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72第272章空棺37

正文 272第272章空棺3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老人见我这么一说,沉默一会儿,就说:“那三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奇怪,那三年是真的,那么老人应该没有行走能力,怎么会跑到坟场来?我把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人说:“我是来收脚印,按照阎王的规矩,只有半天,我早些年插花,学了一些窍门,将这个时间延长了,这才有体力爬到坟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人好似有些累,就在王诚才身旁坐了下去,王诚才则用后背当椅背,让老人依靠在他背上,看似十分简单的一个动作,却能显示出王诚才的大孝。

    有句古话说的好,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,从一些细节上能看出一个人是否孝顺,至少,我不会想的这么全面,那王诚才不亏是孝子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问那老人飞娥子的事,她说的很模糊,大致意思是她在飞娥子身上动了一些手脚,我问她具体是什么,她就说,中国玄学博大精深,各行都自己不传之秘,仙侣婆这一行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意思是很明显,怕告诉我被我偷师了,我也比较自觉,没有再细问下去,就问她,“那河里的尸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她表情明显一变,身子有些颤抖,说::“河里是我男人,当年…当年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好似回忆起什么,抽泣着说:“当年,我们穷困潦倒,我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看中,拥有插花的本事,家里的经济逐渐好起来,本以为生活会因此好过些,哪里晓得,我男人竟然吸食大烟,为了吸食大麻,他经常偷我插花的钱,到最后,对我三天一小打,九天一大揍,我…我…我忍无可忍,就…就…就…就把他推倒河里淹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人家已经泣不成声,但,还是继续开口了,她说:“淹死他后,我怕他的鬼魂在河里找替身,害了村里的村民。就…就…就…就在他落水的地方布了阴阳锁福阵,让他的魂魄消失在天地之间,独留善念在河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冷汗直流,都说最毒莫过妇人心,眼前这老人年前时将这话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,不但弄死自己男人,更断了自己男人的来世路。

    她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也没解释,就说:“正因为当年一时气盛,做下如此逆天之举,晚年才会遭来三年卧床之灾,我本意想做场道事,将这灾难挡了过去,可,我怕会祸害后人,就任由那灾难降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语气十分淡。边上的王诚才一直静静地听着,除了老人说推下河时,他身子动了动,其它时候,并无任何反应,看这样子,他应该多多少少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“诚才,你怪为娘把你父亲弄死吗?”老人依靠在王诚才后背,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怪。”王诚才说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老人问。

    “儿子是您十月怀胎生的,无论您做过任何错事,始终改变不了您是我母亲的事实。”王诚才说这话的时候,有几分无奈之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你啊!从小就是一根筋,长大后还是这样。”老人苦笑一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在说话的时候,我一直在边上静静地听着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些羡慕老人,至少,她老了后,身边有这么孝顺的一个儿子,不知道,我老了以后,身边是否也会有这样的孝子?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三人在坟场聊了五六分钟,我耳尖的听到一些鞭炮声,想必是出殡的队伍快到了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老人家,既然您没事,这衣冠冢没必要弄了,您先跟老叔子回家,这边的事情,让我来处理吧!”

    “不!你难道忘了,我没打算回去吗?棺材抬了上来,总不能空着棺材回去,这样不吉利。再者,我也没几天可活了,就让我躺进棺材里吧!”老人站起身,走到墓井旁。

    “母亲,儿子好不容易再见到您,您不能就这样躺进棺材啊!”王诚才赫然起身,一把拉住那老人。

    “诚才,这是为娘的决定,你就别再阻拦,以后带着你老婆儿子好好生活,为娘会在天上看着你们,保佑你们。”老人一脸坚毅的说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…我…我们家不能没有您啊!”王诚才哭了,两行热泪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为娘年轻时做了错事,若是享受正常命理,有些灾难就会降在你们身上,为娘活了一辈子,也没为你们一家做啥事,临死之前,就让为娘替你们挡些灾难。”老人朝王诚才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…我…,您…您,何必呢!过去的事,就让它过去,就算真有灾难,咱家一家人一起扛下来,您…您,何苦这样,这不是折煞您的子孙么?我有什么颜面再苟活于世。”

    那王诚才一边说着,一边擦眼泪,也许是上了年纪,他哭声特别难听,但,听在我听来,却宛如天籁般,那么动听。

    “孩子,娘是为了填补当年的错,你倘若真的孝顺,就把你父亲的尸骨背上来,让他跟为娘葬在一块,也算是为娘尽孝。”

    老人溺爱的抚摸了一下王诚才的头,因为老人身材较矮,她掂起脚。那王诚才身材高大,就算老人踮着脚,还是有几分困难,王诚才便跪在老人身前,将头依靠在老人怀里,双眼充满泪光,嘴里一直嘀咕着一句,“母亲,求您了,不要死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眼角有些湿润,世间之事,就是这样,处处充满惊奇,同时又充满无奈。老人年轻时犯下的错,老时悔悟过来,又考虑自己的丧事,这才造成了现在这一幕。

    空棺不空,空的是人心,空的人们之间的信任,空的是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。母子且如此,那些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又是怎样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佛教的一句至理名言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不正是验证佛教的这句至理名言,无论棺材有无有东西,那些都是表面现象,重要的是人心,心近了,孝在了,是否为空棺都已是次要,我能看到的是,母慈子孝,有这四个字,足矣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