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7第257章空棺22

正文 257第257章空棺2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对于眼前这群人,我真不知道怎样将他们赶走,倘若打架的话,我们这边的人太少,肯定干不过,倘若赔钱的话,搁谁身上也不服气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就这样僵持下来,天边的太阳渐渐露出毛毛尖,初升阳光羞涩的只散出淡淡的金黄,淡得难以察觉,照在堂屋上,宛如一缕缕光辉撒在上面。

    相比这羞涩的阳光,堂屋外那群人,却如此不知廉耻,甚至可以说,只要有钱,卖儿卖女也是可以的。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一样米养百种人,那王诚才跟这些人一奶同胞下来,吃一样的米长大,差别却是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“老叔子,马上到开路的吉时了,若是再这样僵持下去,死者恐怕会怪罪下来。”我朝王诚才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嗯,再等等,王希马上就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好似听到我们的对话,朝我们这边瞥了一眼,面色沉了沉,走到躺在地面的妇人身边,说:“媳妇,他们叫人了,咋办?”

    “怕屁,他们叫人,无非是村子的一些村民,老娘是这村子嫁出去的女儿,他们不敢把我怎样,你们放心坐在那就行,今天,必须赚到钱,不然,那老东西送出去,咱们一分钱也捞不着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很大,好似一点也不担心我们听到,说完,挑衅的看了我们一眼,意思是很明显,必须赔钱。

    大概又过了七八分钟时间,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,我抬眼朝外面看去,王希领着十来个村民过来了,他们手里拿着锄头、耙子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狗胆包天,敢来蜡树村闹事,不想活了是吧?”站在王希身旁是一年近六旬的男人,这人身着一套深灰色的外套,浓眉、大耳。

    “村长,您来了,这群人来我母亲灵堂闹事。”王诚才朝那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人在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,最后将目光停在地面那妇人身上,眉头一皱,朝身后那些人挥了挥手,意思是围起来,就说:“王大花,你是咱们蜡树村的闺女,现在咋变成这样,也不怕丢了你祖宗的脸?”

    “王村长,话可不是您这样说的,我好歹也是母亲的亲生女儿。哪有人死了,女儿分不到一分钱的道理,就算告到法院,我也占理。”那妇人看到村民们手中的锄头、耙子,态度没有先前嚣张,语气也缓和不少。

    王村长沉默一会儿,在王诚才身上瞥了一眼,说:“王老太太的钱财是她个人财产,她有权给谁,也有权不给谁,你们这些做女儿的,没权干涉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那王大花冷笑一声,就说:“嘴长在你们身上,随你们这么说,今天这个钱,老娘要定了,若是王诚才不愿拿钱财出来,就让九指小子赔医药费给我,不要多了,两万,给我,立马走人。”她伸手指向我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苦笑一声,低头看了看左手,经过几天的修养,那断指上的纱布已经让我坼了,没想到让那王大花看了出来,更没想到多了一个外号,九指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正好与那王村长的眼光相触,我冲他笑了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朝我点了点头,就对王大花说:“我听王希说,那年轻人是外地人,本来打算去曲阳,在路上被王希请了过来,他没有嫌弃丧事费用少,尽心尽力替你母亲办丧事,你倒好,不感恩他就算了,还要敲诈他,你还有良心?你还配做我蜡树村的闺女?”

    王村长越说越怒,朝那些村民挥了挥手,说:“把这群不肖子孙给老子赶了出去,以后看到她们来蜡树村,乱棍打走。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敢。”那王大花从地面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王村长额头,怒骂道:“老东西,给你面子叫声王村长,不给你面子,你tm就一糟老头,一个个小小的村长,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,当真是吃了豹子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她男人瞥了一眼,说:“给派出所打电话,就说,蜡树村生大规模斗殴,我们被人这群刁民围殴致残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在场村民们脸色变了变,玛德,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,都快逆天了。

    “赶出村子。”王村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那王大花在我们身上盯了一会儿,伸手指着王村长,恶狠狠地说:“王诚、王诚才,还有那九指小子,老娘会让你们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话音落地那瞬间,我感觉背后一凉,堂屋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压抑,让我们呼吸变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气氛怎么变了,也没理会那王大花的威胁,就朝棺材内看去,就是这么一眼,我愣住了,浑身猛地颤抖起来,手心的冷汗不停往外冒。

    只见棺材上空盘旋着一只拳头大的飞娥子,那飞娥子浑身通黑,脚下抓着小纸人,颤着翅膀,正朝堂屋外飞去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会这样,那小纸人我放在七套衣物下面,咋被飞娥子给弄了出来,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一个箭步来到棺材前,就看到棺材内的衣物被掀开一道口子,小纸人不见了,就连先前放入棺材内的那块肉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这飞娥子是那块肉变得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在农村对于死者的传说很多,有人说飞娥子是死者变得,也有人说飞娥子是死者鬼魂变得,还有人说飞娥子是阴间的使者,专门针对阳间那些不孝之人。

    类似这样的传说,有很多,众说纷纭,但是,从科学的角度来说,这些只是传说,不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可,有些事情,就是这么奇怪,令人匪夷所思,至少,眼前这种情况就符合农村的传说,要让我说那飞娥子哪来的,我肯定说不出来,非要我解释的话,我选择相信农村的传说,事实是不是这样,我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堂屋外那些人好似也看到飞娥子,一个个也没在乎,反倒是王希父子俩,愣在那,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地问我:“咋回事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