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6第256章空棺21

正文 256第256章空棺2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说好什么了?老娘还有那么多工作要干,偏偏被逼来参加这破衣冠冢。”那妇人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姐,话也不是这样说的,虽然没找着老母亲的遗体,但,这衣冠冢也算是老母亲的丧事,您这样刁难不好吧?”王诚才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她冷笑一声,说:“那老东西生前把钱财全部给了你,完全不顾我们几姐妹的死活,她不拿我们当女儿,我们又何必拿她当母亲,你要记住一件事,她是你一个人的母亲,若不是你承诺给我们一人五百,老娘才不会参加这破丧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特么也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痛,玛德,世间怎会有如此女儿,自己母亲仙逝,不来参加丧事就算了。竟然还问自己弟弟要钱才来参加丧事,这简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就算死者将钱财悉数给了王诚才,难道她们忘了死者十月怀胎?难道她们忘了死者对她们小时候的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古有卖身葬母,现在却是有好处才来丧事,钱财对于她们来说,难道已经过父母的养育之恩?君子立于世间,最不能忘怀,莫过于父母的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的怒火越烧越盛,上前几步,走到那中年妇女身前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说:“这一巴掌是替你母亲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是一个耳光煽在她另一边脸上,“这一巴掌是替你弟弟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巴掌是替天下孝子煽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连煽了她三个耳光,那妇人好似被我煽懵了,愣了好几秒钟,忽然尖叫一声,“草你大爷的,你一外人地竟然敢煽老娘,老娘今天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我猛地冲了过来,一把拽着我衣领,我体形偏瘦,她用力一举,就将我提了起来,骂道:“崽子,老娘今天阉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没反抗,任由她提着,就说:“你这种不孝之人,枉在世上活一回,早晚会遭到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崽子,还得瑟上了。”她脸色一沉,扬手就要打我。

    “大姑,你闹够了没?”王希一把抓住她扬起的手,怒道:“我尊敬您,叫您一声大姑,希望您老自尊。”

    王希这话好似将那妇人的怒火给点燃了,她一把将我摔在地面,痛的很,不愧是经常干农活的妇人,力气就是大。

    “王希,你tm算个什么东西,老娘稀罕你叫大姑?”那妇人怒视着王希。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,长辈说话,何时轮到你这小辈插话。”那妇人旁边一位中年男子开口了,这人体形较瘦,国字脸。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整个场面变得热闹起来,纷纷指责王希一家人私吞死者的钱财,眼瞧就要掐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?”我有些火了,朝着他们怒吼一声:“今天是死者开路的时间,你们一大清早在这吵什么吵,还要不要办丧事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,他们都看向我,大概静了三秒钟的样子,也不知道那妇人咋回事,又朝我冲了过来,嘴里骂骂咧咧,“我们的家事,哪里轮到你这外人插嘴。”看那架势是想打我。

    我特么火气大得很,先前被她提着,我忍了,现在又来,玛德,真当我好欺负,独手肯定打不过她,这也没办法,体型跟体力差距太明显。

    当即,我从身旁捞起一条木凳,照着她脑袋就准备砸下去,哪里晓得,木凳才到半空中,那妇人身子一软,倒在地面,有气无力地说:“哎呦呦,痛死老娘了,赶紧送我去医院,我要验伤,我要医药费、营养费、精神损失费。”

    这一变化,让我愣在哪,我敢誓的说,那木凳绝对没有碰到她,玛德,这是赤果果地敲诈。

    “死猴子,你tm愣在那干吗?你媳妇被人打成这样,赶紧报警啊!”那妇人躺在地面,朝着体形偏瘦的中年男子吼了一句,声音特别宏亮。

    “好叻,我这就报警。”那中年男子笑一声,拿出手机就准备报警。

    玛德,遇到这种人,我特么也是醉了,看他们这动作熟练的很,想必,以前没少干这事。

    “大姑父,你敢!”王希一把夺过那人手机,摔在地面,面色愤怒至极,五官都快扭曲到一块,怒声道:“你们这群畜生,给老子滚,麻利地滚,奶奶的丧事,不需要你们这群畜生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大侄子,让我们滚也行,这手机钱跟你大姑的医药费要赔给我们吧?”那男子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。”王诚才在一旁被气的不轻,伸手颤抖地指着那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什么你,只准你独吞老人家的钱财,不准我们点小财?”那中年男子笑呵呵地看着王诚才。

    眼瞧整个场面又要混乱起来,最后,王诚才一怒,在王希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,便走到我面前,拦在我身前,说:“今天,我王诚才把话撂在这,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舅子,你的命不值钱,你只要把老人家生前插花赚的钱,给我们分一些,其它事情都好商量。不然的话,今天这丧事恐怕不好办啊!”那中年男子走到堂屋左侧,坐了下去,随后又朝他身后那些人挥了挥手,意思是让他们都坐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特么连肠子都悔青了,本以为把死者的嫡亲叫来,借助她们与死者的血缘关系,能压制弗肖外婆,哪里晓得,这些所谓的嫡亲,压根不是人,不对,简直是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我伸手拉了拉王诚才,就问他怎么回事,他回过头,瞥了我一眼,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我这些姐姐,姐夫都是一群乡村骗子,农闲的时候,专门在外面碰瓷,敲诈,勒索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难怪先前让他去请这些人,他有些不情愿,捣鼓半天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在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,想给郎高打个电话,问他在邵阳有没有熟人,但是,想起他只是咱们镇子的所长,应该没这么本事,便放弃这个念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