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5第245章空棺10

正文 245第245章空棺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水有问题,这是我脑中的第一个想法,虽说现在是冬天,水温有些低。但,绝对不会低成这样,这已经出自然现象。

    我不敢有任何犹豫,就朝一旁的村民喊:“大家往河里撒尿,赶跑龙王爷。”

    传说,河里的龙王爷最厌恶尿骚味,而现在的现象表明,应该是龙王爷在作祟。所以,我才会这么喊,当然,这是传说,事实究竟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些村民,听我这么一喊,也没犹豫,掏出工具就朝河里撒尿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就是这么邪门,随着尿液流进河里,奇怪的事情生,先是电筒照在河面的光,得到反射。紧接着,那股龙卷风莫名其妙的就散了,独留王希父子在河面挣扎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面色一喜,就准备让村民跳河救人。但是,冬天的河水太冻,没人愿意脱衣服下河救人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候郭胖子跟结巴俩人一人背着一块门板来了,那门板比普通的木门要大一些,厚一些,看款式应该是堂屋的大门,被他俩坼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那么多,立马让郭胖子将两块门板绑在一起,然后站在门板上,朝王希父子那个方向划去。

    我们担心王希父子出现意外,划的度特别快,只是不到1分钟的时间,就划到他俩身旁,父子俩面色冻得蜡青,嘴唇乌。

    我们费了一番手脚,将父子俩救了上来,让我诧异的是,救上父子俩后,那死者的尸体不见了,我就问王希的父亲,“您老不是一直抱着死者的尸体么?怎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说:“奇怪了,我先前看到竹筏要散架了,立马将老母亲的尸体抱在怀里,这期间,我一直抱着老母亲的尸体,咋忽然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定了定神,深呼一口气,提着手电筒朝河面看去,黑漆漆的河面很平静,除了水流声还是水流声,哪有什么尸体。

    这下,王希父子有些急,也没说话,一头扎进水里,说是寻找尸体。

    作为外人,我也不好说什么,划着木门,跟在他们身后,与防不测。

    大概寻了十来分钟,将周围的水域找了一个遍,愣是没找着死者的尸体,那王希父子或许是身子实在受不了,沉着脸爬上木门。

    “爸,现在咋办?”王希伸手扫了扫额头有些湿润的头,一脸郁闷地问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会儿,继续找,今晚必须找到你奶奶的尸体。”他父亲沉声说。

    “估计找不着尸体了,你们想想啊,这是河,死者的尸体肯定顺着水朝下流飘了去。”郭胖子在一旁插话道。

    我觉得郭胖子的话有理,就跟他们说:“咱们在这寻找没啥用,还是沿着河边,朝下游寻过去。记住,你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,过了今晚,没能找到死者的尸体,恐怕…”

    “恐怕什么?”王希一脸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按照丧事来说,人死后的24小时之内,必须装进棺材。一旦过了时间,恐怕死者在阴间的日子不好过,搞不好会被定性为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他俩听我这么一说,面色变了变,沉默在那,大概休息两分钟的样子,恢复一些体力,又扎进水里寻找死者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直找到半夜,还是没能找着尸体,我们有些犯困,便提出去睡觉,他们父子俩没说啥,就让我们去他家休息,他们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回到他家,我把河边的情况跟王初瑶说了出来,她闹着要去河边帮忙,我说,找尸体是男人的事,女性不能去,一旦去了,会惹来鬼魂野鬼。

    她一听,沉默下来,眼泪哗啦啦地掉了出来,就到他家祖先牌位下跪了下去,一边烧黄纸,一边祈祷。

    我们也不好说啥,毕竟,这是她家的事,很多事情我们不好插手。于是,我们找来一床被子,在她家家厅里随便找个地方,睡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我把郭胖子跟结巴叫起,就看到王初瑶依旧跪在祖先牌位下,她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名中年妇人,应该是她母亲。

    她们见我醒了,那中年妇人走了过来,一把跪在我面前,说:“我听瑶瑶说,您是专门办丧事的,求求你,一定要想法子找到婆婆的尸体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磕头。

    我连忙将她扶起,说:“大婶子,万事有因才有果,老人家的尸体不见,或许有些原因在里面,恐怕不是那么好找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听后,眉头皱了皱,也没说话,就在衣柜捣鼓一阵,翻出三四张毛爷爷,递给我,哀声说:“家里没多少余粮,还往您莫嫌弃,多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罢了罢手,说:“昨天想了一个晚上,现老人家的尸体不见,或许有些别的原因在里面,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,大致上是,老人家的死,出阎王爷的预兆,成了逆命者,才会有昨天晚上那一幕。所以,王希父子将那条河翻过来,恐怕也找不着老人家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那妇人面色一凝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看天意,该出来的时候,自然会出来,不该出来的时候,自然不会出来,一切都需要看天意,并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猜测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听后,跪在地面跟王初瑶抱头痛哭,那哭声当真伤心。

    郭胖子有些看不过眼,拉了拉我衣袖,轻声问:“九哥,她们挺可怜的,有没有办法帮她们一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们好可怜,九哥,帮帮她们。”结巴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想过帮她们去寻找尸体,但是,一想到竹园的弗肖外婆跟昨天夜里河边的现象,心里忐忑的很,种种迹象表明,老人家的尸体消失,并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,给人一种因果报应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我也说不清楚,就觉得老人家生前应该做了一些得罪神明的事。不然,龙王爷也不会大怒掀起龙卷风,将老人家的尸体刮走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倒是说话啊!”郭胖子见我愣在那,猛地推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ps:这段时间身体一直有问题,昨天扛不住,去医院了,见谅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