7点半后才出来,今天,太阳提前一小时出来,或许是老天爷被这一家子的孝意打动,又或许,那太阳象征着祝福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犹如大海行舟,不能有丝毫差错,错一步毁终生,错一步悔终生,宁可如履薄冰,也不做那冲动之举,活着,上要对得起父母,下要对的子女,中间要对得起自己那颗鲜红的心,切莫让钱财玷污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随后,我趁王诚才一家人悲伤之际,偷偷下了山,将那尸骨背了上来,再将那些尸骨一根一根地摆在老人身旁,又做了一些仪式,最后铆入寿钉。

    由于在场就几个人,我给郭胖子给结巴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们过来帮忙,他俩二话没说就奔了过来,我们几人将棺材下了葬,覆盖上一层厚厚的泥土。

    下完葬后,王诚才留我们在他家吃顿早餐,我们婉言拒绝了,因为,郭胖子说火车快开了,我们没那个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,我们几人跟王诚才一家人道了一个别,就匆匆地朝火车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我们离开村子的时候,王希兄妹俩人追了上来,将电话号码留给我了,说是我回衡阳的时候,一定要给他们打电话,要好好感谢我。我没有拒绝,也给他们留了我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跟他们扯了一番后,那王初瑶好似有什么话跟我说,好几次想开口,都被我身旁的郭胖子给吓住了,最后,小姑娘一咬牙,就说:“九哥,我给你短信,你一定要回复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就说:“好叻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起哄的笑了笑,声音很大,说:“哟,九哥,没看出来啊,初瑶姑娘好似对你有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,朝王初瑶笑了笑,就往火车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心中有些疑惑,就问青玄子,“道长,丧事期间,你说的瘟疫,怎么没有生?”

    他捋了捋下颚不多的胡须,尴尬的说:“死者未死,哪来的瘟疫,不过,陈八仙,你现死者最后一句话有问题没?”

    “哪句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切莫将钱财分给我的亲生女儿。”青玄子说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问题大了去,听这话的语气,那王诚才好似不是死者的亲生儿子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,为什么请了一个假的弗肖外婆,死者却生下王诚才,想必,那王诚才应该是死者捡来的吧!至于死者用了什么手段瞒天过海,这个问题或许只有死者知道吧!我们这些外人只能揣测。

    “对了,陈八仙,你觉得死者是一个好人么?”青玄子拉了拉我,问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若说死者是好人,她杀了自己男人,若说她是坏人,她却得到阎王奖励的收脚印,再者,她临死之前做的事,有一股大恩在里面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跟他说:“芸芸众生,她只是普通人!”

    那青玄子一愣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好一句普通人,这世间的确如你说的那般,都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边走着,一边聊着,这期间,我们聊了一些这场丧事的几个疑点,最终的答案,让我们很是疑惑,例如,竹园的竹枯鸡死,又例如那河面那些尸骨为什么会出冤声。

    这些在疑惑在我心里缠了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后来在衡阳遇到王初瑶,才解开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她妈因为死者的事,跟她爸一直矛盾不断,便在竹园用药了,目地有两个,一是用那一幕给她爸一个警告,让其不要过于愚孝,二是想看看她爸是否真孝。

    当时的我,对这两个目地有些不明白,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夫妻俩在一起,一方过于孝会让另一方有些吃醋,那王诚才对死者过于孝,而忽略了他媳妇吧!毕竟,女人嫁一个老公,都希望自己老公,将整颗心放在自己身上,这是不分年龄,哪怕到了六十岁,女人依旧是如此想。

    第二目地,则是在考验他男人是否真孝,若是真孝,就算自己委屈一点也没关系,毕竟,这物欲横流的社会,大孝之人,不是那么好遇。

    这法子,看似十分矛盾,但,人活着,一直就处在矛盾中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至于尸骨为什么出冤字,那王初瑶没告诉我,对我来说,这世间本身就存在一些无法解释的事,或许,这事也算的上一件吧?

    扯的有些远了,言归正传。我们一行四人花了二十多分钟时间,回到火车上,刚一落座,火车上的喇叭就传来列车员的声音,“各位旅客,由于道路塌方,耽误大家三天时间,我代表全体火车列员,给大家真挚的说上一句抱歉,经过三天时间抢修,前方轨道已被清理干净,我们于半个小时后,火车将开往石家庄,请大家相互转告,谢谢配合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