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4第244章空棺9

正文 244第244章空棺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天的河水,其水温是可以想象的,王希他父亲想也没想就同意下来,说是只要找到他母亲的尸体,干啥都愿意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在场很多人羞愧的低下头,大赞大孝,就连我都不由多看他几眼,只见他国字脸,浓眉大眼,下颚留着依稀的胡茬子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王希跟他父亲又生一些争吵,那王希说他下水,他父亲在竹筏上掌舵。他父亲说,王希掌舵,他下水。

    俩人争吵一会儿,他父亲飙了,说:“吵个屁,我上了年龄,皮厚,耐得住寒,你个小屁孩,细皮嫩肉的,刚下水就会冻坏,哪有精力去寻你奶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找来一根绳子,一头绑在身上,一头绑在竹筏上,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入水,他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,嘴唇有些乌,就朝王希喊了一句,“快上竹筏,别让你奶奶的尸体在河里停太久。”

    那王希闻言,想也没想,穿着一双雨靴就站了上去,朝先前那人指的地方划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划几下,我就将绳子绑在河边的一颗柳树上,打着电筒沿着河岸走了过去,旁边那些村民也没回家,跟着我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来到先前那人指的位置,我眼尖的现河边的水藻旁有脚印,这脚印非常小,只有六七岁孩童的脚大。我愣了一下,立马就明白,这应该是王希奶奶的脚印,那时候的老人以小脚为美,她们年幼时都会选择裹脚,让自己的脚变得特别小。

    当即,我朝王希喊了一句,“这里有脚印,你奶奶应该在这掉下去的,就在这附近找找。”

    刚喊完这话,结巴拉了我一下,面露难色,说:“九哥,你先前跟王初瑶说,老人收脚印,会自己回家,而现在,王希的奶奶并没有回到家,这情况是不是有些不对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一掌拍在大腿上,心中大惊,这情况真的不对啊,按照收脚印的说法来讲,老人绝对能自己回到家,哪怕就算生地震,老人也能回到家,这是亘古不变的定论,为什么现在老人没能回去?反而掉进河里?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提着手电筒在附近看了一会儿,想寻找老人的身影,找了一会儿,除了脚印,并没有现老人的身影。玛德,这情况大大不对了,收脚印是阎王对老人的奖励,绝无出错的可能,就如112,这是定律。

    难道老人家并没有掉进河里?只是在这溜达了一会儿?

    我脑中刚冒出这个念头,河面就传来王希父亲的声音,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提着手电筒,朝那个方向看去,就见到他手里抱着一具尸体,身着套蓝色的衣物,隐约有股淡淡地腐臭味传来。

    本来找到尸体是一件好事,可,我却高兴不起来,心里忐忑的很,总觉得会出事。

    我有这样的担心,是有自己的考虑,人活在世间,都是遵循着一个定律,就如那句话,阎王叫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天明。

    按照阎王的意思,王希的奶奶应该死在家里,可,眼下的情况却出现意外。这个意外在我们八仙这一行,被称为逆命者,也就是忤逆阎王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种人死后,据说会下十八层地狱,与收脚印形成了两种极端的结果,一方是下辈子大富大贵,一方却是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传说,可信度有多高,无从查证,外人或许不相信。可,我们八仙对这个传说很是相信,我们始终相信一句话,无风不起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凉了半截,看来这场丧事不好弄,指不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河面出现了变化,原先河面的水流非常平缓,宛如一潭死水。也不知道咋回事,河面忽然掀起一阵旋风。

    那旋风好生奇怪,好似受人控制一般,不偏不倚,朝着王希那个方向,极袭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岸边的人急坏了,都在喊,“小心,龙卷风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也顾不上那旋风咋来的,拉着郭胖子、结巴就朝柳树跑去,打算用绳子将那竹筏拉回来。

    我一边跑着,一边朝王希那个方向看去。只见,那龙卷风不知何时已经将竹筏包了起来,王希死死地拽进手中的竹杖,想让竹筏稳定下来,他父亲手里抱着一具尸体,奋力把尸体往竹筏上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竹筏剧烈的颤抖起来,出咕噜、咕噜的怪声,隐约出现散架的趋向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句不好,脚下步伐不由得变快几分,来到柳树旁边,一把拉住绳子,猛地用力朝岸边拉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用力,奇怪的事情生了,那绳子在水面凸出来一些,宛如被人拿起一般。更奇怪的是,凸出的那点,莫名其妙的就断了,断绳在河面荡起一层水花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会这样,先前绑绳子的时候,我们考虑过绳子会断,特意找了一条崭新的绳子,就是为了预防断绳,没想到绳子还是断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,那竹筏好像要散架了。”结巴在一旁,伸手指着木筏,急道。

    “郭胖子,结巴,你俩赶紧回村子坼几条木门下来。”我朝郭胖子招呼一声,就朝王希那个方向跑。

    刚跑两步,就觉得河边的气氛有些不对,原本电筒光照在河面会反射一些亮光。现在的电筒光照在河面好似照在无尽深渊一般,没得到任何反射,就连河面的水泽都显得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忽然,河面传来一道噗通声,想必是王希掉入河里的落水声。

    我心下大急,提着电筒就朝那个方向照去,黑漆漆的,什么也没有,隐约传来两道呼救声,“救命啊!”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快下水救人。”岸边那些村民也着急的很,一个个吆喝着。可,只要伸手碰到水面,立马退了回来,说:“水太冻,还没下去就会被冻住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他们是不是说的太夸张了?先前王希父亲下河的时候,也没这么冻,一个箭步来到河边,弯腰探了探水温,手刚深入水里,就感觉有股寒气渗入手掌,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