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7第267章空棺(32)

正文 267第267章空棺(3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朝抬棺材王芳民走了过去,此时的他正抬着棺材迈出堂屋,见我过来后,他一边抬着棺材向前走,一边疑惑的问了一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在棺材上打量一眼,伸手摸了一下,没啥特殊的感觉,就问他:“棺材重吗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向前走去,说:“不重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跟上他的脚步,问他:“相比平常的棺材,这次的棺材是不是特别轻。”

    我怕他误会我的意思,又加了一句,“我指的是平常的空棺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一会儿,一手搭在龙架上,说:“好像比平常的空棺还要轻,只有百来斤的样子,是不是有啥问题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说:“等会经过河边的时候,你让抬棺材的人,心里切莫乱想,把心思全放在棺材上,还有你们手臂上的白布,千万不要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我心中有些担心。办丧事之前,我已经看过这口棺材,跟普通棺材没啥差别,18mx7mx6m,浑身黑漆漆的,没啥特殊的地方。注:182是棺材长,28是宽,62是高,这是规格最小的棺材。

    现在听他这么一说,才百来斤重,比平常的空棺还要轻,有些不正常。我怕经过河边的时候,会生一些怪事,这才让他们注意手臂上的白布,那白布是我们八仙的象征,就如警察出勤时,手臂上警察二字,是一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招呼好王芳民后,我提着铜锣,一路敲敲打打,朝着出殡的路线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倒也顺利,跟普通丧事一样,青玄子领路,死者的嫡亲围着棺材一边拍打,一边哀嚎。因为丧事办得有些多,对于这种哀嚎,我已经麻木了,在我听来,那哀嚎声宛如平常说话声一般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河边,我担心出事,就从负责照明那村民手中拿过电筒,朝河边照了一下。

    河边异常的宁静,水面也如平常一般缓缓而流,偶有几道嗬嗬声,是水浪拍打在岸边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那河面盯了一会儿,并无任何现,心中忍不住暗道一句,难道我的担心多余了?

    由于我在河边看了一会儿,那出殡队伍已经走了有些距离,我大步跟了上去,看着眼前,抬棺材的抬棺材,撒黄纸的撒黄纸,哀嚎的哀嚎,一切是那么自然,这让我紧绷的神经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们在河边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时间,来到一处地方,死者当初就是在这掉进河里,我心里沉重的很,就让他们尽量不要靠近河边。

    那些抬棺材的人,对此也很忌讳,脚下不由的向右边偏了一些,让自身与河流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有些事情,就算要避,也无法避过天意,因为上天早已注定,人力根本无法抗衡。

    我们送殡的一行人,小心翼翼地朝前走,唯有那王诚才一家四口,不知是触景伤情,还是过于怀念死者,他们四人停下拍打棺材,一把跪在河边,仰天长嚎,“我滴个娘啊,儿子还没来得及尽孝,已经与您阴阳两隔,儿子不孝啊!”

    这声一出,我着实吓了一大跳,立马跑到他们身前,说:“别在这哭,大不吉,赶紧回到送丧队伍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理会我,只顾跪在那哭泣,这让我有些为难,就准备用蛮力拉他们回队伍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我正准备拉王诚才的时候,就看到河面有些异常,只见,黑暗中河面,在电筒余光的照射下,忽明忽暗,浮出一块拇指大的白色东西,起先我也没在意,就准备回过头,哪里晓得,那白色东西越浮越多,只是几秒钟的时间,白色面积越来越大,约摸三寸长。

    我有些好奇什么东西,就提着电筒就朝那个方向照去,定情一看,那白色东西,两头圆圆的,像极了人的脚骨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块一块白色的骨头,如雨后春竹一般,全数浮了出来,密密麻麻地漂浮在水面,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我以为只有我看到这一幕,抬眼看向王诚才一家人,现他们一家四口,眼睛瞪得大大地,一脸惊恐的看着河面,显然他们也现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特别刺耳的声音传来,这声音好生奇怪,像是水浪打在河边出的声音,又有点像人说话的声音,令人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我心下大疑,倾耳听去,声处离我很近,难道就在附近?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害怕,我提着电筒就朝四周看了一眼,现,河面那些骨头在水流的碰击下,相互交缠在一起,织成一道怪音。

    听着,听着,就觉得声音有点变了,我也分辨不出是幻听,还是怎么回事,隐约觉得有点像中年男子的声音,再细听下去,又觉得,那声音好似在喊一个冤字。

    这一现,让我愣在那,背后凉飕飕地,冷汗直冒,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,咋回事?中年男子喊冤?若说那声音碰巧类似冤字,打死我也不信,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事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回事?”那王希停止哀嚎,走到我面前,声音颤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指河面那些白骨,说:“好像是人骨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奶奶的骨头吧?”他颤音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死者才死几天,尸体不可能腐化那么快,再说,这些骨头已经浮了出来,说明,这骨头极轻,里面的物质都会流水掏尽,想必,那尸体在河里,至少待了二十年,甚至更远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?那会是谁啊?从我知事起,就记得这河里压根没淹死过人,真奇了怪了。”他低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理他,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些骨头,满脑子疑惑,抬着棺材经过这里,那些骨头就浮了出来,这是巧合?还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想着把那些骨头捞上来,毕竟,我们八仙遇到这些无主之骨,心中都会动一些善念,也算是为自己积阴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