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6第236章空棺1

正文 236第236章空棺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结巴的话刚说完,那陈扒皮迫不及待的开口了,他说:“你个结巴懂个屁,老子入行十五年,对丧事了如指掌,倘若不是陈八仙在棺材底部贴红纸,那场百万丧事根本不会出事,刘凯更加不会疯,这一切的罪魁祸就是陈”

    “卧槽,陈扒皮,你特么要脸不,你怎么不说刘凯抢丧事。为了那场丧事,他把九伢子跟高佬关在牛栏,不是他挑事,九伢子能在棺材贴红纸?”老王朝着陈扒皮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说完,老王站起身,伸手指着坐在轮椅上的刘凯,说:“他现在已经疯了,我本来不想说他以前的丑事,现在陈扒皮既然拿他来做文章,老子也是豁出去了。大家试想一下,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,一个是东兴镇赫赫有名的黑八仙,一个学生被一个带黑的八仙威胁,殴打,他拿什么去反抗?不顾生命去对打吗?试问,你们年轻的时候,谁有这个胆子,除了贴红纸,我是想不出其它法子,庆幸的是,在丧事开始之前,那红纸被人现,撕了下去,而九伢子在那时候已经得到惩罚,今天,九伢子更是砍下自己大拇指,以此付出代价。至于陈扒皮说的,这场丧事的罪魁祸是九伢子,咱们可以将丧事的主家请来,让主家说句公道话,谁是谁非,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王坐了下去,双手交缠在胸前,也不再说话,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陈扒皮。

    那陈扒皮听老王这么一说,气呼呼地骂道:“你个独眼龙,陈八仙是你带进行,你自然替他说话,我不想跟你争论,大家看看你们的左手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左边,说:“那是刘凯,后面是他媳妇,他俩育有五个儿女,最大的今年念高三,最小的还在念初一,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,之所以当八仙,无非是为了赚钱养老婆孩子。他,陈九,因为钱财,竟然将刘凯害成这样,试问一下,这孤儿寡母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在台上看着陈扒皮侃侃而谈,心里尽是疑惑,那陈扒皮跟刘凯是一路货色,都是带黑的八仙,怎么今天口才变得这么好?甚至还会打悲情牌,正准备说话,刘为民站起身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陈扒皮,老班有句话说的好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我跟在刘凯身边三年,少说点,光这三年时间他至少捞了四五十万,养他老婆孩子自然不成问题,若是大家不信,我这有刘凯三年时间的账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一个本子,朝空中扬了扬,继续说:“其次,这次丧事是公平竞争,陈八仙脱颖而出,成了丧事的承接人。那刘凯不服气,将陈八仙跟高佬绑在牛栏,这才引出那么多事,谁是谁非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当然,陈八仙也有错,不该在棺材动手脚,不过,他已经得到该有的惩罚。再者,那红纸并没有生作用,咱们应该抱着宽容的心,去看待这件事,谁人年轻没办过几件错事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出口,礼堂内热闹起来,都在议论刘为民的话,反倒是陈扒皮恶狠狠地瞥了一眼刘为民,骂了一句,“叛徒,早晚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我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变化,身子越来越虚弱,血液不断地从体内流出,台面上那断指躺在血泊中,很是妖艳,好似在讥笑,又好似在警惕自己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大概热闹十来分钟,很多八仙站出来纷纷表态,其中以我们镇子的八仙为主,他们大多是揭露刘凯以往的种种恶事,有八仙提出反对意见,立马又被拿出的罪证驳了回去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我很感动,他们先前来的迟,并不像老王说的商量事,而是在找证据吧。不然,怎么会出现那么多证据,特别是刘为民手中的账本,成了这场八仙会的焦点。

    或许,那些外镇的八仙始终想不明白,一个农村办丧事的八仙,三年时间能赚这么多钱,再加上其他八仙列出来的罪证,他们选择相信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就这样,贴红纸事件揭了过去,我被送到医院包扎,老王说送县里把手指接上,我给拒绝了。这次断指不单单是给八仙们一个交代,更是提醒自己,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任何事,都不能做对死者不敬的事。

    八仙大会后来生啥事我不知道,我就知道,我成了东兴镇八仙的头子。

    在住院期间,镇长来医院找过我一次,让我给丧事订个大概的价位。之后,我跟老王、刘为民他们商量一番,给我们镇子的丧事订了三个价位,开小路的丧事费用不能过58oo,中路的费用不能过1oooo,大路的费用不能过8oo,更不能随意敲诈主家红包,一旦有八仙违反,东兴镇八仙集体抵制。

    这价钱是我跟老王他们商量一天一夜的结果,丧事费用不算高,一般家庭能拿得出来,我们八仙也能赚点钱。而所谓开小路、中路、大路,就是开路那天摆桌子的数量来决定,三张为小路,五张为中路,七张为大路。

    这三种路,所需要的八仙跟道士,自然也是随着桌子数量而增加,丧事费用自然会贵一些,选择开哪种路,由主家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我又在后面加了一条18oo块钱的丧事,这18oo的丧事很简单,只是破个煞,便可以将死者抬上山,这个价位是对那些贫苦家庭定的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四种价位并不是单单开路这一个环节,而是丧事所有环节,也包括抬棺材在内。

    这份价钱表一出,在我们镇子掀起轩然大波,大家都说,这是良心价,对我的评价高了几分。有些老人怕价钱变动,竟然提前将钱交到我手里,说是将来死的那天,让我去办丧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问那些老人原因,他们的说法差不多,都说,现在身上有点存款,怕被不孝子女坑了去,倒不如趁丧事价位低,将钱放在我们八仙这边,将来死后也有人办丧事。

    ps:晚点还有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