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40第240章空棺替╭莮罖の痛鉩加更

正文 240第240章空棺替╭莮罖の痛鉩加更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听到这声音,面色一喜,捂着有些红的脸,恶声说:“小子,你完蛋了,我兄弟就在火车站门口接我,今天不弄残你们,老子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还敢嚣张,老子最看不起你这种猥琐大叔。”王希讥笑一声,抬手又是一个耳光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我在一旁出声道,这倒不是我大善心,而是觉得王希既然回家准备丧事,最好还是少惹是非好,毕竟,这趟回家是冲丧事去,他的行为关系到诚意二字。

    那王希听我这么一说,疑惑的瞥了我一眼,也没说什么,冷哼一声,放下那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人生真的好奇怪,我本以为这对兄妹只是我人生的过客,没想到,接下来的生的事情,却让我与这对兄妹多了一丝羁绊。

    随着王希放下那中年男子,火车喇叭再次响起先前那道女声,“旅客们注意了,前方遇到崩山,火车暂时无法前行,我们将以最快的时间抢修,给您旅途带来不便,尽请谅解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火车内顿时沸腾起来,吵吵闹闹要下车退票,有些人甚至已经打开车窗玻璃跳了出去,大家都知道,遇到崩山,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抢修,倒不如跳下车,反正前方不远处就邵阳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们要不要跳下去?”结巴朝窗外探了探头,问我。

    “看看情况吧!离开春还有六七天时间,我们不急。”我淡淡的回了一句,向青玄子抛了一个询问的眼神,想问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微微睁开眼,在火车内打量一会儿,说:“时间不赶,在火车上等等吧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们几个人打消跳火车的念头,坐在那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王希领着王初瑶,背了一些行李,走到我面前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,火车崩山的地方就在我们村子附近,几位若不是嫌弃,可以到我家休息几晚,据我所知,这崩山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搞定,不知道几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意思我明白的很,表面上是请我们去他家休息几晚,实则,恐怕是打丧事的主意。若是放在平常,我或许会看看那丧事,而现在,人生地不熟,没多大兴致,就跟他说:“我们几个人去曲阳有些事,不方便不打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扰的,我爸妈好客,你们过去他们会很开心的。”王初瑶低着头,双手死劲搓衣襟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咱们在车上也无聊,倒不如去她家玩几天,刚才王希大哥不是说了么,要三天才能修好呢!”郭胖子双眼盯着王初瑶,给我打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扭过头,斜斜地瞥了他一眼,就说:“死胖子,你特么有女朋友了,给我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那郭胖子怪笑一声,拉了拉我衣袖,附耳道:“九哥,你误会了,我意思是,这王初瑶姑娘很适合你,你想想啊,那程小程的父母是一方富豪,二者家境相差太大,乔伊丝那就是个母老虎,娶了她,你以后的生活恐怕要在搓衣板上过,这王初瑶就不同了,乡村小姑娘,无论身世,相貌,跟九哥很是般配呢!”

    玛德,这死胖子竟然给我说起媒来,我瞪了他一眼,就对王初瑶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们恐怕没时间去你家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…你…朽木不可雕也!”郭胖子没好气地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王初瑶听我这么一说,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再说话,就站在我面前死活不走,那王希站在她旁边,两兄妹也不晓得在打么子注意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看你跟这兄妹两人有些缘分,倒不如去他们家看看,我在火车上休息几天,清理好前方崩山,我给你们打电话。”青玄子淡淡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瞥了他一眼,青玄子什么时候也爱管闲事了?他点了点头,伸手朝窗外指了指,意思是让我去。

    既然青玄子这么说了,我也不好矫情,就跟那兄妹俩说了一句实在话,“假如你们是请我去办丧事,价钱方面要先谈好,假如是请我们去坐坐,我们几个人就不去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那王希面色一喜,说:“听我爸妈说,奶奶可能熬不过今晚,我希望几位帮我看看丧事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想让你们办奶奶的丧事,让她老人家走的顺顺利利,至于价钱方面,按照衡阳的规矩来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没再说什么,就跟郭胖子、结巴俩人,将车窗玻璃掰了上去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跳下车后,我跟青玄子招呼几句,让他记得打电话,便跟王希兄妹俩朝火车轨道左边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我们下车后,那中年男子一直死死地盯着我们,眼神分外怨毒,好似恨不得将我们生撕。

    我们走了十来分钟。期间,王希给我说了一些他们村子的情况。他所在蜡树村较为贫穷,八十三户人家,虽说他们村子靠近邵阳市,但,交通闭塞的很,根本没有像样的马路,想要去邵阳市,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步行,二是自行车。

    我们这次比较幸运,崩山的地方正是他们村子附近的一座山,所以,我们只是走了二十分钟,便到了蜡树村。

    刚到村口,只见,这蜡树村三面环山,中间是一块平地,最前面是一条河,河面较宽,足有几十米,蜿蜒流向远处。

    村内一座座房错落有致,这些房屋多数是土砖房子,红砖房子只有三栋,外墙露出赤果果的红砖以及深色的水泥。

    村口有两颗大蜡树,刚好长在村口道路两旁,一左一右,树身格外粗壮,几个成年人都抱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家就在那。”站在村口,王希伸手指了指村西头的一栋土砖房子,说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房子不是很大,占地约摸三丈,门口旁边挂着一把锄头、一顶斗笠、雨披,看这情况,他家境也是够苦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随着王希兄妹俩朝那房子走去,刚到门口,就见到一位年近五旬的男子,神色匆匆地从房内走了出来,嘴里喊:“不得了啦,不得了啦!”

    ps:18点还有更新,这是替╭莮罖の痛鉩加更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