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8第248章空棺13

正文 248第248章空棺1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衣冠冢一词,最远可以追溯到黄帝时代,史记,封禅书中,有这么一段话:“其来年冬,上议曰:古者先振兵释旅,然后封禅。乃遂北巡朔方,勒兵十馀万,还祭黄帝冢桥山,释兵须如。上曰:吾闻黄帝不死,今有冢,何也?或对曰:黄帝已仙上天,群臣葬其衣冠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黄帝当年仙逝后,找不着遗体,群臣替他老人家立了一个衣冠冢。

    衣冠冢被分为两种,一种就像黄帝那样找不着死者的遗体,用死者生前的衣物代替,放入棺中。

    另一种是一些名人,人们为了纪念他,在他生前居住的地方,立衣冠冢,这其中有孙中山,他老人家的龙柩厝于北京碧云寺。1929年,在南京立了一个衣冠冢,以此纪念他老人家为中国作出的贡献。

    然而,衣冠冢在农村却有不同的理解,有些人认为衣冠冢是空坟,意思是诅咒后人快些死,以此填满空坟;有些人认为衣冠冢是对死者的追悼,并无诅咒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就这两种说法,从古代到现在,一直是争议不断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演变到现在,衣冠冢成了一种纪念,是名人的专属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提出弄个衣冠冢,主要是看这对父子很孝顺,若不让他们为死者做点什么,估计这辈子都内疚,活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扯的有些远了,言归正传。衣冠冢所需要准备的东西,不是很多,只要一口棺材、死者的生前的一些衣物,以及平常丧事所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较为常见,我们只花了一个多小时,便将这些找齐,搬到堂屋。期间,王希领着青玄子来了,那青玄子跟我打了一声招呼,便一直待在竹园。吃中饭的时候,王希去叫他,他没有回来吃饭,说是,事情有点难搞,让我先办丧事,不要管他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我拿着一张黄色的纸正准备做个死者,郭胖子不耐烦地走到我面前,问:“九哥,咱们整这些虚的,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瞥了他一眼,有些不懂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找不着尸体,直接去山上立个衣冠冢就好了,你在堂屋弄这些搞么子喽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“直接去山上立衣冠冢那是纪念,咱们这衣冠冢有些不同,得按照丧事来办,就拿我手中这张黄色的纸来之说,它需要剪出一个人形,再在上面用朱砂笔写上死者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,用它代表死者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伸手在黄纸上摸了摸,也没再说话,就站在一旁,掏出手机,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摇了摇头,继续忙碌手头上的活。值得一提的是,有些地方的衣冠冢,并不是用剪纸人,而是用竹篾扎纸人,再在上面写上死者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,一些厉害的扎纸匠能将纸人扎的惟妙惟肖,跟真人没啥差别,把纸人放入棺材,就如真正的死者躺在里面一般。

    我剪得这种纸人,只是一个形式,大约3o公分长,能大致上分出头跟四肢,跟那扎出来的纸人有着天地之别,当然,他们的作用都是一样,用来代替死者。

    剪好纸人后,我们将堂屋布置一番,都是按照我们衡阳的风俗来弄,先在堂屋中间放两条长木凳,再将棺材放在木凳上,最后在棺材的前端放一张八仙桌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东西,我把王希一家人全部叫了过来,就让他们准备入殓仪式。

    用纸人入殓与死者入殓有些差别,我让他们跪在八仙桌前,烧黄纸,哭丧,又让郭胖子跟结巴俩人站在棺材两侧,每一人手中持一块瓦片,我则准备将纸人请入棺材。

    这纸人太小,棺材太大,纸人放入棺材的位置不好找,我先用红线从棺材头部的中间位置拉至尾部的中间位置,再用木钉将红线两端固定。

    钉好红线后,我拿着纸人朝棺材作了三个揖,将纸人放在红线的中间位置,由纸人自己在棺材内找位置,那纸人顺着红线落在哪,就说明死者想躺在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将纸人放在红线上后,那纸人好似黏在上面一般,竟然没有入棺的趋向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头一愣,朝着王诚才打了一个眼神,说:“你朝纸人吹口气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,也不敢说话,朝着纸人就吹了一口气,那纸人在红绳上晃了两下,依旧黏在那。

    这下,我们都现情况有些不对,按道理来说,红绳非常细,别说放一个纸人,就是放一些带有粘性的东西在上面,只要吹口气,肯定能落入棺材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要么直接扯下来,放入棺材?”郭胖子在那纸人身上瞥了一眼,说。

    “瞎扯,哪能这样弄,纸人不肯入棺,就、代表死者有啥心愿未了。”我朝他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没错,问题是,我只是在纸人身上写了死者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,并没将死者请到纸人身上,说直白点,这纸人就是个纸人,仅仅是一个替代品,跟死者没啥关系,可,现在这纸人的表现,却宛如死者附在上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王诚才说,“老叔子,您想想死者生前有啥心愿未了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就说:“老母亲生前,每天在床上除了吃喝拉撒,还是吃喝拉撒,平常连话都很少说,我们哪能知道她有什么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她平常很少说话?”我心头一惊,失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只是拉屎拉尿的时候会开口喊一声,其它时间,老母亲都是在床上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头有些疑惑,按照正常道理来说,一个老人长年卧病在床,应该很想找后人聊聊天,说说她年轻时的一些事,又或者说说她的心愿之类,这才符合老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死者有找你们聊天吗?”我朝跪在八仙桌前的王希他们问。

    他们摇了摇头,都说,死者生前很少跟他们说话,平常就连最基本的聊天都没有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