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7第237章空棺2

正文 237第237章空棺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对于老人这种说法,我也是有些无奈,都说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,古时候有卖身葬父母一说。而现在,老人竟然沦落到将棺材本交到我这个外人手里,也不知老人那些子女有何感想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少部分老人,大多数老人还是相信子女会给自己办好一场丧事。

    我问那些老人为什么会相信我们八仙,他们说,这丧事价钱有镇政府的影子,他们相信的不单单是我们八仙,更是相信镇政府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老人一辈子经历过战火洗礼,深知和平年代来之不易,对镇政府自然有颗感恩的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,我一直在医院养伤,让我诧异的是,养伤的第二天,掺合这场丧事的八仙,先后进医院看病,好在都是一些陈年老病,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这一事件给正月的丧事又蒙上一层阴影,很多八仙都在祈祷正月不要死人。俗语说,阎王要人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天明,一个人要死,并不是自身能决定。在我走进抬棺匠的第五年时间,也就是2o11年,我又遇到一场正月丧事,那场丧事简直是旷古烁今,甚至上了当地报纸的头条新闻。

    正月初十,我办了出院手续,左手大拇指缠着厚厚的纱布,走出医院,突然想起好几天时间没看到郭胖子,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那货手机还是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便给他父亲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,说:“小九啊,太感谢你了,没想到你给小胖子介绍一个这么温柔、贤惠的堂客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我啥时候给郭胖子说媒了,就问他:“郭叔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三天前,小胖子带了一个漂亮妹子回家,说是你给他介绍的。小九啊,我先在电话给你道声谢谢了。来日,你到县城,我一定要好好款待你这个大恩人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更加疑惑了,就问他:“那妹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说:“张媛媛,咋了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大致上明白郭胖子的意思,那货估计是怕我反对他俩在一起,不好跟我明讲,便偷偷摸摸演了这一出。我特么也是醉了,那郭胖子跟张媛媛才认识多久,就往家里带?

    当即,我就问他,到底怎么回事。他说,三天前,郭胖子带张媛媛回家见父母,现在去了张媛媛父母家,具体是啥情况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听后,苦笑一声,说:“郭叔,等郭胖子回来后,让他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挂断电话,站在医院门口,一时之间,竟然不知去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结巴神色匆匆地走了过来,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,听说你今天出院,家里有点事担搁,来的有些晚了,咱们接下来要干吗?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我有些愣了,家,肯定不能回,眼下又有没其它事,在原地想了一会儿,离开春还有几天时间,趁这几天去一趟衡阳市看看陈天男跟他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跟他说,“先去趟衡阳,过几天跟青玄子去曲阳找蒋爷,你要是家里方便的话,可以跟我去曲阳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就站在我身旁,看那样子是打算跟着我走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坐客车去了衡阳,陈天男的家倒也好找,下午3点,我们已经出现在陈天男家。

    他父母很随和,不像有些有钱人势利眼,对我们一番嘘寒问暖,又问了一些近况,我们如实回答,他也没有看不起我们,反而说三百六十五行,行行出状元。

    这期间,陈天男跟他媳妇一直没出现,我有些忍不住,就问他父亲,陈天男哪去了。

    他说,“去丈母娘家拜年,过几天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话,我随意扯了几句,也没在他家久待,便带着结巴到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,一是等陈天男,二是打算在衡阳玩玩。毕竟,我一直在乡下长大,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去过县里,这衡阳市算是我第一次见到城市,多多少少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在衡阳玩了几天,那陈天男也不知道咋回事,一直没回来,眼瞧就要开春了,我没再等下去,给他父亲留了一句,儿孙自有儿孙福,切莫过多强求,只会适得其反,便到火车站买了三张第二天衡阳到曲阳的火车票。

    这第三张火车票,是替青玄子道长买的,去年我家迁坟的时候,他一而再的强调,让我跟他一起去曲阳,我便先替买了火车票。

    买完车票,我给青玄子打了电话,告诉他,车票是明天下午3点5o,我们约定明天在火车站的西门碰面。

    翌日,我跟结巴一大清早起了床,待在酒店也没啥事,而且消费高的要死,一个盒饭就是十几块钱,便直接去了火车站西门。

    我跟结巴的性子差不多,并没有花花心思,等人就等人,不会像郭胖子跟陈天男耐不住性子,跑网吧打游戏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在火车站待到中午一点的时候,青玄子身着一袭青色长袍出现在我们面前,他在我们身上打量几眼,笑了笑了,说:“几日不见,你名气可是越来越大了,没想到今日有幸跟咱们东兴镇鼎鼎大名的陈八仙,共乘一辆火车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您老别埋汰小子,比起您来,小子顶多算个刚入门的学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咱俩就别相互吹捧了,这位是?”他指了指我旁边的结巴问。

    说完,他面色一凝,在结巴脸上盯了一会儿,又掐指算了算,失声道:“这位小兄弟,你命中注定缺财,可这面相却是有财之人,二者相冲,你应该不是正常人,但是,我在你浑身上下瞧了一个遍,并未现你异常之处,如此以来,你的命恐怕活不长啊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愣了一下,当即就问他:“他说话结巴,可算异常?”

    说完,我让结巴说句话,他说:“道…道…道长,好!”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青玄子听了这话,面色猛地变了一下,一把抓住结巴的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