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15第215章阳棺67

正文 215第215章阳棺6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结巴听后,点了点头,朝我弯了弯腰,说:“九哥,你是我一辈子的九哥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有些耳熟,好似当初郭胖子说过,我笑了笑,在他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说:“用心学,以后抬棺匠这行,就靠我们这些年轻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拉着结巴来到棺材前,又让其他八仙将棺材盖挪了过来,那棺材盖有些重,五个八仙挪的有些吃力,一边挪着棺材盖,一边抱怨道:“棺材盖就这么重,整口棺材那得多重啊,哪里抬得动喽!”

    我不好说什么,只能当作没听到。毕竟,我是这场丧事的承接人,有些事情是不能明说的。再说直白点,我们做丧事带点坑人的性质在里面,就算明知棺材有问题,也不能对别人说,因为一旦说了,没人愿意抬了,这也是我们这行的无奈。

    待他们将棺材盖挪过来,我让阿大跪在棺材前头烧黄纸,又让那道士在一旁朗诵经文,值得一提的是,我让其中一个道士用铜锣装上一点清水,放在棺材下面,主要是怕棺材阳气太重,封棺那一下,会让阳气伤到死者,这水能起到缓冲的作用。

    准备好后,我先朝棺材作了三个揖,让其他八仙搭把手将棺材盖,盖了上去。然后拿过锤子跟寿钉,第一根寿钉是钉在主钉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我将寿钉放在主钉位置,朝手掌吐了一口唾沫,搓了搓。之所以朝手掌吐唾液,主要是防滑,怕用力过大,锤子从手里滑出去砸到人。

    我一手扶着寿钉,一手举着戳子,照着寿钉猛地砸了下去,也不晓得砸回事,我明显是对照寿钉砸的。可,锤子锤下去的地方却是棺材盖。

    难道眼花了?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深呼一口气,用力眨了眨眼睛,让眼睛适应一下,举着锤子再次砸了下去,砰的一声,锤子还是砸在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玛德,怎么这么邪门?

    一连试了五六锤,每一锤都砸在棺材盖上,压根砸不着寿钉。这下,一旁的八仙闹了起来,都说这棺材有问题,不肯抬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吵闹,将锤子交给结巴,说:“你来试试!”

    他接过锤子,学着我的样子,举起锤子,我们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中的锤子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锤子砸在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若说我眼花,砸不到寿钉,那结巴这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道…死者,不肯封棺下葬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背后一凉,都要封棺了,死者还要闹事?这情况有些不对啊!

    当即,又让郭胖子跟刘为民试了一下,他们也是这般,锤子全砸在棺材盖上,好在这棺材盖是金丝楠木做的。不然,这么多锤下去,棺材早就散了架。

    咋办?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了?

    灵堂内静了下来,谁也不敢说话,有几个八仙迈开步子想逃离灵堂,被刘为民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脑子都在想,哪里出现问题了。就在这时,结巴说了一句话,令我茅塞顿开,他说:“我以前见人办丧事,第一锤都是死者嫡系子孙,是不是这里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铆入寿钉,历来的第一锤都是嫡亲子孙,亲自封棺。而这场丧事出的事情太多,死者嫡亲子孙几乎死光了,就剩下余倩、胡琴跟余老板。

    这铆入寿钉,不能让女性执锤,据说是女性身上阴气太多,对死者不敬,那么只剩下一个人,余老板。

    可,情况又有些不对,余老板亲手掐死他母亲,死者怎么可能会同意让他执锤铆入寿钉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打算让阿大来试试,他是死者的堂侄,虽然算不上是嫡亲,但,好歹是娘家人,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即,我朝阿大招了招手,将事情跟他说了一下,把锤子交给他,就让他锤这第一锤。

    他没说什么,接过锤子,照着寿钉锤了下去。玛德,还是那样,捶在棺材盖上,这特么太不应该了,在这场丧事中,阿大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死者怎么可能会拒绝他?

    “九哥,要不要请余老板来试试?”结巴在一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一出现在灵堂内,肯定会闹怪事。”我直接拒绝结巴的提议,哪有让杀人凶手给死者铆入寿钉的,这不但是对死者的亵渎,更是挑战传统习俗,葬经有云:“父母通阴阳,功夺造化,是为反气之骨,以仇滋怨所生之法也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很明显,仇人不能出现在灵堂,一旦出现,只会让死者的怨气增深。假如把余老板请来,加深死者的怨气,别说他会出事,就连我们这些八仙也可能会跟着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事关自身生死,不但我不同意,一旁的八仙也吵闹的骂结巴不懂事,不要乱说话。

    咋办?这两个字徘徊在我们脑中,大概过了三四分钟,谁也没有想出来一个办法。反倒是阿大有所动作了,他给我们一人派了一支烟,说:“各位,我只想让姑妈顺顺利利下葬,要不请余庆生那个畜生来试试?他毕竟是姑妈的亲生儿子,指不定姑妈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有些苦涩,想必内心也比较纠结。想想也是,作为娘家人,在丧事上一直是监督者的身份,可以肆意刁难主家,而现在却变成主家,为丧事劳心劳力,这中间的无奈与苦涩,或许只有阿大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也不好直接拒绝他,只能委婉的说:“封棺可以另外想办法,让死者的仇人来灵堂执锤,只会害了我们大家,甚至让死者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余倩母女过来?”阿大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行,规矩不能坏,一旦开了先例,以后的妇女都会看样学样,哪有半点丧事样子。”关系到丧事风俗,我没有半点委婉,直接拒绝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不铆入寿钉,就将棺材抬出去吧?”阿大有些火了,声调高了几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