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9第239章空棺4

正文 239第239章空棺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闻言,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又在姑娘旁边那中年汉子身上瞥了一眼,好似知道什么一般,霍然起身,抬手一拳砸在中年汉子脸上,骂道:“草泥马,竟然敢对我妹妹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脾气咋还是这么暴躁,他…他…他没对我做什么。”那姑娘低声说了一句,朝里面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不由多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,这人外貌看上去五大八粗,没想到,对他妹妹却是呵护有加,是个合格的哥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挨揍的中年汉子,竟然没有还手,而是双眼怨毒的盯着我,看这样子,特么的是怪我咳嗽声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他,就跟郭胖子、结巴聊了起来,青玄子则依靠在窗户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十来分钟,那年轻男子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好几次想开口,最终没能开口,倒是郭胖子比较豁达,问他:“哥们,是不是有啥事?”

    那年轻男子愣了一下,开口就是一句江湖话,说:“听几位兄弟聊天,你们是八仙?专门抬棺材的?”

    郭胖子点了点头,不喜道:“咋了?看不起哥几个?”

    他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误会了,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请教几位兄弟,实不相瞒,我这次回家是因为我奶奶病危,听说活不了几天,在丧事方面想问问几位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朝郭胖子挥了挥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,就对那年轻男子说:“各地风俗有些不一样,我们那边的习俗,跟你们那边的习俗会存在一些差别,我们给不了你什么实际性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我不帮他,而是听他说他是回家,想必不是我们衡阳人,风俗肯定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这位兄弟,你知道邵阳么?挨着衡阳,很近,我初中毕业就在衡阳上班,你们这边的风俗跟我们那边大同小异,很多环节相同,所以,我才会请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一愣,就问他:“你们那边没有八仙么?怎么还要问我这个外地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边抬棺材不叫八仙,叫抬重者,他们只懂抬棺材,对于丧事那方面懂得不如你们这边八仙多,而我们那边办丧事的道士,多数都是滥竽充数。有本事的都是老人,那些老人上了年龄,身体诸多不便,不愿再办丧事,刚才看你旁边那两位兄弟对你的态度,我觉得你有本事,就想问问你。”他给我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想想也是,各地办丧事的人,参差不齐,有的地方办丧事的人,特有本事,有的地方却会出现一些滥竽充数的人,这跟当地习俗、环境以及经济条件有关。

    倘若那个地方习俗繁杂、环境优美、经济达,有几个正常人愿意干这行?这才造成一些地方办丧事的人,极度缺乏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些地方过于贫穷,没那么多钱财去办丧事,而是用祖上传来较为简单的方式,将死者送上山。这样造成办丧事的人没什么钱财赚,那行自然就会枯萎下去,说白了,这社会各行各业都是奔着钱去,没钱,谁愿意做?

    于是,我打算给他点意见,就问了他一些详细问题,他告诉我,他叫王希,他妹妹叫王初瑶,出生于邵阳市邵东县蜡树村,家境较为贫苦,兄妹俩人初中毕业,便到衡阳一家大型市上班,哥哥在市当保安,妹妹当收银员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早上,王希接到老家一个电话,说是他奶奶病危,兄妹俩人也顾不上刚从老家来衡阳没几天,便买了车票急匆匆地朝老家赶。

    听完他简单的自述后,我对这兄妹俩人印象还算可以,至少他俩在知道亲人要过世,第一时间就往家里赶,不像有些人,以各种理由去搪塞,推迟回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九哥,假如我奶奶仙逝,我们这些后人应该怎样表示孝心?”王希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没在乎我年龄比他小一岁叫了一声九哥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在第一时间赶回去,已属大孝,丧事上表现诚意点,再在棺材内给她老人家多一些衣物、陪葬品,烧东西的话,挑一些老人家生前喜欢的东西。”我给他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作法事的时候,脑子不要乱想,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办丧事,老人家才能走的顺顺利利。”青玄子微微睁开眼,在一旁插话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那王初瑶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低声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后人表示孝心这种问题不好回答,说市侩点,在丧事上表孝心,那是需要钱财,而这兄妹俩初中毕业便出来打工,肯定没啥钱财,那就只能在心意上做功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跟她说:“作法事的时候,后人多下跪。俗话说,后人跪一跪,死者贵三分,用你们的行动替死者赎罪,以求死者来世有个好出身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听后,对我们说了一声谢谢,掏了一个红包塞给我,说是心意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客气,接过红包,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,只要开口提到丧事,红包必须收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聊了一会儿,眼瞧火车就要到邵阳,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开口的中年男子开始刁难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瞥了王希一眼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,骂道:“崽子,老子忍了你个把小时,现在到了邵阳,你小子别想回去参加什么破丧事,给老子在邵阳乖乖地待几天,让你妹妹好好陪我。”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就知道这中年男子是邵阳人,在火车站应该有些关系,不然,也不敢说这话。

    那王希反应也是快,一把拽住他衣领,照着他肚子就是一拳,骂道:“到了邵阳又咋滴,别以为就你有关系,老子告诉你,老子初中毕业后在邵阳火车站混了半年时间,认识的人不比你少,玛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照着那中年男子,就是两个耳光煽了下去,嘴里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火车的喇叭响起一道女声,“旅客们请注意,邵阳站马上到了,请在邵阳下站的旅客们提好行李,准备下车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