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23第223章阳棺75

正文 223第223章阳棺7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叹出一口气,说:“那墓穴不能用,需要重新挖墓穴。”

    老王在我头上敲了一下,骂道:“九伢子,你没烧吧?哪有给死者挖两处墓穴的道理,这不是诅咒主家么?”

    他这话提醒我了,一人一穴,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就算要迁坟也需要等上三年,也就是说,明知这处地方是断子绝孙之地,也必须将死者葬在这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选厉害的八仙来办这场丧事。玛德,这是赤果果的打脸,故意让八仙看出这墓穴有问题,又不得不将死者埋下去,以此达到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老王见我愣没有理他,推了我一把,疑惑地问:“九伢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墓穴不能用?”

    “那山无气、无势,是断子绝孙之地,咱们一旦将死者抬上去,下葬,不但主家会断子绝孙,咱们八仙也会倒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猛地想起全镇挂白的事,难道…他们是利用这墓穴与阳棺,让我们全镇的人陪葬?天呐,他们不会这么绝吧!我们镇子的人可没得罪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陌生电话,接通,电话里头传来一道急促的女声,那人说:“明明,不得了啦,医院好多人像你妈一样,四肢抽搐,口吐白沫,压根没有病房让你妈住,你赶紧回来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知道电话那头应该是结巴的三婶,也不好问什么,就把电话交给结巴,让他问清楚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结巴接过电话,问了几句话,脸色剧变,越来越难看,大概过了三分钟,他挂断电话,沉声道:“九哥,这场丧事不简单,镇上不少人都住到医院去了,都是女性,跟我妈的症状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紧,怎么会怎样?要说结巴母亲四肢抽搐,口吐白沫,那是看到棺材冲到煞气。可,镇里那些女性又咋解释?送葬这一路走来,压根没人撞见棺材啊!

    到底是哪出问题了?难道真是全镇挂白的原因?倘若真是挂白的原因,每家每户都挂了一些白,怎么单单女性出现这种现象,男性却没事?这根本说不通啊!

    忽然,八仙们的电话先后响了起来,顿时,电话铃声不绝于耳,待八仙们接完电话,面色都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王一把抓住我肩头,声音有些急促:“九伢子,咋办喽,我媳妇打电话打电话来,她妹妹住院了,跟结巴的母亲症状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闺女在镇上拜年,也出事了。”刘为民急道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镇上的侄女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镇上的外甥女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心下有些着急,这么多人出事,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些人出事跟丧事肯定有关系。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想了一会儿,就让他们先不要急,说:“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是她们跟某样东西犯冲了,找出那样东西,再破除,应该会没事,咱们现在的任务是找出她们共同接触了哪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棺材的问题?”老王说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应该不是,这棺材出了灵堂后,只有结巴他母亲撞见了,其她人,那个时候应该在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记得你让余小姐在白麻上面贴了红纸,是不是有些人没有贴红纸,才会变成这样?”结巴挠了挠后脑勺说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,我前天在镇上逛了一天,镇上每家每户都贴了红纸。再说,你家在镇子出口处,压根就没挂白。”刘为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随后,不少八仙提出意见,都被我一一给否定了。这时,领头那道士一句话提醒了我,他说:“陈八仙,咱们在这干着急也没用,要不打个电话给马海,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的马海,就是我留在镇上的道士。我掏出他要个电话号码,就给马海打了一个电话,开门见山地问他:“你在灵堂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没有啊,一切很正常,你们走后,我将灵堂内的花圈、礼花搬了出来,再将灵堂推倒,现在正在烧丧事剩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隐约好像抓住什么,就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推的灵堂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你们走后的半个小时。”他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半小时?那个时候,我们好像正在抬棺材上车,难道结巴的母亲不是撞见棺材中了煞,而是因为灵堂推倒的那一瞬间,她母亲应声倒地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极有可能是灵堂有问题。想通这些,我立马跟他说:“花圈什么的,别送八里铺来,跟灵堂一起烧了,记住,搭建的灵堂的东西,全部焚烧,一样不要留。”

    那人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在八仙们脸上一一扫过,他们面色有些着急,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怀疑是灵堂的问题,当初灵堂的高度过我们镇子所有的房屋,虽然后来被八仙们用黑布盖住顶端,可能没起到什么用,再加上全镇挂白以及阳棺这些因素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一部分女性没事?全镇男性没问题?”老王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刚才也想过,只有一个可能,那些男性没问题,应该是我让余倩在白麻上贴了红纸,红纸属阴,男性属阳,阴阳相融,那些红纸替男性抵挡一灾,至于为什么一部分女性,那就需要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,才能能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问老王:“你小姨子今年多少岁?

    “38岁,咋了?”

    我记下这个数字,又问刘为民:“你闺女多大?”

    “14岁,今年念初二,这几天一直在镇上我弟家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果真是这样,又问了其他八仙他们家亲戚都什么年龄。

    “26岁。”

    “5o岁。”

    “38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岁数,我心中那个想法,越来越肯定了,死者今年86岁,生肖属猴,而八仙们的亲戚全是属猴,也就是说,这些人会出现这种现象,是跟死者的生肖相冲,那灵堂起到一个媒介的作用。

    ps:这几天一直在医院,今天才回来,更新慢了点,上次承诺的加更,这几天弄出来。求推荐票,月票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