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3第233章八仙大会上

正文 233第233章八仙大会上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被郎高这么一推,我回过神来,朝山顶瞥了几眼,压下心中的惊讶,开始研究那两句的意思,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对郎高说出我的猜测,“他不配这三个字,应该是说余庆生不配娶阎十七的姐姐,至于最后那句苦衷,应该是说,阎十七的姐姐有苦衷,事情真相如何,或许,只有余老板跟阎十七的姐姐知道,恐怕死者也是一知半解。”

    郎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就问我:“为什么阎十七会说余老板不肯娶他姐姐?以余老板的性子,不可能不娶她吧?难道是那阎十七的姐姐太丑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阎十七的五官还算可以,他姐姐应该差不到哪去,余老板不肯娶那女人,或许是死者在中间作祟吧,具体怎么回事,只有当事人知道。对了,咱们并没有找到阎十七的证据,你打算怎么处理他?”

    郎高苦笑一声,说:“24小时一到,必须放他离开,不然,我就是知法犯法。”说着,他叹出一口气,表情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我也不好多说什么,毕竟,能用的办法已经用了,没能找到证据,可能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将阎十七塞进车子,开车回镇子。路上,那阎十七醒了过来,也没吵闹,安安静静地坐在那,不知脑子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镇子,天已经蒙蒙亮,我们刚到派出所,就见到门口站了一个人,三十来岁的年龄,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,说是阎十七的律师,郎高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,将阎十七交给那人。

    弄完阎十七的事情后,我们的兴致不是很高,总觉得就这样放走阎十七,对不起镇民,对不起死者,奈何,在法律跟证据面前,我们只能选择遵守国家制度。

    这时,郎高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给我递了一根烟,说:“陈八仙,别想那么多了,听说今天十点你们八仙开个八仙大会,你一整晚没睡觉,熬不熬得住?”

    我接过烟,点燃,深吸几口,说: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点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跟他打了一声招呼,就打算去镇上的旅社开房睡一会,走到一半时,我想起胡琴母女俩对我的态度,心中甚至疑惑,就直接朝医院走了去,打算从她身上找些证据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跟胡琴聊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她始终不愿意告诉我,余老板跟阎十七姐姐的事。直到早上八点半的时候,她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“老余把他姐给那啥了,我们哪有脸去告他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句话,让我分析出来一件事。阎十七的姐姐怀孕,并不是她自愿,而是被强jian,因为怀孕的原因,她便打算嫁给余老板,哪里晓得,余老板并不埋单,这才造成现在这副局面。

    弄清楚整件事后,我颇为无奈,没想到一场丧事隐含了这么多恩怨情仇在里面,谁对谁错,我没有资格去评论,也不想去评论。我只能说一句,人在做,天在看,无论行善也好,做恶也罢,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。

    那余老板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三个老婆、十几个子女的性命以及一双腿,至于阎十七,我相信他早晚会得到报应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证明我想法是正确的,多年后,因为一口特殊的棺材,我去了一趟香港,在那里得知阎十七的消息,他回到香港后,并没有活多长时间,在经过一家棺材铺的时候,那棺材铺忽然坍塌,他被四五口棺材压在下面,活生生地压死。

    或许,人生就这样,正如佛教说的一句禅语,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从医院走出来后,也不知怎么回事,先前的困意全无,我去了一趟死者的灵堂,现那里已经被推倒,中间搭了一个架子,上面有些微弱的火苗在跳动,旁边尽是丧事剩下白麻、柏树枝。

    我朝那架子作了一个揖,将丧事剩下的东西,悉数捡起来丢进那木灰堆,算是对死者的一种慰问吧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,天已经大亮,镇上不少店子开始营业,我找一家卖丧事用品的店铺,买了一些蜡烛元宝,分成两份,又找了一条三岔路口,一份烧给死者,一份烧给阎十七的姐姐,两个苦命的女人。注:我们那边的习俗,站在三岔路口烧黄纸、蜡烛元宝,心里默念那人的名字,这些东西就能烧给死者。

    待烧完黄纸,我去了一趟墓碑店,在那里洗漱一番,整了整衣服,又特意将头弄了一下。

    本来我没有这么讲究,但,想起刘为民跟我说过,十点的八仙会很重要,有必要整整衣服跟头。

    弄好头,我朝镜子瞥了一眼,三七分,很不错的型。这时,阿大走了过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微微一愣,说:“陈八仙,没看出来啊,小伙挺帅的吖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没说什么,就问他要一把,他问我要干吗?我说有用,他又问有啥用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就说:“有些事情,既然做了,自然要付出血的代价,不然,难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他好似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,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刘凯!”我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,从他手中拿过装在口袋,头也没回的朝镇政府门前的礼堂走去。身后传来阿大的声音,“陈八仙,马上开春了,蒋爷在曲阳等你,你特么千万别做傻事!”

    我停住身形,朝后面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知道了,便朝礼堂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礼堂时,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9点半,那礼堂门口很是热闹,有几十号人站在那,都是一些陌生面孔,我从来没见过,想必是外镇的八仙。

    让我诧异的是,我在人群找了老半天,愣是没看到一个当地的八仙。

    这八仙会在我们东兴镇举办,为什么外镇的八仙比我们当地的八仙还要来的早?这情况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哟呵,陈八仙,咱俩又见面了,今天你可要给我们大伙一个满意的交待。”一道略带讽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