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60第260章空棺25

正文 260第260章空棺2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的第一反应是,事情不对,也没理会这些东西,直奔那弗肖外婆的神位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弗肖外婆面前一看,没啥变化,跟昨天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下,我就纳闷了,按照青玄子的说法,弗肖外婆复活才会引瘟疫。

    可,现在瘟疫来了,这弗肖外婆一点变化都没有,若说真的复活了,至少有些变动吧?例如,木盒炸开了,又例如小竹人身上的银符掉了,电视剧上都是这么演的。

    但,眼前这情况,真特么曰了狗了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    我愣在那,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就弯下腰仔细查看那小竹人。

    查看一番后,我再次确定,小竹人没有变化,这让我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,若说丧事出现问题,还能凭借平常积累的经验去想办法,而现在这情况,已经完全脱离丧事,让我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我想过给青玄子打电话,让他过来帮忙,但是,他已经明确表态不掺合这事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无奈之下,我只好拿出丧事那一套来,先朝弗肖外婆作揖,又说了一些好话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双眼微微闭上,想感受竹园气氛的变化,结果让我非常失望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玛德,再这样下去,死的就不是鸡这么简单了,我心急如焚,可,又没办法,这种感觉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煎熬中度过了一个小时,我仍旧是一筹莫展。这时,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:“陈八仙,我早就说过了,你是抬棺匠,这种事情,你肯定搞不定,你非要留下来,现在知道,你留下来也没用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我面色一喜,扭头看去,就见到青玄子背着一个八卦袋正朝我走了过来,“道长,你咋过来了?你不是说不管这事么?”

    “哎!”他苦笑一声,说:“在火车上想了一会儿,觉得你的话在理,大孝之人应该有大孝之人的待遇,我道教一直讲究顺其自然,今天,老道就破例逆行一次,希望能有个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道了一声谢,他罢了罢手,说:“同为大孝之人而为,何谢之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蹲在弗肖外婆面前瞧了一会儿,眉头紧锁,沉声道:“好似有人在这上面动过手脚?”

    “额?怎么说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银符被人移动过,我先前贴的位置是小竹人肚脐稍微靠左,而现在的却被贴在肚脐正中央。”他眉头紧锁,就问我:“谁来过竹园?”

    “王希的母亲。”我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来竹园干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据王希说,来这喂鸡,你不会怀疑是她动了银符吧?”我连忙说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倒不至于,但,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继续说话,而是从八卦袋中掏出一个墨斗,然后,又在弗肖外婆前面画了一个三角形的符号,最后将墨斗线的一端的尖头插在三角形的中间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道长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说:“布阵,看看周围有鬼神的脚印没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就想,有点扯了吧,电视上那些鬼都是飘的,哪来的脚印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我,又忙碌起来,很快,他用墨斗线将弗肖外婆围了起来,呈现出来的是一个三角形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掏出一柄桃木剑,那剑身通黑,尖头的地方有一丝红色,嘴里念了几句咒语,掏出一张黄色符箓,本以为他会像电视上那样,念几句咒语,符箓就会自动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他掏出符箓后,就问我:“有打火机没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掏出打火机递给他,说:“咋不念几句咒语,让符箓自然燃烧。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骂道:“陈八仙,我现你小子是不是电视看多了,你看哪个道士有本事,那些都是假的,真有那本事,道士就不会落魄到跟你们八仙一起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电视剧的那些道士,个个牛逼的要死,若是现实的道士有那本事,这社会早就乱了。我冲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让你见笑了,第一次看你们道士布阵,有些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摇了摇头,也没说什么,就让我站远点,说是,阵成的时候会产生一股气,怕伤到我。

    对于道士我一直怀着一颗尊敬的心,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向后退了几步,静静地看着青玄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点燃符箓后,将其放在弗肖外婆面前,脚下走了几个奇怪的步伐,有点像七星步,随后,嘴里一边咒语,手中的桃木剑不停地挥舞。

    这样持续了大约三分钟,忽然,他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嘴里大声吆喝了一句,“结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生的一幕,令我遍体生寒,双腿软,差点就摔了。

    只见,他那一声结喊出口后,弗肖外婆四周好似起了一层白雾,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用力擦了擦,定晴看去,没看错,的确是白雾。

    待那白雾消失去,弗肖外婆四周出现了好几个脚印,那脚印特别小,宛如四五岁小孩的脚印一般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立马走了过去,奇怪的事情生了,刚靠近弗肖外婆,那些脚印居然不见了,宛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啊?怎么会这样?”我走到青玄子面前,伸手指着地面,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他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就说:“陈八仙,你办丧事的能力,老道很佩服,可以说,你是老道第一个佩服的八仙,把丧事办的滴水不漏。但,在道术方面,你肯定不及我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脏猛地抽搐一下,若不是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,我想打他,太特么蛋疼了,我问他咋回事,他给我说这个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将我的神色收在眼里,笑了笑,说:“陈八仙,你有没有觉得老道很厉害,想不想你身边跟着一个这样的道士,只要你让结巴跟我学道,老道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操,捣鼓半天,他又在打结巴的注意,我心头有些疑惑,结巴的天赋到底有多高?值得一向严谨待人的青玄子,放下面子跟我这小辈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但是,想起眼前的情况,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连忙朝青玄子罢了罢手,说:“道长,有些事情顺其自然,假如结巴真跟你有师徒缘分,我陈九肯定不会阻止,倒不如,先告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