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5第265章空棺30

正文 265第265章空棺3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妇人先朝我们微微弯腰,表示礼仪,说:“陈八仙,不知婆婆的丧事,你是否有啥看法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几天前寻找尸体的时候,她的态度跟农村妇人没啥差别,而现在,无论是态度,还是说话的语气,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。

    但,我还是朝她拱了拱,表示还礼,试探性地说:“没啥看法,就感觉这衣冠冢有些不对劲,不知您是不是有啥意见要提?”

    我对她的语气特别恭敬,一则,礼往来嘛,二则,我感觉她好似有重要的事说。

    那妇人见我给他行礼,微微一愣,罢了罢手,走到我身旁,坐了下去,就说:“哭丧期间,我见你一直盯着我看,想必你已经开始猜测我的身份,婆婆马上就要出殡了,我也不瞒你,的确如你猜的那般,我跟婆婆一样是一名仙侣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话,掏出一盒烟,红豆,两块五一包那种,给我派了一根,自己也点燃一根,吧唧的抽了一口,她抽烟的姿势真心不咋雅观,看上去让人有种想笑的感觉,总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我接过烟,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正想说点什么,青玄子拉了我一下,罢了罢手,意思是,别说话,听她说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就朝堂屋内瞥了一眼,那些人看到这妇人抽烟,没一点诧异之色,好似习以为常,这令我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农村较为保守,别说抽烟,恐怕露个r沟,那些闲言杂语都能将人给淹了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好似也现这一现象,一直沉默在旁。大概过了两分钟时间,那妇人丢下手中的烟蒂,在我们身上打量一眼,说:“两位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男人的姐姐们,对婆婆的丧事会这副态度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她说:“事情说起来有点长,我就长话短说吧!四年前,我那些姐姐们在我家翻出一本存折,上面有二十万,是婆婆的名字。从那后一直吵闹着要婆婆把那二十万取出来,给大家分了,婆婆不肯,说是留着养老,为了这事,大家足足吵了一年。婆婆病了后,那些姐姐们因为这二十万,也就没咋来我们家,说到底,还是那二十万惹得祸。”

    二十万?我心头一愣,在城里人看来,二十万或许不多,但,在农村,二十万就是一笔巨款,甚至可以说,这二十万能改变人的一生,也难怪,那些人会吵的这么凶。

    “那二十万现在在哪?”我瞥了她一眼,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存折应该被婆婆藏在某个地方,密码只有婆婆知道,不瞒你们,婆婆掉入河里后,我让瑶瑶在婆婆房里翻了一会儿,那妮子死活不肯定去找,最后,我说拿那二十万给婆婆料理后事,她才同意。”她烟瘾很大,说完这话又掏出烟,点燃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想起,当初查看死者的房间,我们走后,王初瑶的确在那房间待了很久,想必是在找那二十万,替死者办丧事。

    “那你当仙侣婆多久了?”想了一会儿,我问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三年,婆婆病了后,我接了她的班子,这三年时间,我怕插花给希希和瑶瑶带来厄运,一直待在家,这抽烟的嗜好也是三年前忽然有了。”她深吸一口烟,解释道。

    她说的这嗜好,我以前见过,一般仙侣婆都有抽烟的习惯,想必堂屋那些人应该知道她是仙侣婆,这才没有奇怪她抽烟。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那妇人身上盯了一会儿,观察她的表情跟动作,想从中找出谎言的迹象,毕竟,我们先前怀疑过她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她表情一直是那副云淡风轻,看这情况,她说的十之是真话。至于,先前没有告诉我们她是仙侣婆,应该有她的难言之隐,我也没有问原因,那是人家的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她聊了一会儿,问了一些关于弗肖外婆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她一早就知道弗肖外婆是假的,我问她原因,她说,婆婆生前做了缺德事,弄个假弗肖外婆掩人耳目,具体是什么缺德事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王希说过的一句话,死者一直没诞下男孩为王家传宗接代,这才请了弗肖外婆。

    可,弗肖外婆既然是假的,那王诚才又是怎么出生的?

    我将疑惑问了出来,她说她也不知道,只有死者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后来,我们聊到深夜三点半的样子,我知道了很多事,就如死者生前卧病三年,据她说,那三年病灾,死者费了很多心力算了出来,之所以没挡灾,说是怕这病灾移到后人身上。

    在弄清楚这些疑惑后,我又问她竹园鸡死竹枯是什么情况,她说,她回去上桥也算了一番,结果是瘟疫,油纸扇显示,这场瘟疫与死者有关,也正是这个原因,她才会找我们聊聊,商量解决瘟疫的办法。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上,我们三人的意见不一样,我的意思是,先将衣冠冢弄好,再查原因,这样既能尊重死者,又能在这过程中现一些异常的事。

    青玄子的意思是,先到河里去找死者的尸体。

    而那妇人的意思很简单,瘟疫从竹园开始,就应该在竹园找原因。

    三个不同的意见,我们商量了一会儿,最终决定,按照我的方式来办,毕竟,这是丧事,万事以死者为重。

    刚商量好这事,王希领着八名中年大汉走了进去,说:“九哥,这八位负责抬棺材,你看看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抬眼朝那八位村民瞥了一眼,他们年纪差不多大,都是四十到五十的样子,身上的衣服较为朴素,额头上有些细微的汗水,应该是刚挖好墓井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八个人看到我,冲我笑了笑,其中一名年龄较大的汉子走了过来,给我递了一根烟,说:“在坟地的时候,听王希说,你是衡阳的八仙,在那边名头很大,今日有缘共事,还望多多指教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