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14第214章阳棺66

正文 214第214章阳棺6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愣了一下,眼前这人好似有些本事,就问他:“为什么会招来厄运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这种东西,祖上流传下来的,我们只是普通农民,除了抬棺材,平常要做一些农副产品,哪有时间去研究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倒是实情,八仙们平常跟普通农民没啥差别,只有死人的时候,才会说八仙。

    我没再深问下去,对这人却是高看几眼。刘凯敢说垄断我们镇子的丧事,他身边应该有能人,不然,也不敢说这话,而这人十之就是他身边的能人。毕竟,他的谈吐比一般八仙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对他态度尊敬了一些,将他请到灵堂左侧,坐在一条木凳上,跟他聊了一会儿。在聊天中,我知道他叫刘为民,以前跟老王一样,有着自己一伙八仙,后来被刘凯给收了,成了刘凯身边的军师,刘凯接下的丧事,多数都是他说了算,在我们镇子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我们在灵堂聊了二十来分钟,郭胖子他们端着一碗饭过来了,我给他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刘为民,匆匆地扒了几口饭填饱肚子,给瘦猴打了一个电话,就让他领着八仙过来,准备封棺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事,我们坐在灵堂内有些无聊,商量起余建豪的尸体怎么处理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小孩的尸体直接裹着挖个坑埋了就行。

    他们问我,打算怎么处理,我说,按照习俗来办。

    但,结巴提出异议,他说:“小孩也是人,直接挖个坑埋了,有些不人道,给他做口棺材吧,毕竟余老板那一百万还剩很多钱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不行,丧事必须按照老祖宗的规矩来办,坏了规矩会破坏风水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这样太残忍了,只是一口棺材要不多少钱。”结巴以为我在担心钱财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从祖上以来,小孩的尸体一直是这样处理,我知道这样埋了小孩不人道,可,老祖宗的规矩就是这样,我们必须按照规矩来办,哪怕这规矩是错误的,我们依旧要这样办,这个没法改。”我给他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觉得结巴的话在理,小孩也是人,凭什么用凉席裹着就埋了?”郭胖子在一旁愤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按规矩办。”我没有任何犹豫,把他们的提议给否定了,在我心里,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高于一切。

    “九哥,那余建豪可是你表弟,你这样把他埋了,不怕你小姨找你事啊!”郭胖子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小男孩可是你表弟,就不能改下规矩?用一口小棺材装着就好,棺材小,墓穴也小,现在派人去挖,时间上也来得及。”结巴瞥了我一眼,说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,我这人是一根筋,在丧事上就是依葫芦画瓢,缓缓开口,说:“就算是亲弟,也得按照规矩来办,我相信老祖宗在定这个规矩的时候,肯定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既然流传下来这样下葬,那就有他们的道理。假如,我们用棺材装着小男孩下葬,搞不好就会招来祸事,到头来,小男孩在阴间过的不好,阳间也得不到安宁,这样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在他俩身上瞥了一眼,他俩好像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说:“你们俩别说了,余建豪的尸体就按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办,明天一大清早找一名八仙背着他尸体去下葬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郭胖子跟结巴俩人同时出声,结巴问:“有没有婉转的办法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,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在旁听的刘为民有动作了,他伸手在结巴肩头拍了一下,说:“年轻人,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有原因在里面,我以前刚进抬棺匠这一行的时候,跟你们现在想法差不多,总认为这样把小孩下葬,不人道,有次,我便偷偷摸摸用棺材装了一个小孩,再下葬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结巴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小孩下葬后的第二天,他父母双双进了医院,从那后夫妻俩没离开过轮椅,这样的例子,不单单就这一件,就我们八仙这个圈子来说,很多八仙都做过这种事,或多或少都出现过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赞许的瞥了我一眼,说:“陈八仙这点做的很好,按照老祖宗的规矩来办,只有这样才不会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胖子跟结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就是结巴看向余建豪的尸体,眼神有一丝怜悯。

    我伸手在他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这是规矩,看起来不人道,实则也是对小孩下辈子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在灵堂内聊了一会儿,大概是半夜一点的样子,瘦猴领着几名八仙走了进来,我大致上数了一下,连同我跟刘为民带来的八仙共计十七名八仙。

    我们在灵堂忙碌起来,先将小男孩的尸体整好,给他换上一身寿衣,放在灵堂门口左侧,安排刘为民带来的一名八仙负责掩埋小男孩的尸体。

    刚安排好小男孩的尸体,结巴走了过来,不放心地问:“九哥,你下午说八抬八托,那人替小孩子下葬,咱们只有十五个八仙,不够人数啊。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自己,说:“加上我,刚好十六名八仙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在在前头领路、撒黄纸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让那些道士来吧!“我淡淡地说了一句,至于父亲说的那种方式,我暂时不想告诉他们,主要是怕他们有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就问我接下来怎么做。对于结巴的提问,我相当满意,他遇到不懂的地方,都会问上几句。而郭胖子那货,跟在我身边这么久,除了玩手机还是玩手机,对抬棺材这一块,压根没怎么过问,很多时候,我后悔当初一时冲动把他叫进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个所谓的开窍期,也就是普通家庭所说的这孩子总算长大了,开始懂事了。只是,郭胖子的开窍期有些迟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对他说:“接下来封棺,这中间有些细节跟仪式,你看清楚点,记在心里,以后遇到丧事,我不在身边,你也可以独撑大旗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