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1第251章空棺16

正文 251第251章空棺1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现这问题后,我对青玄子高看几分,光凭这份眼力劲,就能让不少汗颜,正准备开口赞他几句,他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再看看木箱内侧,它每个角落都有红色的印记,这红印记在你们八仙看来,可能没啥问题。可,在我们道士眼中就不同了,我们道士做法事,最忌讳落红。但,木箱的四个角落偏偏有红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就问他为什么。他说:“因为弗肖外婆是死者自己所请,她需要在四个角落贴红,以四红掩盖自己的气场,让弗肖外婆不会与自己相冲,这样才能更好地庇佑她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想了想,一般请神忌讳的事情较多,就如很多神被请到家里的时候,都需要用一块红布盖住其金身,而这红布却不能由道士盖,必须由主家亲自盖上去,要说是什么原因,我也讲不清楚,就知道请神都有这么一种讲究。

    弄清楚这个后,我朝地面瞥了一眼,就问他:“那地面的绣花针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青玄子愣了一下,伸手在地面抚摸一番,想了想,说:“这绣花针应该是用来镇住弗肖外婆,让其留在这里,庇佑这里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听不懂,按道理来说,弗肖外婆忌讳金属相伴。可,现在青玄子又说,用绣花针镇住它,这令我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他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说:“金属与红相冲,能抵消彼此带来的负面影响,就如阴阳相融是同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他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倘若把金属比作阳,那四个角落的红就是阴,一阴一阳守在弗肖外婆旁边,恐怕效果会好上很多,若是单独放一样,恐怕就会伤到主人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事情后,我蹲在青玄子旁边,也没说话,心中一直在想,死者生前的道行应该很高,不然也不会懂这么多,更不会弄这么一尊弗肖外婆求子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心中却冒出另外一个想法,倘若死者生前的道行高,以她的本事应该可以看出三年卧床之灾。一旦看出来,她大可做一场道事,化解这场劫难,没必要让自己在床上受三年卧床之灾,要知道仙侣婆最擅长的就是替人化灾挡难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也没弄清楚到底咋回事,就把先前跟王诚才聊天的内容以及心中的疑惑跟青玄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眉头皱了皱,说:“这也是我苦恼的事情,我替死者算过,她命里没有三年卧床之灾,可,现实却是她在床上待了三年后才仙逝,这与命理不合。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按照青玄子的说法来讲,这三年卧床之灾,原本不该出现她命里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们俩蹲在竹园想了很长一段时间,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那青玄子一直掐指在算什么,每次算到一半都会摇摇头,又重新开始算。

    一直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青玄子一掌拍在大腿上,哈哈大笑一声,说:“我知道怎么回事了,这三年卧床之灾,应该不是她本身的命理,而是某种东西强加在她身上,也就是所谓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意思,我清楚的很,所谓的报应,并不在命理中,而是根据每个人的言行举止以及平常所作所为衍生。

    当即,我点了点头,说:“死者这三年卧床之灾极有可能是遭了报应,只是有一点,我始终想不明白,她为什么会遭到报应?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打量一眼,露出一个微笑,说:“主家请我来是破了这弗肖外婆,其它事情,跟我可没啥关系,再说,我也没那本事算出死者到底做过啥事,遭来报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再理我,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掏出一道符箓,那符箓的颜色有些奇怪,并不是我们平常所见的黄色,而是银色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他掏出银色符箓后,整个竹园内并没有风,那弗肖外婆头上的红布竟然朝左边动了一下,我朝左边看了一眼,不远处正是蜡树村的堂屋。

    紧接着,青玄子左手持银色符箓,右手结成道指,嘴里念了一段很长的咒语,念着,念着,他额头上冒出一些细微的汗水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随着他念咒语,我能明显感觉到竹园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同,空气变得格外新鲜。

    待念完咒语后,他脚下踏着奇怪的步伐朝弗肖外婆走了过去,先是用道指在竹人的额头上了一下,后是将符箓贴在竹人肚脐处。

    就在符箓贴下去后,青玄子席地而坐,大口大口地呼吸,看上去十分疲惫,好似贴符箓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一般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正准备扶他起来,他罢了罢手,说:“陈八仙,这场丧事可能是一场阴谋,你最好带着结巴他们离开这里,不然,恐怕会招来祸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说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面露惊恐,说:“刚才贴符箓的时候,好似有东西在阻止我,那东西好生奇怪,若是没有猜测错,应该是眼前的弗肖外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惊,不由自主朝后面退了两步,颤音说:“不是吧?按照风水学来说,弗肖外婆只是一种气场,用她的气场影响人体的气场,从而改变人的命运,让人拥有原本不该拥有的东西,怎么到你嘴里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我们所属的行业不同,从风水学来说,的确如你说的这般,但,在我们道士眼中,人一旦与弗肖外婆有过深的接触,就会让弗肖外婆活过来,拥有人的意志。这种东西被我们称为妖,并不是你们八仙能理解的,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,不要让弗肖外婆惦记上,不然,你们恐怕走不出蜡树村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?”我缩了缩脖子,问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我说的还算轻,可能比这个还要严重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