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9第269章空棺34

正文 269第269章空棺3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河面的尸骨十之就是他爷爷。可,我心里却有另一个疑惑了,他爷爷跳河自杀,至少是五十年前的事了,王诚才凭什么断定那尸骨就是他爹?

    难道,这五十年期间难道没人掉在河里淹死?这不符合规矩啊,要知道,在农村的水库、江河,哪里没淹死人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,那王希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母亲开口了,说:“这条河在我们这边称为平安河,除了五十年前,公公在这自杀,再也没有人淹死过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的对,这河里很少淹死人的,我小时候调皮,跑这河里洗澡,差点被淹死了,也不晓得咋回事,就感觉好像有人把我托上来了,当时,奶奶拿了好多黄纸在这烧,一边烧一边哭,说是爷爷显灵了,我才活下来的。”王初瑶在一旁搭话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母女俩的话,心中更是疑惑了,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,河里死了人,那就是有水鬼,只要有人下河洗澡,搞不好就会淹死,据说是水鬼找替身,绝对不会像那妇人说的一般,这河是平安河,至少,死者何秀华就是在这落水淹死的。

    他们见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,王初瑶有些急了,就说:“九哥,我真的没骗你,这河里真没淹死人,你若是不信,问问王爷爷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王芳民喊了一声:“王爷爷,您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王芳民一直站在青玄子旁边,离我们很近,只有几步的距离,他听王初瑶这么一喊,楞了一下,跟青玄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他来到我们面前后,王初瑶迫不及待地问:“王爷爷,咱们村子这条平安河是不是从没淹死过人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老汉活了五十有三,从未见到有人淹死在河里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心中已经确定河里那些尸骨肯定是王诚才的父亲,因为他们没必要骗我。

    可,既然是王诚才父亲的尸骨,那尸骨为什么会在死者出殡这天浮出来?那些骨头又为什么出冤这个字?

    难道…死者做的缺德事,跟这尸骨的主人有关?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,死者何秀华也是在这个位置掉下去,这下,我心中有了一个想法,这尸骨的主人,并不是自杀,而是被死者弄死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一愣,脑中闪过两个字,杀夫。只有这样,才能说得通,死者为什么会有三年卧床之灾。当然,这只是我的想法,事实是怎样,还有待查证。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青玄子说话了,他先朝我点了点头,后是在河面那些尸骨瞥了一眼,最终将目光停在不远处的棺材上,低声道:“陈八仙,倘若尸骨的主人是主家的父亲,我有个想法,不知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我回过神,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将那些尸骨装进那口棺材,一则那棺材是空的,装些骨头进去也不算违背丧事,二则,看这情况,死者跟这些尸骨的主人有些恩恩怨怨,咱们将其合葬,希望他们能化解恩怨。”青玄子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瞥了他一眼,听这语气,他也是怀疑死者当年杀夫了,这才会提出合葬。

    肯定有人会问,你们凭借猜测就断定死者杀夫,是不是太草率了?那我告诉你,在农村不讲究真凭实据,有点怀疑就行了,就如某妇人,有人说她偷情,一旦说这话的人多了,无论她偷没偷,都会被坐实,这也就是所谓的人言可畏,我跟青玄子身处农村,免不了这个俗,自然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办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样符合规矩吗?”青玄子见我没有说话,拉了我一下,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死者是衣冠冢,也算的上是空棺,而河面那些尸骨是死者的老公,按照道理来说,是可以合葬,但,棺材落土的时候,需要对阴差说出夫妻合葬的缘由,咱们压根不知道他们俩到底有啥恩怨,这一点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,在场的人都静了下来,两位老人已经仙逝,谁知道他们当年的事?看来这合葬是不可能了,只有先将死者送上山,回头再替尸骨的主人办场丧事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的话,我时间肯定不够,毕竟,那火车轨道已经堵了几天,现在应被清理的差不多,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就可以正常行驶,我没有时间在蜡树村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没再说什么,不属于我的丧事,不好给意见,就让王诚才下河将那些尸骨捞上来,用白布抱着,另请他人办丧事。

    那王诚才一直跪在地面哀嚎,听我这么一说,他没有任何犹豫,从身上扯下白布,连衣物都没来得及脱,就跳下河捞尸骨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,那些尸骨被捞了上来,我朝尸骨做了一些简单的仪式,又让王诚才一家四口跪着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安排蜡树村一村民在河边守着尸骨,起先那人不愿意,说是,大半夜一个人守着尸体害怕。最后,王诚才掏出一个红包给那人,那人立马就同意下来,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钱,真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安排好事情后,我瞥了一眼那尸骨,心里颇为无奈,王诚才一家的经济条件,本来就极为拮据,办完死者的丧事,可以说是没有已经没有余粮了,现在这尸骨一出,没个两三千块钱,肯定难以送上山。

    不过,世间的事就是这样,家家户户有本难念的经,一个家庭怎样活下去,就要靠个人的努力,我也没想那么多,就回到出殡队伍,打算继续送死者上山。

    回到出殡队伍,我朝棺材作了几个揖,烧了一些黄纸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行人抬着棺材就朝前走,我跟青玄子走在前头,抬棺材的人走在后面,王诚才一家四口围在棺材左右,一边两人,死者那些女儿则跟在棺材后面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们来到半山腰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,因为这一路走来,王诚才一家四口的哀嚎声小了,也没先前那么悲伤。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提着电筒朝后面照过去,就见到棺材离我大概有二十来米的距离,令我奇怪的是,王诚才一家四口,只有三个人在那。

    定晴看去,我现王诚才不见了,玛德,怎么回事?那王诚才是大孝子,怎么可能在出殡的时候不见踪影,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朝棺材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