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6第246章空棺11

正文 246第246章空棺1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有办法的话,肯定会帮她,问题是,老人家可能得罪神明了,咱们怎么帮忙?只有一个死办法,找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有再跟他说什么,直奔河边,郭胖子跟结巴跟了上来,那王初瑶跟中年妇人跪在祖先牌位下祈祷。

    来到河边,王希父子俩躺在地面,身下只能穿了一条裤衩,脸色煞白、四肢冻的紫,嘴里大口大口地呼吸。

    “咋样?找着没?”我脱掉身上的衣服盖他们身上,轻声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王希摇了摇头,说:“找了整整一晚上,从上游找到下游,愣是没有找着奶奶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我叹出一口气,说:“或许是天意吧!你们先回去暖暖身子,我们在河边替你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天意。”王希父亲骂了一句,从地面爬了起来,顺手捞起身边的竹杖,就朝门板上走了去,朝王希说:“你休息一会儿,我再到河里去找找,不能让你奶奶在河里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休息够了,跟你一起去。”王希把衣服扔给我,抬步朝门板走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对父子,我心里有些苦涩,这俩人为了找到先人的尸体,完全是自虐式的下河,再这样下去,尸体没找着不说,估计这对父子会被活生生冻死。

    于是,我给郭胖子他们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拉住他们,说:“你们听我说一句话,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,咱们这些凡夫俗子,扛不过那天命,倒不如好生休息,用另一种方法替老人办一场丧事,指不定老人家的尸体会自己出现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说,面露凝色,疑惑地问:“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过衣冠冢么?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们点了点头,王希说:“我念书的时候,好像听老师讲过,古时候的人,尸体不见了,后人就会弄个衣冠冢,你说的是这种么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头,说:“差不多是这样,你奶奶的尸体不见了,说迷信点,那是龙王爷捞走了,说科学点,那就是被河水不知滔到哪个地方去了,若是继续寻找下去,没个几天时间,肯定找不着,试问一下,你们大冬天赤身1o体,能扛几天?依我之见,弄个衣冠冢,告慰老人家在天之灵,让她生前的恩恩怨怨,随着尸体消失而灰飞烟灭,以图来世有个好出身。”

    我这也是无奈之举,这事处处透着一股邪气,若是强行寻找尸体,肯定会招来祸事,我不想看到这对孝顺的父子出事,这才给他们出了这么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狗屁,作为人子,哪能让老母亲的尸身沉在河里,弄个什么衣冠冢,一口没有尸体的棺材,那叫棺材么,别让天雷给劈了。”那王希父亲较为顽固,执意要下河找尸体。

    “老叔子,你听我一句劝,有些事情很邪门,老人家的尸体不见了,肯定有原因,您想想,昨天夜里为什么会忽然掀起龙卷风,您的老母亲腿脚不便利,为什么又偏偏来到河边?”我走上前,一把拉住他手臂。

    他楞了一下,说:“我不管那套,对我来说,作为人子,不找到老母亲的尸体,就是大逆不道,那种大逆不道的事,我王诚才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有些无奈,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,想要找着老人家的尸体显然不可能,就算按照科学的说法来讲,一个晚上的时间,老人家的尸体不知漂到哪了,指不定流入湘江也不是没有可能,茫茫大海?去哪寻找尸体?

    但,我还是耐着性子给他解释,说:“有些事情由不得您不信,咱们到堂屋去问问你王家的祖先,若是他们同意让你继续寻找,我立马回火车上去,绝不阻拦你,若是不同意,你听我的意见,弄个衣冠冢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有些生气,这对父子很孝顺,但,给人一种愚孝的感觉。若不是看在他们孝顺的份上,我指不定已经走了,世间天天死人,哪能管的过。更何况,老人家的丧事,他们还没交给我,就个人来说,这不在我的职业范围内,跟我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瞥了我一眼,说:“怎么问祖先?”

    我掏出一副阴阳卦扬了扬,说:“这东西,你应该不陌生吧!咱们就用这东西问。”

    他愣在那想了一会儿,朝河面四周看了一眼,面露凝重之色,勉为其难地说:“好吧!就问问祖先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松出一口气,假如他拒绝的话,我丝毫不怀疑自己转身就走,我们当八仙的,只对死者负责不错,前提是丧事要交到我们手里,跟我们谈好价钱,才会对死者负责。

    而,这场丧事,说白了,只是王希口头上请我们过来看看,并未正式交给我。我给他提意见,那是人情,不提意见,那是本份,听不听在他。

    他若执意下河,那我也没有办法,绝不会再多口舌,毕竟,该说的我说了,问心无愧。说现实点,我跟王希只是萍水相逢,没伟大到为一个陌生人劳心劳力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回到村子,那王希父子一回村子,不少村民围了过来,王初瑶给他俩熬了一碗姜汤,又提来烤炉供俩人取暖,一家人抱在一起哭了一会儿,我们便直接去了堂屋。

    蜡树村的堂屋跟我们那边的堂屋差不多,二十来个平方,最里面是一张神坛,摆着一些贡品以及香盅,神坛的上方挂着一面牌匾,上面写着红底金字,三槐堂,堂屋中间有一张八仙桌,四条木凳围着八仙桌。

    进了堂屋后,我朝着神坛弯了弯腰,烧了一些黄纸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,朝身后王希父子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下跪,他俩跪了下去。注:问祖先时,女性不能迈入堂屋。

    我证了证神色,拉长嗓门,喊:“十指连着亲人心,一片真情问祖意,满腔情义贵如金,但求祖先降旨意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