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22第222章阳棺74

正文 222第222章阳棺7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电话那头说了一句什么,我没听到,就听到结巴说:“三婶,谢谢您。”想必是电话那头答应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挂断电话,将手机交给我,也没说什么,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,上面有些露水,他脱掉外套把上面的露水擦掉,再把衣服翻过来盖在石头上,然后将他妈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结巴,你这是干吗?”我走了过去,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送我妈去医院,咱们就会少个八仙,棺材没有十六名八仙抬不动,我不能在这时候离开。”结巴伸手在那妇人脸色抚摸一下,眼角有些润湿。

    “你…?”我开口想说什么,却现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,开不了腔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别劝我,自古忠孝两难全,我既然当了八仙,就要对死者负责,哪怕生任何意外,也绝对不会在半途抛弃死者。”说着,他眼泪吧唧吧唧地掉在那妇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结巴,你tm疯了,你妈成这样了,你特么还想着抬棺材,想钱想疯了啊!”郭胖子走了过去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胖子,回来,你特么什么都不懂,就别tm捣乱。”我朝郭胖子吼了一句,心里难受至极,对于结巴这种行为,我不知道说什么,一方面是那妇人冲了煞气,一方面是死者的棺材急需人抬,倘若生在我身上,我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抉择。或许我会跟结巴一样,选择继续抬棺材吧!

    结巴捂着脸,也没怪郭胖子,说:“九哥,我们走吧,再耽误下去,天就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眼角有些湿润,转身,准备上车,就见到八仙们站在货车旁边,一个个沉着脸,没有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结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朝他们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八仙的骄傲!”那些八仙愣了一下,朝着结巴弯了弯腰,齐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结巴微微一愣,说:“这是八仙的职业道德。”说完这话,他眼泪如喷泉一般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整个场面静了大概一分钟时间,所有八仙都默不作声,余老板跟阿大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见结巴走了过来,他俩一把跪在结巴面前,语气诚恳之极:“谢谢您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结巴将他俩扶了起来,说:“这是我们八仙该做的,你们没必要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结巴走到货车前头,坐了下去,依靠在座位上,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懂他心里的苦,要想做一名合格的八仙,在面临各种选择的时候,都是以死者为重。这话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是万般难。在场的八仙,连同我在内,在遇到这种事,没一个人能像结巴一样毫不犹豫选择死者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职业道德,自于内心对职业的尊重,对死者的尊重。在外人眼里,我们八仙只是一群装神弄鬼的人,赚着死人的冤枉钱,有些出事的主家,甚至会用世上最恶毒的话去诅咒我们,然,又有几人能明白我们八仙的苦?又有几人真正懂得我们八仙?懂我们的无奈、懂我们的辛酸,懂我们的酸甜苦辣?

    扯得有些远了,言归正传。我们十几名八仙,先后上了货车,这货车前头只有两排座位,坐不了那么多人,我就让剩下的八仙坐在货车后面的车厢里,守着棺材。

    一路颠颠簸簸,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,这期间,每隔三分钟,我会朝货车窗外撒一些黄纸,燃烧一封鞭炮丢到外面,算是买路钱。

    到了八里铺后,已经接近早上八点钟,天边的太阳露出毛毛尖,暗红色的阳光照在地头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可,我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美丽的晨景。待货车挺稳后,我让阿大给司机塞了一个红包、一包白沙烟,最后朝说了一大堆吉祥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下了车,打开车厢,在货车内烧了一些黄纸,放了一封鞭炮,将棺材移下来后,又烧了一些黄纸,放了几封鞭炮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那司机开着货车掉了一个头,回镇子。我们二十个人围在棺材面前,商量怎样将棺材弄上山。

    我先是问刘为民墓穴在哪,他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高山,说:“那墓穴是我们这伙八仙挖的,真特么奇怪,竟然将墓穴挖在山顶,说什么顶峰聚四方气,能让后人的快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只见,那山拔地而起,足有七八丈之高,巍然起立在那,四周尽是一些小山,约摸一两丈高,那山成独立之姿。

    就风水学来说,光看这山势就是一块宝地,大有气压群雄的魄力在里面。但,美中不足的是,那山在半腰的位置有道缺口,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缺口,在风水上叫泄龙,意思是这口子会将整坐山的气泄了出去,具体会泄出去多少,视山势以及周遭的环境影响,葬经有云:势来形止,是谓全气,全气之地,当葬其中,势成形缺,山水贵合,气之溃散,当求其顶。

    按照葬经的话,将墓穴葬在顶端,倒也说的过去,现在就需要看这山周遭的水怎样,就如葬经说的,山水贵合,山与水要出现山水相依、山水相伴之势,这墓穴才能挖在山顶。

    我顺着那山朝下方望去,微微一愣,怎么会这样?只见,山脚是一方水库,约摸十来丈宽的河面,那山的三面立于水库,唯有后头靠近6地。

    这压根不是山水相依之势,而是山立于水,以三面邻三水,绝了山势,倘若没有猜错,山的后头应该有大片柳树,这样以来,那山就是以水绝势,以柳树绝气,成了断子绝孙之地。

    玛德,那阎十七跟水明真人也够缺德,在棺材上动手脚不算完事,竟然还在墓穴动手脚。

    要知道风水师一行,有三不看的行业准则,一不看断子绝孙之地,二不看积怨成阴之地,三不看破财伤命之地,这是风水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,哪怕风水师给主家找块贫地,也不能触犯这三地,一旦违之,会招来天祸,瞎眼或短命。

    真特么日了狗,那阎十七到底给了水明真人什么好处,让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找这么一处葬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