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50第250章空棺15

正文 250第250章空棺1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结巴听我这么一说,举起手中的瓦片就朝棺材左侧砸了过去,那瓦片砸在棺材上,出咚的一声,这声音非常清脆。√

    紧接着,瓦片落在地面,剧烈的晃了几下,堂屋内的臭味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眉头皱了起来,连瓦片都破不了死者的煞气,事情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当即,我让他们把鼻子捏住,朝棺材作揖,烧黄纸。大概过了一两分钟,堂屋内的臭味越来越浓,夹杂黄纸的熏味,令我们呼吸变得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回事啊?”郭胖子捏着鼻子问我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没有说话,朝棺材内看了一眼,就见到那第七套衣物竟然动了一下,我以为看错了,揉了揉眼睛,定情看去,玛德,那衣服真的动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不但我看到了,郭胖子跟结巴站在棺材两侧,好似也见到棺材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到底咋回事啊?”郭胖子一把抓住我手臂,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,做丧事肯定会遇到怪事,只是,有些怪事可以忽略不计,像这么明显的怪事,很少见。

    当即,我从八仙桌捞起一把清香,给他们每人三支,点燃,朝着棺材就跪了下去,嘴里喊:“王希,让你家人哭凶点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,正所谓事出反常,必有隐情,只希望通过嫡亲的哭声去打动死者,让她瞑目。

    那王希听我这么一说,领着他家人开始嚎啕大哭,还真别说,丧事上的哭声,比什么法器、宝器都要厉害,哭声一出,第七套衣物就静了下来,空气中的臭味也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见这办法有效,我让王希的家人往死里哭,他们好似也感受到堂屋内的变化,便扯开喉咙哭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堂屋内会有这样的变化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若说死者不愿入殓,可,纸人和衣物却悉数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若说其它原因,我一时也想不出来,就觉得这丧事可能不好弄,处处透露着一股子邪气。

    大约哭了三十来分钟,那王希一家子人,喉咙哭的有些嘶哑,堂屋内的那股臭味方才消失,我让结巴再砸瓦片,那瓦片碎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砸完瓦片后,我正了正神色,朝着王希一家人喊了一句:“瓦片一碎,百泰平安,荣华富贵,子孙昌盛。”

    那王希好似对我们衡阳的风俗很是了解,站起身,给我们三人掏了一个红包,我捏了捏,挺薄,大概只有几块钱吧!

    我也没有嫌弃,接过红包,又跟他们说了一些吉祥话。

    因为堂屋内生过怪事,我们几个人的心情较为沉重,就坐在堂屋内,商量接下来的吊孝。

    一提到吊孝,那王诚才面露难色,说:“这事情恐怕不好弄,我那几位姐姐的性子,我心里清楚的很,她们认为老母亲生前插花赚了不少钱财,平常里缺钱缺米了,便到我家来借,我们家连生活都困难,哪有钱财借给她们,这三年时间里,头两年她们还会偶尔过来看看老母亲,最近这一年时间,连个身影都没了,让她们过来参加丧事,那是需要花钱的,我估计她们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死者可是她们的亲生母亲,连丧事都不来参加?”郭胖子在一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王诚才深深地叹出一口气,给我们一人派了一支烟,说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,老母亲生前插花的确赚了不少钱财,但是,不知道被老母亲藏在哪,我们是一分钱没捞着,可,我那几位姐姐她们不相信啊,愣说我一个人要独占老母亲的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没拿到钱财?”结巴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王诚才摇了摇头,说:“我敢对天誓,老母亲的钱财,我们是一分钱没拿,有时,经济上遇到尴尬,我也没跟老母亲开口,都是找乡里乡亲借的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的钱呢?”我愣了愣,插花这一行,在农村挺赚钱的,一天能捞个几十到几百,特别是正月,一些厉害的仙侣婆一天能捞上几千块钱,想必,死者差不到哪去,应该有笔不菲的存款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王诚才吸了一口烟,说:“你看看我这家,破烂的不成样子,若有钱财早就翻修了,也不会让王希跟初瑶十六岁就出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若是王诚才拿到死者的钱财,应该不会让王希兄妹俩早早地出去打工。毕竟,在我们农村唯一的出路就是念书,父母对子女的要求只有一个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将来考清华上北大,光宗耀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先前堂屋的怪事,难道说,死者的心愿不是那把油纸扇,而是她的子女?所以才会出现那一幕?

    倘若真如我想的这样,那死者到底几个意思?她生前插花,对丧事跟玄学肯定非常了解,不然也不会请弗肖外婆。

    对,弗肖外婆,我一直忘了一件事,那就是死者是称为仙侣婆后请的弗肖外婆,还是成为仙侣婆前请的弗肖外婆,这个问题很关键。

    于是,我看向王诚才,问:“死者是什么时候开始替人插花算命?”

    “55年吧,那时候我还没出生。”他想了一会儿,说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脑子忽然变得特别清灵,死者55年开始替人插花算命,而那弗肖外婆上面写的日期是,1959年6月6日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弗肖外婆极有可能是死者自己弄得,玛德,怎么会这样,若是她自己弄得,那些绣花针,也有可能是她自己插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头大惊,死者为什么要这么做?也顾不上吊孝的事,就让结巴跟王诚才他们去商量,我则站起身朝竹园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竹园,青玄子正蹲在弗肖外婆前面,一手撑着下颚,面露凝色,好似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蹲在他身边,连忙问:“道长,这弗肖外婆是不是死者自己请来的?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点了点,就说:“对,的确是死者自己请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好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,就问他为什么这样说,他朝那弗肖外婆努了努嘴,说:“你看那竹人身上的十二个小孔,每个小孔的周围都有烫过的痕迹,倘若请我们道士来做这东西,绝对不会有这么细心。唯一的解释是,这东西是死者自己亲自弄的,只有这样,每个小孔才会弄的这么细致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定晴朝弗肖外婆身上的十二个小孔看去,的确如青玄子说的那般,那些小孔旁边有股淡淡的黑色,应该是用烧红的铁丝烫过。

    ps:今天在医院复查,明天补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