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28第228章阳棺80

正文 228第228章阳棺8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挖个小坑埋点东西,念些咒文就行了,有没有用,就看她们的造化。”我淡淡地解释一句,就让八仙在坟头旁边挖了一个小坑,大概三十公分深,十公分宽。

    然后,在余老板身上扯了一些头、血液、指甲,衣物以及牙齿,用黄纸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到这牙齿,要感谢郭胖子,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,从余老板嘴里活生生掰出一颗牙齿,那场面就算现在想起,也忍俊不已。

    包好这些东西,我将它放入小坑,覆盖泥土,又念了一些咒文,一直到下午两点,才算完成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歇息一会,郭胖子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哥,这么简单就能增强运势?赶紧替我种一个,我要走桃花运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,说:“种生基分很多种,我种的这种生基,只适合父母逝世不久,算不上真正的种生基,算是一种祈祷,真正的种生基,只有那些道行高深的道士才能种,我这种半桶水,也就会点入门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九哥,照你这么一说,那些有道行的道士,只要给自己种生基,那不是想要多少美女都行,哪里还要苦修,当破道士。”郭胖子揉了揉屁股,不甘地说。

    我斜着眼瞥了他一下,说:“你以为天命那么好违?命里注定有的东西,早晚会有,命里注定没有的东西,就算用手段暂时拿了过来,时候到了还是会失去,甚至会带走人身上的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一手搭在郭胖子肩头,“所以啊,人生莫强求,顺其自然就好,不要像那些玄幻的主角一样,动不动就是逆天改命,老天没欠你啥,活好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一把打掉我手,说:“九哥,你肯定不想替我种生基,故意撒谎骗我。艾!看来我兄弟又要孤单一段时间了。”说完,他朝裤裆瞥了一眼,那表情yin荡的很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闹了,赶紧回镇子吧!肚子饿的很。”我没有搭理他,朝八仙们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叻!吃大餐。”八仙们欢雀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将坟头收拾一番,就准备回镇子,可,眼下有两个人成了我们的难题,一是余老板,二是阎十七。

    余老板倒好解决,抬回镇子就行,那阎十七成了我们最大的难题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惯,害人者有两个办法,一是交给镇政府,二是在槐树下倒掉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我们商量一会儿,最终决定将阎十七交给镇政府处理,让法律严惩他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我从地面背起余老板,让郭胖子跟结巴在后面帮忙托着点,那阎十七则让老王跟刘为民等八仙押着。

    走到大马路,阿大给他兄弟打电话叫来一辆车,车我们回镇子。

    颠簸一个半小时,回到镇子,我跟八仙们约定晚上八仙一起吃大餐,顺便结算工资,他们答应下来,便各忙各的去了。

    跟那些八仙暂别后,我背着余老板直奔医院,结巴跟郭胖子跟在我身后,而老王则押着阎十七去派出所去立案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,结巴迫不及待的去看他母亲,我背着余老板办了入院手续,将他交给医生,正准备问郭胖子要胡琴的病房号,一转身,才现郭胖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找医院的医院人员问了胡琴的病房号,推开门走了进去,胡琴母女俩已经好了,坐在病床上聊天,除了脸色有些惨白,其它方面倒也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她们见到我,愣了一下,胡琴紧张地问:“婆婆的丧事顺利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嗯,还算顺利,正月十五后,你请人在坟头彻个围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问我原因,我将坟头生的事情悉数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听后,木讷的点了点头,眼角有些湿润,说:“这一切都是命,没想到十七竟然看到那一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跟阎十七之间到底有什么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面露凝色,摇了摇头,说:“那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,我只能告诉你,老余断脚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有些急了,就问:“小姨,到底是啥事?”

    她面色变了一下,朝我挥了挥手,说:“我累了,要休息了,你早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我还想问什么,但是,看到她那副表情,打消了这个念头,管那么多干吗?丧事完成就行了,也没想到那么多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后,我去看了一下高佬,他身子恢复的很好。又去看了结巴他母亲一眼,他母亲好似不咋欢迎我,匆匆说了几句吉祥话,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医院溜达一会儿,寻找郭胖子的身影,那货好似人间蒸一般,打他手机,只有一句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
    真特么日了狗,那货十之又去找张媛媛了,我暗骂一句,悻悻地离开医院,在镇子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,朝派出所去了,想看看郎高怎样处理阎十七。

    刚到派出所门口,就见到阎十七咆哮的声音,“我一没杀人,二没抢劫,你们有什么权利关押我,倘若能拿得出证据,我肯定伏法,拿不出证据,你们派出所等着吃官司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特么愣住了,他说的这话,好像真是那么回事,所有事情,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主谋,就连他最后推余老板下墓穴,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砸伤余老板的是我们八仙,因为那棺材是我们八仙手中滑出去,他顶多算个从犯。

    玛德,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,他为什么敢出现在墓穴,敢情他一直在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撒开步子跑进派出所,直奔郎高办公室,见阎十七坐在凳子上,手上戴着手铐,翘着二郎腿,一脸不屑的看着郎高,说:“郎所长,咱们都是聪明人,你应该懂得这种事闹到法院,吃亏的是你们派出所,搞不好你头上的乌纱帽不保,赶紧放了我,息事宁人。”

    ps:求票票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