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7第247章空棺12

正文 247第247章空棺1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朝神坛再次弯腰,心里默念:“今日,小子受王诚才所托,前来问问王家列祖列宗的意思,事情是这样,王诚才母亲不甚跌入江河仙逝,奈何龙王爷无情,将尸身涛了去,父子二人苦寻一夜无果,还请祖先降下旨意,是否继续寻觅。”

    默念这段话后,我双眼微微闭上,拿着阴阳卦抛在神坛下方,心中默数几个字,朝阴阳卦瞥去,是宝卦,意思是没必要继续寻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叔子,您看看。”我向后退了几步,让王诚才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他朝那阴阳卦瞥了一眼,沉着脸,说:“你打卦时说的话有问题,宝卦并不代表不要寻找,也有可能是让我继续寻找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没再说话,拉着郭胖子跟结巴就朝堂屋外走去,打卦这种东西,并不是打卦人的话怎么说,更多是打卦人心里怎么想,这王诚才不愿相信卦意,我也没办法,只好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咱们就这样走?不好吧?”郭胖子有些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既然来了蜡树村,就这样一走了之,有点对不住死者。”结巴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旁边者,并没有接下这丧事,何来对不住死者一说。”我手头一用力,拽着他们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,九哥!”那王希追了出来,一手搭在我肩头,说:“我爸那人就这样,村里好多人说他愚孝,九哥,你就别生气,我相信祖先的旨意是真的,请你为我奶奶做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跪了下来,“我跟妹妹在老板那里支了2ooo块钱,再加上家里剩下的四百块钱,一共24oo块钱,求你接下这场丧事,我王希这辈子都会记着你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右手半握拳头在心脏的位置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停住身形,将他扶了起来,说: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你父亲不信,若是他不信,这衣冠冢没办法弄下去,还请你们另请高人。”

    不待王希说话,郭胖子在一旁急道:“九哥,你平常不是这样啊,一旦有丧事了,你都会爽快接下,怎么这次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“衣冠冢不比普通丧事,需要主家完完全全地相信我,不然,根本没法弄,搞不好咱们三个人都会交代在这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王希好似明白什么,站起身,拉着他父亲来到我面前,朝他父亲说:“爸,咱们是外行人不懂这里面的门道,九哥是行内人,懂得肯定比咱们多,您老赶紧跟他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“不孝子!”王诚才怒骂一声,一掌煽在王希脸上,骂道:“你从哪请来的骗子,真当我们农村人好戏弄,谁不知道丧事的主角是死者,现在你奶奶的尸体的都没找着,办么子丧事,你脑子进水了吧!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气愤,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,“赶紧让他们滚,我要去寻老母亲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王希有些生气,一把挡住他父亲的手,怒道:“您跟妈妈对奶奶孝顺,我们都看在眼里,但,不是这样孝顺,昨晚河面那一幕,足以说明很多事情,还有咱家竹园的弗肖外婆被人在那插绣花针,爸,求您相信九哥,他不会害我们,求求您了,我给您跪下了,让奶奶安心的走吧,我在城里听说,好多地方现在都是火化了,将尸体烧个干干净净,您老别再冥顽不灵,让九哥替奶奶办个衣冠冢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,你个不孝子,他给你吃了什么迷药,让你这么相信他,连你奶奶的尸体也不要。”那王诚才被气的不轻,举起手又要煽王希。

    “爸,您要是不相信九哥的话,咱们再问问王家的列祖列宗,由你扔卦,好不好。”王希的声音很苦涩,隐约有些哀求之意在里面。

    说完,他朝我望了过来,说:“九哥,让我父亲试试行不行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,将阴阳卦递给他,告诉他扔卦的一些窍门,便坐在堂屋门口的门槛上,也没再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有些后悔来蜡树村,那王希兄妹俩倒是好说话,他父亲那人太顽固,有种油盐不进的感觉,做丧事最怕遇到这种主家。

    在门口坐了十来分钟,也不知道堂屋内生过什么,就知道王希走到我面前时,递了一个红包给我,说:“九哥,奶奶的衣冠冢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接红包,而是疑惑的看向王诚才,向他抛了一个询问眼神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露出一个苦笑,说:“刚才连打十一个宝卦,看来你的话是真的,就替老母亲办个衣冠冢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,肯定地说:“只要对老母亲有好处的事,你说什么,我就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松出一口气,这老顽固总算被说通了,想也没想,就接过王希的红包,慎重地说:“衣冠冢不比普通丧事,一旦开始,主家必须完完全全地相信我,否则的话,咱们都不会落个好下场,我也跟你们说句实在话,倘若不是看在你们孝顺的份上,就这么点钱财,我陈九未必会接下这丧事,事先必须说清楚一点,这场丧事,无论任何事,我说什么,你们必须做什么,不得有半点忤逆。否则,我立马走人,出了什么事,莫怪我陈九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劳你费神了。”那王诚才恭敬地说,与先前的态度相比,来了个18o度大转弯。

    见他答应下来,我也没想什么,便给青玄子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过来看看竹园的弗肖外婆怎么回事,青玄子想也没想就同意下来,说是等火车太苦闷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后,我让王希去接青玄子,我则开始着手准备衣冠冢的事宜。

    所谓衣冠冢,就是将死者的衣冠等物放入棺材下葬,其过程与丧事的差别不是很大,但,在农村,衣冠冢不被接受,有时候,他们宁可不办这丧事,也不愿立衣冠冢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