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5第235章八仙大会下

正文 235第235章八仙大会下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嗯?”我有些疑惑,就问老王,“那为什么让我上去讲话?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,听镇政府那边人说,镇长打算让你领着我们镇子的八仙,继续在东兴镇办丧事,但是,县里那些当官的说,我们镇子的八仙在棺材上动手脚,很容易招来百姓的怒火,从而生流血事件,甚至会闹出人命案,影响镇子的安定。”老王给我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刘为民在一旁插话,说:“陈八仙,这场八仙会,说是八个镇子的八仙联名举办,实则是镇长在后面使力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,咱们东兴镇的丧事,咱们自己人能办,不需要外人进来。而,我们镇子现在最有本领的八仙,就是你。可,你上场丧事在棺材上动了手脚,让其它镇子的八仙给知道了,他们在县里拿这事做话题,阻止你在我们镇子办丧事,这样以来,外镇人就能来我们镇子办丧事,咱们农村的经济来源少的可怜,丧事就成了香饽饽,所以,你在棺材上贴红纸的事,才会外镇的镇政府闹的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九伢子,等会镇长叫你上去讲话,你一定要处理好贴红纸的事。不然,我们镇子的丧事,只能让外人来办,现在已经有好几名八仙,跟外镇那些八仙联系了。”老王拍了拍了我肩膀。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上瞥了一眼,我一直以为这场八仙会,只是八仙内部的会议,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,更没想到,镇政府都会参合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,镇政府担忧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丧事打架,闹出人命案,在我们镇子生过几次,最严重的一次,县里派了好多公安下来,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我冲他们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右手不由自主地伸进裤兜,紧了紧里面的。

    忽然,台上那中年男子一掌拍在身前的台子上,怒道:“老祖宗传下来的丧事规矩,你们这些八仙忘得一干二净,只想着怎样多捞点钱,完全不顾主家的经济条件,这样跟强盗有什么差别,我作为一镇之长,对丧事风俗不是很了解,但是,我知道,我管辖内的地方,绝对不能出现因为丧事闹出人命案,我提议,我们镇子的丧事由陈八仙来规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招了招手,说:“陈八仙,你上来给大家说说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台下第一排有人提出反对意见,“一个在棺材上动手脚的八仙,哪有资格办丧事,我提议由我们柳杨镇的八仙来这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柳杨镇的八仙,也不是啥好鸟,我提议让我们粮市镇的八仙来这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林镇长、吴镇长,我们东兴镇的丧事,应该让我们内部解决,还轮不到两位插手吧!”那中年男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行,就看你们东兴镇咋解决,我只有一句话,一个在棺材动手脚的八仙,他已经失去职业道德,不配办丧事,一旦让他丧事,只会引更多案件,县里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八仙办丧事。”另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上来。给他们说说你的丧事经历。”那中年男子再次朝我招了招手,丝毫不提贴红纸的事,想必是有意替我掩盖。

    我冲他点了点头,站起身,走到台上,在礼堂内瞥了一眼,黑压压的一群人,门口站了很多普通老百姓,探头进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有些紧张,手心都是汗。深呼几口气,平复一下心态,缓缓开口,说:“我叫陈九,东兴镇,坳子村人士,今年十九岁,一名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台下传来一阵唏嘘声,我也没有在意,继续说:“作为一名新入行的八仙,我没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,就棺材贴红纸的事,我不想解释什么,说多了,显得我陈九虚伪,那事是我一时冲动犯下的过错,我承担下来了,不论刘凯为人如何,不论我陈九人品如何,也不论我跟他之间的恩恩怨怨,既然我在棺材上贴红纸,那就是我的错,就是我违反八仙的职业道德,为此,我愿意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从裤兜掏出,将左手放在台子上,举着,猛地朝大拇指劈了下来,很锋利,只是这么一下,大拇指与手掌分了家,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,殷红的鲜血将台面染红,台下一片哗然,议论纷纷,结巴好几次想冲上台,都被老王跟刘为民拉住。

    手掌传来的疼痛,让我差点晕了过去,我深呼几口气,让自己勉强镇定下来,缓缓地说:“作为八仙,我不敢说,我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,至少,我能在丧事上为老百姓解决一些难题,至少,我能本着自己的心去办丧事,至少,我不会为了钱得罪死者,我们八仙就该以死者为重,像我这种在棺材动手脚的八仙,就应该付出血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台下静了下来,谁也没有说话,整间礼堂静得落针可闻,手指的血越流越多,那些血顺着台面滴落在地,出滴答、滴答声。

    不知是失血过多,还是昨天夜里没睡觉的原因,我身子极度困乏,好几次差点摔倒,好在我前面有张台子,我用右手的手肘衬着台面,身子向前倾斜一点,才让自己勉强能站的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坐在第二排的陈扒皮有动作了,他先是站起身,拍了拍了手掌,讥笑道:“好一处苦肉计,一根手指头换一个人疯一辈子,陈八仙,你不觉得忒无耻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陈扒皮,你特么有没有良心,那刘凯疯了,跟九哥有屁关系啊,你不要忘了,那红纸在丧事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撕了,他后来出事,那是他平常坏事做多了,得到该得到的报应。”结巴霍然起身,伸手指着陈扒皮,一脸怒色的骂道。

    由于他说话结巴的原因,这话说了很长时间,但是,在场的八仙们也没人打岔,都耐着性子听他讲完,那陈扒皮好几次想打断,被第一排的中年汉子用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ps:明天开新剧情,容小九整理一下思路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