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3第253章空棺18

正文 253第253章空棺1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王初瑶听我这么一说,娇羞一声,说:“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,开始扒饭,菜肴不咋滴,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饭后,我问她:“吊孝的事情怎样了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凝,就说:“我那些姑姑们跟表哥表弟没一个人愿意前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叹出一口气,好似有几分伤感,想想也是,死者生了这么多儿女,丧事却如冷清。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一娘能养九子,九子不养一娘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扯了几句,大多都是关于丧事的问题,我问她王希跟她父亲哪去了,她说,趁现在有空,又去河边找尸体了。

    对于王希父子,我真心有点佩服,人活在世上,一为父母,二为子女,三为自己,他们这样做称得上是大孝,只是不知道,死者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有意无意的问了一些关于死者生前的问题,她给我的回答只有两句话,不是不知道,就是不清楚,这让我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在堂屋聊了一会儿后,她将碗筷送回家,又跑到堂屋坐在我旁边,这期间也没生啥事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9点的样子,王希父子回到堂屋,面色有几分疲惫,唉声叹气,一看这表情就知道没找着尸体。

    我安慰父子俩几句,便迫不及待地向王诚才打听死者生前的一些事,他说:“老母亲的事情,我知道的不多,那弗肖外婆听村里的老人说,的确是老母亲弄得,她弄完那东西,性情大变,后来,好似还做了一些缺德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额?你知道她做了缺德事?”我连忙问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我记得我小时候,经常有人拿着棍棒来我家找母亲,说是找老母亲报仇,具体是啥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王诚才小时候,那就是六几年的事,六二年好像是三年自然灾害,普遍旱灾,饿死过很多人,难道,死者就是在那时候做过缺德事?

    我会这么想,是因为,三年自然灾害,很多人为了填饱肚子,做了一些违背人伦道德的事,目地只有一个,吃饱饭,活下去。

    而,死者那时候有六七个子女,想要让子女活下去,本本分分地插花,肯定不行,毕竟,人都快饿死了,哪有心情去插花,这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问王诚才,“你父亲以前干吗的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面露难堪,说:“我父亲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,在我出生后没多久,他便染上大烟,跳到村子对面的河里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幻觉?河里?自杀?怎么这么巧,死者也是掉到河里淹死,这中间是不是有些关系?那弗肖外婆是不是跟这个有关?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奇怪,就问他,“你父亲跟母亲关系怎样?”

    他沉默一会儿,好似在回忆,说:“听村里的老人说,我父母以前模范夫妻,镇里给他们颁过红花。后来,因为老母亲一直没为王家诞下男丁,夫妻俩的感情破裂了,经常吵闹不断,老母亲便请了弗肖外婆生下我,哪里晓得,父亲染上大烟,哎!世事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烟,给我派了一根,犹豫一会儿,给王希也派了一支,说:“陈八仙,替老母亲办场衣冠冢真的符合丧事么?切莫让老母亲走的不顺利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烟,点燃,深吸一口,脑子不由自主地想起青玄子的话,当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来,只好跟他说:“放心吧,古时候兵荒马乱,经常弄衣冠冢,只要你们对死者的孝心在,衣冠冢就不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坐在八仙桌前,朝棺材内瞥了一眼,那些衣物静静地躺在那,并没有什么变化,我心中舒出一口气,也顾不上死者到底做过什么缺德事,就想早点将这棺材抬上山下葬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王诚才要了死者的生辰八字,掐指算了算,后天下葬的吉时。可,青玄子说银符只能镇住弗肖外婆24小时。

    这让我非常苦恼,一方面希望青玄子言过其辞,一方面又想趁银符镇住弗肖外婆时,将棺材抬上山下葬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跟王诚才说:“老叔子,以我之见,今天晚上将死者抬上山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他沉着脸,说:“我这边死者至少要在堂屋停尸三天,哪有昨天死,今天就抬上山的道理,这让村民们怎么看我们家?他们会说,我王某人大逆不道,那不孝之人,我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苦笑一声,丧事习俗的确是这样,死者至少要在家停尸三天,也就是俗称的暖尸,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少于三天,否则视为不孝。注:部分偏远地区是当天死,当天下葬,后文会提到那种丧事。

    但是,我这么说,也有我的道理,一则是衣冠冢可以不受这个限制,二则,我担心弗肖外婆真的活过来,从而引一场瘟疫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主家这么说,我也不能拒绝,毕竟,我们八仙的任务就是对死者跟主家负责,若是违背主家的意思,那就违了我们八仙这行的规矩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得不说一句,八仙就是个苦差,考虑这,考虑哪,唯独不能考虑自身安全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考虑,我打消心中的念头,正准备开口说话,那王希在一旁插话说,“爸,丧事前,咱们答应过九哥,什么事都需要听他的,您现在这样,就是失信于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我是丧事仪式听他的,这丧事时间必须由我们自己定,自古以来,哪有这样下葬的,我相信陈八仙会理解。”王诚才瞪了他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,咱们事先答应听九哥的话,您…现在?”王希不服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肖子孙。”那王诚才骂了王希一句,抬手就要打他,我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老叔子说的对,没有这样下葬的道理,我刚才算了一下,后天是下葬吉时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