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4第264章空棺29

正文 264第264章空棺2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青玄子念完这话,将手中的菜刀朝着天空丢了过去,此举为破天煞,意思是用菜刀破开乌云,让老天爷跟死者在天上能清楚的看到堂屋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待那菜刀落地后,也不晓得咋回事,堂屋内的气氛没有任何变化。值得一提的是,那妇人微微抬头,在堂屋内打量一眼,好似有些失望,又将头贴紧地面。

    我将这一切收在眼里,也没说什么,就开始用哭腔朗诵祭文:苍天垂帘,大地抽泣,儿女心碎,亲朋洒泪。注:此四句为,祭文的开篇。

    念完这四句,我在他们身上瞥了一眼,继续念:“二零零六年,时近初春天,别家忙下种,唯我最凄凉,慈母辞人世,正寝七有八,书文祭慈母,哭煞儿孙心。”

    一祭我慈母,身世灾难多,三岁与娘别,八岁没了爹,寄予伯父家,十四嫁人夫,诞下数闺女,奈何香火断,与夫吵不歇,请神到竹园,四三诞下儿,道天无情泪,四四与夫离,阴阳两相隔,孤身抚儿女。

    二祭我慈母,身世坎坷多,七岁下农田,九岁会秧禾,十岁把牛牵,十一针线活,十二心暗伤,十三闺房待,十五诞后人,十六到四十,孕身干农活,得道插花后,又逢自然灾,为充腹中饥,四处游走地,诞下儿身后,奈无照顾时,寄儿数姐带。慈母身似男,扛起家中梁,不顾病痛多,只想把家持,待儿成人时,慈母无歇时,整日忙不完,风餐和露宿,苦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一九八六年,儿逢娶妻喜,为儿面有光,慈母常忍饿,替儿办大喜,稠饭给儿吃,稀烫母自餐,一日三顿饭,慈母常挂心,比起同龄人,唯我生活甜。

    三祭我慈母,为人多淑贤,人前不夸己,背后没闲言,家门和邻居,相处真和善,活了一辈子,不与人红脸,自身节俭省,于人却丰盛,儿孙当表率,邻里夸模范。

    四祭我慈母,病痛实在多,一九五九年,诞下孩儿身,从此病不断,三日一小病,九日一大病,好在母福厚,命从阎王抢,健康到七五,病痛又缠身,三年卧床痛,慈母性子变,不是儿不孝,囊中实羞涩,有钱无钱时,心中把娘牵。

    可哀儿务农,赚钱三指余,无钱替母医,慈母寿渐高,儿媳孝床前,屎尿手中端,只为母身舒,皇天不佑人,慈母身归仙,千声呼不还,万哭哭不在,宵夜举家祭,慈母灵有知,知儿孝心在,盼母阴间好,来世富贵家。

    念完这祭文,跪在地面的那些人哭成一片,特别是王希跟王初瑶俩人,已经泣不成声,或许,二人是第一次听闻死者的身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嗓子沙哑的很,一连灌了三杯水,嗓子还是有些痒,好在青玄子,给我弄了一道符箓,说是能缓解嗓子问题。

    到现在,我还能清晰记得那符箓的样子,只有二指大,浑身泛黄,上面用朱砂笔画了一些符号,那符号奇怪的很,就像现在的英文,我依稀能认出最后一个字是,钦。

    他将那符箓在我嗓门的位置贴了一下,又念了几句咒语,那种痒痒的感觉便消失了,嗓子也恢复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中国道术的神奇,在后来的生涯中,我现道术并不像民间传的行骗,有些大能道士,的确有自然的能力,但,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夸大。

    我问青玄子是什么符箓,这么厉害。他说,念祭文的时候,会让流连在四周的鬼魂,散出一种气场,影响到人的嗓门,那符箓的作用就是将那种气场驱散。当然,因为念祭文是以哭腔的语气去念,多多少少会伤到声带,这东西用符箓是无法根治,最终还是需要用药物去治疗。

    待嗓子恢复的差不多时,跪在地面那些人已经停止抽泣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两行泪迹,好几个人已经哭红了眼,这其中包括王诚才、王希,王初瑶,还有一名妇人,好像是死者最小的女儿。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上打量一眼,让他们站起身,点燃三炷香交给他们,又让他们朝棺材说几句吉祥话,最后将清香插在棺材前头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那王希父子,一人给了我一个红包,一包烟,红包很薄,估计是一百块钱,烟是五块钱那种白沙。

    “九哥,辛苦你了,一点心意,还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那王希将烟跟红包递过给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客气,伸手接过红包跟烟,就说:“死者一生也够苦,你们作为子孙应该多尽孝,等会找一个托盘,装上三牲以及三样水果,放在棺材右侧,希望死者在天之灵能感受你们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就准备去找这些东西,我一把拉住他,问:“墓井挖的怎样?我希望凌晨四点之前,将棺材抬上山下葬,只有这样,才有时间替你们处理另外一些事情,不然会招来一些灾祸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就问我要处理什么事情。我想了一会儿,也没告诉他具体是什么事情,就说:“先把棺材下葬,剩下的事,天亮以后再说,对了,抬棺材的人找着没?”

    他朝堂屋外瞥了一眼,说:“找着了,都是我们村子的村民,他们现在在挖墓井,我回来的时候,墓井已经挖了3o公分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一直忘了一件事,就问他:“墓井在哪?是谁找的?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看了一眼,语气有些沉重地说:“奶奶生前自己找过墓井,所以,我一直没让你去墓井,这可不是我们家小气那红包,而是奶奶遗愿如此,我们做子孙的,只有尊重老人家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,这场丧事是三天时间,严格来说,是两天,有些急,再加上死者疑惑的事太多,我一直忘了墓井没找,好在死者生前就准备好了,不然,这丧事真心没法弄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丧事,看似简单,只有参与到其中,才会知道里面复杂的门道。

    随后,那王希走了出去,应该是去准备托盘,我也闲了下来,就跟青玄子坐在堂屋一侧。死者那些嫡亲,一个个忙碌着手头的事,都在准备接下来的出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,站在我们面前,不是别人,正是王希的母亲,也就是死者的儿媳,她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。

    ps:短短的几百字祭文,小九从昨天捣鼓到现在,更新慢了一些,见谅。这祭文,小九本来打算一笔带过,但,为了让大家了解丧事中的祭文,还是硬着头皮写了几百字。此章应该投月票、推荐票哈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