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2第262章空棺27

正文 262第262章空棺2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瞥了王希一眼,用询问的语气说:“衣冠冢在丧事仪式这一块不是很讲究,晚上的仪式,就不要弄了,直接封棺念祭文吧?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那王希好似有些不喜,面色一沉,说:“九哥,是不是嫌钱少把仪式省了?你需要多少钱财才愿意给奶奶办好丧事,只要你开口,我立马给你凑钱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看来他是误会的意思了,就跟他说:“衣冠冢只是一些衣物在棺材内,很多仪式可以省了,就连白天那些道场都可以省了,它注重的地方是,封棺后的祭文,以及下葬那会的仪式,这念祭文是个辛苦活,你们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就说:“九哥,真是这样?你可别骗我,虽然棺材内只有奶奶的衣物,我仍旧希望你当成正常丧事来办,让奶奶走的安安心心。找不着她老人家的尸身,已经是大不孝了,若是丧事仪式再节省,我们一家人死后,哪里有脸去见奶奶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是醉了,有些仪式在衣冠冢上没必要弄,一旦搞了,指不定就会如青玄子说的那般,把附近一些孤魂野鬼请了进来,那时候就真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后生仔,听陈八仙的,他不会害你,更加不会得罪死者,这点,我以人格给你保证。”青玄子向前走了几步,站在王希面前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王希在青玄子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没说话,就将疑惑的眼光抛向我。

    我朝他点了点头,耐心的给他解释,“有些事情,你们外行人不懂,我们行内人都是以死者为重,绝对不会因为偷懒或钱财,做那对不起死者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。我便开始安排起来,先是让王希去他们村子找人挖墓井,争取今晚2点之前,将墓井挖好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为什么白天不找人挖?非要晚上才开始挖,时间有些紧迫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,白天挖墓井,阳气太重,而衣冠冢对挖墓井极为讲究,只有晚上挖墓井,才是对死者的尊重。

    他听后点了点头,二话没说,直接朝堂屋外走了去,想必是去找人挖墓井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给青玄子递了一个三百块钱的红包,他身为道士,只要为这场丧事说一句话,就算掺合到丧事当中,刚才他劝了王希一句,这个红包必须给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是行内人,深知这一习俗,笑了笑,伸手接过红包,就说:“接了这红包,我总得为丧事做些什么,下葬时的一些经文就由我来做吧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开始安排封棺事宜,倘若是正常丧事,这封棺是下半夜的事,念祭文是次日早晨的事。可,眼下的丧事有些紧迫,我只能在不得罪死者的前提下,将丧事的仪式节省一些,尽量早些将棺材抬上山。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,我们匆匆地扒了几口晚饭,便开始封棺,我让死者的一众嫡亲跪在棺材前,又让青玄子在一旁念封棺词。

    我则点燃三柱清香以及一些黄纸,朝棺材作揖,又替主家说了一些吉祥话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让青玄子搭把手,将棺材盖盖了上去,然后找来事先准备的三根寿钉,值得一提的是,普通寿钉为黑色,这三根寿钉为红色,用朱砂泡了半天,据说这样的寿钉,能让死者找到自己所住的阴宅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瞥了一眼我手中的寿钉,开口了,他说:“陈八仙,一般寿钉都是五根或漆根,你怎么只拿三根红色的寿钉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低声跟他解释,“按丧事风俗来说,衣冠冢的棺材是不能铆入寿钉,只能用红绳子将其缚起来,但,死者生前是仙侣婆,死后,阴间应该会蒙住她一双眼,以惩罚她在阳间泄露天机,我这三根寿钉则是让死者寻到自己阴宅的指路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第一根寿钉铆在棺材前头正中间的位置,第二、三根寿钉铆在棺材前头两肩位置,棺材左右两边以及尾部,让空下来。

    铆入寿钉后,我跟青玄子坐在棺材左侧,死者的嫡亲跪在棺材前头哀嚎。这哭声中,我能听出来,只有王诚才、王初瑶两人的哭声饱含感情在里面,是真伤心。剩下那些人哭的有些假,唯有王诚才媳妇的哭声令我分辨不清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说是真的吧,她声音没任何感彩在里面,说是假的吧,她那表情又不像演戏。

    我不由在她身上多盯了一会儿,只见,这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双鬓泛白,一双眼睛不知道是哭的还是怎么回事,显得有些浑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玄子轻轻地推了我一把,伸手指了指那妇人,说:“那人是不是死者的儿媳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有什么问题。青玄子面露凝色,说:“她身上好像有些奇怪,有点像同类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她是道士?”我失声问道,声音偏大,让跪在棺材前的那些人朝我这边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说:“我不敢确定,但,她绝对不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理由,他说:“你看看旁边那些人的眼神,再看看那妇人的眼神,你会现她眼神浑浊不堪,这种眼神绝对不是因为哭泣造成,据说开了阴阳眼,眼神才会变成这样,所以,我推断,她跟我是同类人,就算不是道士,也绝对是神婆之流。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询问青玄子,那妇人好似现我们在说她,冲我们点了点头,便继续哀嚎。

    好强的第六感,这是我脑中的第一个想法,要知道此时堂屋内哭声不绝于耳,别说我们说话声音轻,就算再大声点,那哭声也能将我们的声音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,那妇人愣是现我们在说她。

    青玄子好似也现这一现象,伸手捅了捅我,说:“那妇人果然不是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很想站起身,走过去问那妇人一些问题,但,现在是哭丧的时间,外人不能打扰他们,否则是对死者不敬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青玄子阴阳眼是什么情况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