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8第268章空棺33

正文 268第268章空棺3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紧了紧手中的电筒,扭过头朝出殡队伍看去,不知咋回事,出殡队伍已经停了下来,那些抬棺材的人以及帮忙的村民,坐在地面抽烟,棺材被放在靠近山脚的位置,下面垫了两条木凳。

    而青玄子则站在棺材旁边,好似在捣鼓什么东西,他见我提着电筒朝那边照,就喊了一句:“陈八仙,主家一家四口在哪干吗?他们不来,这棺材咋送上山啊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朝他招了招手,意思是让他过来。他会意过来,放下手中的东西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王芳民好似现这边不对劲,紧接着青玄子的步伐。

    他俩来到我面前后,我在他们身上瞥了一眼,就说:“我打算将河面的尸骨捞上来。”说着,我伸手指了指河面。

    他们俩顺着我手指的地方,看了一眼,面色微微一变,王芳民说:“这样不好吧?咱们在送葬,停下来拣别的尸骨,会招来死者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老乡说的对,咱们在送葬,再掺合别的丧事,大不吉。”青玄子比较赞同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难道看着这些尸骨漂在河里?”我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闻言,青玄子叹了口气,从我手中拿过电筒,朝那河边照了过去,沉声道:“这些尸骨有点不正常,咱们还是先出殡,拣尸骨的事,还是等天亮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愣,这些尸骨哪里不正常了?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河面,说:“这河面的水是往下游流,你看看那些尸骨,它们好似被定住一般,压根没有往下流的趋向,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,咱们还是先出殡吧!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的确有些不正常,这河水虽然说不上是急流,但,肉眼还是可以看到水面缓缓朝下流去。

    可,那些尸骨就如青玄子说的那般,好似定在那,并没有随着水流往下漂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是不是尸骨下面有水藻才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天色太黑,手电筒的光线看不穿水面,只有等白天才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表情有些严肃,就知道他不打算捞尸骨,也不好为难他。若让这些尸骨就这么漂浮在河边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若是现在下河捞尸骨,那青玄子已经说的很清楚,这尸骨可能有问题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好几分钟,也没开口说话,那青玄子拉了拉我,劝道:“别看了,再看下去就耽误吉时了,这尸骨天亮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听完他的分析,我心里有些松动,就打算按照他的意思去办。于是,我就跟他说:“那行吧,我先在河边烧点黄纸,然后继续送丧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找来一些黄纸,点燃,朝着河边作了三个揖,说:“不知您是哪户人,小子陈九今日送丧,撞见您显出真身,奈何丧事在身,唯有先烧黄纸表示歉意,待天亮之后,小子一定将您老的尸骨捞上来,让您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我怔了怔神色,正准备转身离开,就见到地面那些黄纸好生奇怪,它们只燃烧了一半,被风吹的朝棺材那个方向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,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我刚才在烧黄纸的时候,已经讲明,这黄纸是烧给河里那骨头的主人,可,现在这黄纸往棺材那个方向移,又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按照民间传说来讲,烧黄纸,只要讲明烧给谁,那些孤魂野鬼就不会来抢,更加别提睡在棺材的死者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好似也现这一幕,他想了一会儿,沉着脸,说:“我看这尸骨可能是死者的,不然,这些黄纸也不会朝棺材那个方向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我摇了摇头,说:“死者才死几天,尸体不可能腐烂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一幕咋解释?”青玄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我竟然无言以对,只好罢了罢手,表示不知道,双眼则直勾勾地盯着那些烧了一半的黄纸,它们移动的位置正如我们猜测那般,是棺材。

    待那些黄纸落定后,不偏不倚,正好是棺材的正中央。看到这里,我临时起了一个念头,又找来一些黄纸,点燃,说:“何秀华老人家,小子陈九替您办丧事,有啥不周到的还望见谅,烧点黄纸略表歉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双眼死死地盯着地面的黄纸,黄纸静静地躺在地面燃烧,丝毫没有移动的趋向,哪怕刮了一点微风,那黄纸仍旧静静燃烧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头疑惑的很,职业感告诉我,那尸骨可能跟死者有些关系,但,绝对不是死者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王诚才带着他老婆跟女儿走了过来,站在王希旁边,细声的问了王希几句话,我也没听清具体在说什么,就知道父子俩在那好像在说事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来钟的时间,那王诚才好似从王希口中知道这边生的事,二话没说,对着河边就跪了下去,嘴里哀嚎:“我滴个芽老子啊,您老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一哀嚎,我整个人都懵了,邵阳话跟我们衡阳话差别不是很大,他嘴里的芽老子,是爸爸的意思。玛德,河面的尸骨是王诚才父亲的尸骨,也就是死者老公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我一把跑到王诚才身前,也顾不上他在哀嚎,就问他:“你凭什么断定那是你父亲的尸骨?”

    他跪在河边哀嚎,没有理我,看这情况,在他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来,我也没再问他,就跑到王希面前,问:“你父亲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说:“刚才我爸一直在哭丧,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,我把事情告诉他,他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原因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面露难色地说:“当年,爷爷好像在这河边自杀,爸爸应该是把那些尸骨当成爷爷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猛地想起,打捞死者尸体的时候,他跟我说过他爷爷是跳河自杀,当时我还在感叹这一家子真奇怪,爷爷死在河里,奶奶也掉进河里淹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