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20第220章阳棺72

正文 220第220章阳棺7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完,我头也没回的朝棺材走了过去。√怎样选择是他的事,至于我的话,那是实打实真话,只要他今天敢半途离开,来日他家需要八仙,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,阻止别的八仙去抬棺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既然走进八仙这一行,就必须尊重行规,尊重死者、尊重老祖宗传下来的习俗。假如连八仙本身都不去尊重这些东西,那些普通人如何去尊重?到头来只会断了老祖宗的传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行规跟习俗方面,我有些偏执,甚至可以说有些变态。毕竟,人无完人,每个人都有缺点,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那刘大见我飙了,他愣了一下,好似在想什么,最终撒开步子朝镇子走了回去,看这样子,他是铁了心要走。

    刘为民上前一步,正准备叫停他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冷声说:“他今日离开,违背了咱们八仙最基本的职业道德,将来他家需要八仙,休怪我陈九无情。”

    刘为民苦笑一声,摇了摇头,说:“你这是以牙还牙啊!唉!希望这办法有效,这样以来,咱们八仙就没人敢将半途而退了,死者也可以顺顺利利下葬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双眼死死地盯着刘大的背影,心里冷笑连连,这棺材能不能抬,我心里非常清楚,只要十六个八仙齐心,绝对可以抬上山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走,恐怕只是因为棺材太重,我们八仙中有不少这样的人,只要棺材出现一点点问题,立马撒手就走,丝毫不顾死者、职业道德这些东西,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走了过来,问我:“现在咋办?十六名八仙抬棺材都有些吃力,现在走了一个八仙,那个部位就会少个人,这棺材到了八里铺恐怕难以抬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不信少了他,棺材就会停在这里。”我淡淡地回了一句,给八仙们派了一轮烟,招呼他们休息一会儿,等会一口气将棺材抬上车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这么一闹,八仙们的兴致不是很高,坐在地头抽闷烟,都在想这棺材怎么办。

    大家过了七八分钟时间,结巴有些急了,说:“九哥,快六点了,棺材在马路边上摆久了不好,咱们先将棺材弄到货车上,到了八里铺再想办法抬棺材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疑惑的看着结巴,按道理来说,送抬棺材上山,那是主家该着急的,结巴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抬手指了指不远处,说:“我家离这近,我妈为了锻炼身体,早上会出来跑一会儿,我怕她等会出来跑步撞见棺材,她身体本来就不好,大清早撞见棺材会加重她的病情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结巴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,隐约能看到一栋较为破旧的土砖屋,窗口亮着一盏灯火,想必那房子的主人应该起床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算是明白结巴的担心,点了点头,当即吆喝一声,让八仙们搭把手,准备将棺材抬上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眼尖的看到货车前头出现一道熟悉的影响,不是别人,正是老王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愣,他不是怕正月抬棺招来厄运么?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来的有点晚了,还有红包拿没?”老王笑呵呵地走了过来,伸手向我讨要红包。

    “喏,刚走一个人,正好空了一个红包出来。”我压下心头的疑惑,也不知道老王来干吗,就给他递了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老王轻咦一声,接过红包,在我们身上打量一眼,惊讶地问:“九伢子,你在搞么子名堂,这里的八仙不止八名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将棺材的重量说了一下,又把八抬八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听后,赞许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不错,这主意都让你想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摸了摸头,就问他咋来了,他说:“大正月抬龙柩,我跟高佬没一个人在你身边,不放心啊,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了好久,若是平常说这话,或许不怎么在意。毕竟,老一辈人不放心年轻人办事,过来掌舵很正常。但是,过年那天老王已经说了,他的眼睛就是正月抬棺造成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依旧跑了过来,理由只有一句话,不放心我。说不感动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老王见我愣在那,笑呵呵地说:“别傻愣着了,我没你想象那般伟大,我这次过来,一是掌舵,二是给抬棺材的八仙们带了一个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十多把三角形的尺子,细数之下,十六把尺子。

    我从他手上拿过一把尺子,仔细瞧了一下,这尺子是檀木做的,浑身散着一股淡香,上面雕刻着度数,大概有五公分,好像是木匠量角的工具,三菱尺,拿这玩意来干嘛?

    我就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说:“这是你父亲让我带来的东西,他说这尺子有大用,每人佩戴一把能辟邪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勒!独眼龙,一把尺子就能辟邪了?”刘为民从棺材旁边走了过来,一掌拍在老王肩头上,说:“独眼龙,啥时候学会吹牛逼了?有空教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滚,刘麻子,老子不想跟没良心的八仙说话!”老王一把打掉刘为民的手,怒道:“你跟着刘凯那畜生去坑人就行了,别把我们的陈八仙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,刘凯疯了,这场丧事生很多事,暂时跟你说不清楚。大致上是,在场的八仙都是有血性的汉子,值得相信,时间有些急,你先别管这些,赶紧说说这尺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急道。

    老王愣了一下,也没给刘为民好脸色看,看来俩人的恩怨挺重,他说:“听你父亲说,这些尺子的材料是棺材的边角料,用墨斗弹线过,又用朱砂在上面开了红,最重要的是,做这些尺子的时候,你父亲念了鲁班词,他说能辟邪,肯定就能辟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拿着尺子翻了一下,尺子的最上面的那个角内侧有个红点点,想必是朱砂,尺子的刻度是黑色,应该是墨斗线弄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鲁班词,我以前听老秀才说过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