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4第254章空棺19

正文 254第254章空棺1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王希父子听我这么一说,笑了笑,就说:“多谢九哥理解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什么,心里清楚的很,他们刚才在演双簧,一个演红脸,一个演白脸,无非是让我延迟下葬时间,让死者能在家多待几天。

    看在他们出于孝心的份上,我也没责怪他们,就说:“你们准备一下,明天开路,若有可能,尽量死者的嫡亲全部请了过来,不然,丧事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请我那些姐姐?”王诚才愣了愣,沉声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衣冠冢有些特殊,必须将那些嫡亲请来,希望用嫡亲与死者的血缘关系,让丧事变得顺利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们哦了一声,就说:“尽量将她们请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的语气,好似有些不情愿,我想到弗肖外婆的事,语气变得有几分严厉,说:“不是尽量,而是必须,否则休怪我撒手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她们已经明确表态不来参加丧事。”王诚才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场丧事有些变故,死者的嫡系越多越好,她们身上有死者的血脉,对某些东西可能有压制性。”我给他们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那王诚才愣了一下,好似想到什么,就问我,“老母亲的丧事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有些事情不好说出来,就说:“你们听我的话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再说什么,便在堂屋内商量一会儿,最终确定下来,由王诚才领着王希去请死者那些女儿,王初瑶留在堂屋守灵,王诚才的媳妇负责给死者的外甥打电话。

    大概是晚上十点的时候,王希父子提着手电筒走了出去,堂屋内就剩下我跟王初瑶。

    这孤男寡女待在堂屋内,有些尴尬,我没有郭胖子脸皮厚,不好意思跟她说话,就一个人坐在八仙桌旁抽闷烟。

    “九哥,看你年纪不大,怎么会做这一行?”王初瑶走到我面前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跟陌生女人待在一起,我有些紧张,深呼几口气,让心跳平缓下来,就说:“家里没钱念书,便做了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低着头,安静地坐在那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陷入尴尬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眼神偶尔接触几下,她立马低下头,拽着衣襟,也不知道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气氛一直持续到11点多钟,我们有些犯困,就趴在八仙桌上打瞌睡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气温忽然低了下来,我忍不住打不住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睁开眼,就见到王初瑶趴在我对面,睡的正香,再朝堂屋外看去,堂屋那扇大门好似被人在摇晃,时左时右,出吱吱的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有些刺耳,我皱着眉头走了过去,此处并没有风,可,木门却在那晃动,这让我心头很是疑惑,就找了一块小木头塞在木门下面。

    塞完小木头,那木门静了下来,我舒出一口气,转身朝八仙桌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又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“吱、吱”。

    玛德,那木门怎么回事?我扭头看去,那小木头被扔在一旁,木门又轻微地晃动起来,时左时右,令我惊讶的是,木门下面有滩像水泽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碰了碰那水泽,黏糊糊的,并不是普通水泽,咋回事?这东西哪来的?

    就在我疑惑的时候,那王初瑶醒了过来,她揉了揉眼睛,走到我面前,问:“九哥,咋了?”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指地面的水泽,说:“好似有人来过?”

    她弯下腰,在那水泽摸了一下,眉头皱了起来,就说:“这东西有些熟悉,好似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手放在鼻梁下,闻了闻,眉头皱的更甚,语气有几分惊慌,说:“这是奶奶屁股上的脓水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就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:“农忙的时候,妈妈没空,就让我替奶奶清理身子,她屁股上一年四季总有脓包,有些脓包破了,流出来的脓水就是这种感觉,黏糊糊的,还有种淡淡的腥味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伸手在水泽摸了一下,放在鼻梁下,闻了一下,果真有股淡淡的腥味,心中就在想,死者身上的脓水怎么出现在这?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我连忙掏出手机,摁了一下通话键,借着手机散出来的光线朝地面那水泽看去,这水泽的颜色带点淡黄,的确是脓水。

    “九哥,是不是奶奶回来了?”王初瑶缩了缩脖子,颤音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应该不是,丧事还没开始,死者不可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说话这会儿功夫,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从我脸面滑过,带着淡淡的腥味。

    做了这么长时间八仙,职业感告诉我,应该有东西,我立马低头朝地面看去,就见到一颗水滴掉在地面,正好落在那脓水上。

    当即,抬头朝那木门看去,就见到木门上挂着一块肉,约摸两个指头大,那肉有些泛白,上面有个拇指大的脓包,断断续续有水滴从里面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,打捞死者尸体的时候,竹筏散架,我让郭胖子跟结巴坼了堂屋木门做筏,难道打捞尸体的时候,木门在水里勾到死者?

    玛德,如果真是这样,木门上的肉十之是死者屁股上的肉,操,怎么会怎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头皮有些麻,手臂上的鸡皮倏然而起,就感觉有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那王初瑶好似现我的不对,一把拽住我手臂,就说:“九哥,你咋这副表情,是不是看到奶奶了?”

    我想说话,可,这忽如其来的一幕,让我压根无法开口,就朝她点了点头,伸手指着木门上那小块肉。

    她顺手我手指的地方看去,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抓在我手臂上的劲道更大,颤音说:“怎…么,怎…会这样?”

    我深吸几口气,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,然后拍了拍王初瑶后背,示意她不要害怕,转身在八仙桌上捞起三柱清香,几张黄纸。

    ps:最近身体有问题,更新慢了一些,跟大家说声抱歉,明天恢复正常更新度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公布一个vip书友群:2o5315,小九是群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