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9第259章空棺24

正文 259第259章空棺2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先将堂屋清理一下,再把你母亲跟你妹叫来。”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九点了,已经离吉时过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王希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话好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将他母亲跟王初瑶叫了过来,三人将堂屋里外清理一番,就准备开始搞丧事。

    待他们来了后,我怕一个人忙不过来,就让王希在村子叫了三个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堂屋布置一番,那王希让我再弄个小纸人放在棺材内,我说,小纸人只能弄一次,不能重复弄,便将那湿漉漉的小纸人再次放入棺材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东西,我准备开始办丧事,这蜡树村比我们那边的村子要好的多,一些铜锣、唢呐,都是自备,就放在堂屋神坛下的柜子里。

    我将这些东西弄出来,把铜锣挂在八仙桌腿上,再把鼓绑在八仙桌的一侧,因为人手问题,这敲铜锣打鼓,都是我一个人来弄,最郁闷的是,除了敲打这些,我还需要朗诵经文,可以说,这场丧事就是我一个人来弄。

    将丧事所需要的东西全部弄妥当后,我敲了一下铜锣,奇怪的是,这第一声铜锣响后,堂屋内的气氛一点变化都没有,就连微风都没起。

    出现这一情况,我不知道是好事,还是坏事,只好硬着头皮将丧事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丧事进展的非常顺利,一直到吃中饭的时候,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期间,王诚才回来了,他告诉我,那王大花这辈子只能是光头了,我也没有问细问他,就让他掺合到丧事中去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临近中饭的时候,王诚才那些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姐全部来了,手里提了一些花圈,礼花,对我的态度也是大改变,开口一句先生,闭口一句先生,想必是早晨那一幕将她们吓着了。

    中饭较为简单。饭后,我们没有休息,继续忙碌丧事的事,说实话,这衣冠冢的丧事跟普通丧事差不多,都是那些礼仪,唯一的差别在于,封棺后。

    这场丧事异常的顺利,直到下午四点的时候,再生事端。就算到了现在,我依旧清楚的记得,那时候是下午四点,丧事进展到转道场,我让他们村里帮忙的人敲锣打鼓,我身穿五彩道袍,领着他们在道场转。

    我一边念着经文,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哭丧棒,转着,转着,脚下有些软,就准备快些转完这道场,步伐不由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手机一看,是青玄子的电话,我摁了一下接听键,青玄子的声音传来,他说:“陈八仙,24小时已过,我最后奉劝你一句,赶紧回到火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意已决,道长就不要再劝说了,只求你别将这边的情况告诉郭胖子跟结巴就行。”我放下手中的哭丧棒,朝敲锣打鼓那些村民罢了罢手,示意他们暂时停下丧事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,你一个抬棺匠,非要掺合进去,你知不知道弗肖外婆的厉害,说直白点,它是天上的神仙,一旦活过来,你觉得你扛得住?”青玄子语气很严厉。

    “那些只是传说,虽然有些事情无法解释,但,我相信一句话,只要存的孝心在,上天必定会公平对待,那王希父子如此大孝,我不信上天会惩罚他们。”我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,说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…你…你会为你的固执付出代价。”那青玄子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说:“道长,王希父子如此大孝之人,倘若我不管,谁会再理会他们?难道任由父子俩死于瘟疫?这样以来,孝与不孝,结果都是一致,试问,天下间,谁会再行孝?谁会以孝衡人?倘若这王希父子不是大孝之人,我陈九不需要你提醒,肯定会离开,毕竟,我很珍惜生命。但,现在这情况,我若离开,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对不起抬棺匠这一行,更加对不起孝这个字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话,对于青玄子撒手离开,我有些意见,但,考虑到这是他个人意愿,不能强求,若是用道德去捆绑他,让他留下来,这不是我做人的风格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也没说话,大概过了一分来钟的时间,他说:“陈八仙,认识你,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就问他什么意思,他没有说话,便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也没想那么多,就准备继续办丧事,哪里晓得,一道人影出现在我面前,是王希,他神色很慌张,说:“九哥,不好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连忙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刚才停下丧事,我妈趁这个空隙打算去喂鸡,平常我们家养的那些鸡都在竹园溜达,我妈端了一些稻谷去了,就看到,竹园的竹子全部枯萎了,我家二十几只鸡也悉数死在那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脑中不由自主地想起青玄子说的瘟疫,想也没想,就朝那竹园跑了过去,我怕真有瘟疫,就在他家找了一些塑料袋绑在手上,又弄了一副口罩戴上。

    那王希说要跟我一起去,我制止他了,就说:“你去堂屋待着,道场无法继续进行下去,你们一家人跪在棺材前就行,记住,这期间一定要不停地烧黄纸,切莫坏了礼仪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死活要跟我一起去竹园,我只好把杀手锏拿了出来,说:“堂屋少了你这个亲孙子,就是大逆不道,你奶奶会死的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果真,这话一出,他没再说什么,就让我小心点,便回了堂屋。

    看着他背影,我苦笑一声,直奔竹园,脑中只有一个想法,绝不能让这种情况蔓延。

    来到竹园,眼前的一幕,令我愣住了,只见,竹园那些竹子像打焉的茄子一般垂在那,竹竿跟竹叶是那种枯黄色,地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鸡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鸡的尸体,有些奇怪,好似生前受了极大的痛苦,它们的爪子握的很紧,鸡翅呈现扑腾的形象,与先前的飞娥子有些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