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30第230章阳棺82

正文 230第230章阳棺8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真能见鬼?”刘为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实话,我心里也没有底,这只是一个传闻,是真是假,难以辨别,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万一有用呢?

    那些八仙听我这么一说,齐声叫好,“恶人就要用恶办法去治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扯了几句,大家各自回家,有几个八仙想去坟头去凑热闹,被我制止了。

    散场后,刘为民找到我,说:“陈八仙,今晚不要弄的太晚,明天咱们镇子开八仙会,你是咱们的脸面,一定要打足精神,别给东兴镇丢脸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我自有分寸,对了,刘凯疯了,水云真人那边有啥反应没?”

    “没啥反应,很多八仙说,水云真人已经放弃东兴镇,回来后,可能会到别的镇子去。”刘为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去别的镇子?”我低声嘀咕一声,刘凯是水云真人小舅子,现在刘凯疯了,或多或少都有我的原因,以水云真人的性子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,再说,每个镇子都有一批道士跟八仙,哪能轻易插足进去,他现在沉默不言,十之是酝酿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知咋回事,我又想起水明真人,自从开路消失后,这人一直没有出现,他的去向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回香港,二是以他的风水本领,可能去了曲阳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我对刘为民说:“有水云真人的消息,记得通知我一句,让我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,“你现在跟我搅合到一起,不怕水云真人怪罪下来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怕啊,哪能不怕,但,你是我们东兴镇的本土人,他是外地人,在你跟他之间,选择一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沉思一会儿,他继续说:“倘若刘凯没疯,我会选择水云真人,经过这事后,我宁可选择跟着你混饭吃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一句大实话,刘凯的黑势力太可怕了,咱们老百姓最怕的是啥?就是黑势力,现在刘凯疯了,接不到丧事,他的那些黑势力,应该也会随之解散,毕竟,黑势力也需要赚钱吃饭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别说什么跟不跟,大家齐心将镇子的丧事价钱稳定下来就行,不要黑心搞什么垄断,把丧事抬到天价,让老百姓死都不敢死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说:“陈八仙,我这辈子很少佩服人,今天不得不佩服你,希望,你将来在八仙这行混点名头出来后,不要忘了初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“明天在八仙会上,好好解释一下刘凯的事,处理好这事,将来东兴镇的八仙会以你为,你定下的价钱,就是咱们镇子的丧事价钱,当然,就个人而言,咱们八仙也要吃饭、养老婆孩子,价钱别太低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在路边叫了一辆摩托车,回家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愣在原地,他这话的意思是,让我给丧事定个大概价钱,不能太高让老百姓死不起,又不能太低,让八仙们养不起老婆孩子。

    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脑子有些乱,一时之间也弄不明白,索性就不想了,明天八仙大会再说,倒不如先办好今晚的事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晚上九点多,给郭胖子打了一个电话,关机,我看时间离子时还早,就在镇上几家网吧窜了一个遍,没找到他的身影,这货到底哪去了?

    从网吧出来后,已经十点,压下心头的疑惑,直奔派出所,来到派出所一看,郎高将阎十七五花大绑放在门口,他则依靠在门头。

    见我来了后,他二话没说,脱掉身上的警服,就把阎十七塞进警车,开车直奔八里铺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问郎高这样会不会违法,他说:“管不了那么多,就这样放了他,派出所会被镇民们给坼了,只有先试试,希望你的办法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拉我去哪?我可告诉你,我的律师最迟明天早上就到了,你们这是私设公堂,会受到法律制裁。”那阎十七缩了缩脖子,表情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也有害怕的一天。”我瞥了他一眼,掏出八仙们的头在他面前扬了扬,说:“这是八仙们的头,我们这边有个传说,棺材下葬后,三天内八仙不能出现墓穴,不然会招来厄运见鬼,记得我第一次抬棺材的时候,去了一趟墓穴,真的就见到鬼了,希望你今晚能平安度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在头上扯了一根头,跟八仙们的头放在一块包起来,塞进阎十七口袋,说:“这头有我们八仙的气息,你利用阳棺害我们镇子的人,就不要怪我用非常手段,若是要告我们,你随意,只要你能找到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,快拿出去啊,我不要见鬼。”那阎十七尖叫一声,好似很害怕鬼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朝郎高打了一个询问的眼神,他扬了扬手中的录音笔,没有说话,开着车子前行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开到八里铺,我们抬着阎十七下了车,夜,黑的有些离谱,无尽绵延的黑覆盖了整个天空,天边偶尔会闪现两三颗星星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下车后,那阎十七吵闹的很,我朝他嘴里塞了一双袜子,怕他吐掉,又用胶布封了一下,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郎高说太黑看不见路,要打手电筒,我说,咱们干的这事,见不得光,最好黑着干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俩人摸黑抬着阎十七走到死者坟头,我掏出手机,借着微弱的光芒,朝四周看了一下,坟头不远处有颗歪脖子树,仔细看了一下,这树有些奇怪,一根枝干横在那里,特别直。

    我们俩人忙碌一会,就把阎十七绑在那歪脖子树上,然后,在坟头附近找来一些上午丢弃的白麻,结成一根绳子,一头放在坟头的正上方,一头绑在阎十七脚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深呼一口气,怕阎十七身上带着护身符之类的东西,在他身上摸索一番,还真别说,他脖子上戴了一块玉观音,入手的感觉很滑,看这样式,应该是开过光。

    ps:晚点还有一章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