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13第213章阳棺65

正文 213第213章阳棺6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不了,取铜钱必须亲手做,不然会招来死者反感。”我笑了笑跟那人说了一句,将衣袖卷了起来,让结巴拿着麻袋站在一旁,准备装铜钱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伸手朝锅内抓了过去,在锅内探了一下,摸到两枚铜钱,入手的感觉特别烫,我立马将手缩了回来,正想把铜钱放入麻袋,却现那铜钱黏在我手上,一阵阵炙热感传来,烫的要死,我用力甩了一下,那铜钱好似被胶水黏住一般,无论怎么甩,就是甩不掉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急,要是让铜钱黏在手上的时间长了,这只手不废也要脱层皮,朝着结巴,急喊一声:“快拿水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结巴答了一声,将麻袋丢在地面,顺手捞起旁边的铜锣,在灵堂外剩上一些雨水,照着我手掌倒了下去,那铜钱立马从我手里掉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真的不知道怎样去解释,那铜钱掉的位置,不偏不倚,正好掉在麻袋里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头一愣,好似想起什么事,顾不上手掌传来的疼痛感,对照棺材就跪了下去,死劲磕头,说:“您大人有大量,恳请您原谅小子先前的无礼。”

    磕了七八个头,我站起身,朝手掌看了一眼,被烫的通红,上面有两枚铜钱的印记,隐约能看到乾隆通宝四个字。

    这时,结巴走了过来,疑惑地问:“九哥,你刚才这是?”

    我叹出一口气,说:“死者这是惩罚我,入殓那天,我用胶水黏住死者的眼睛,没能成功,没想到现在铜钱黏在我手上,留下这两个印记,也算是一个教训吧!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这么一说,浑身一怔,不由自主地朝棺材瞥了一眼,身子往后退了几步,郭胖子说:“九哥,你没在忽悠我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怒道:“忽悠你有啥好处?”说着,我准备将另外五枚铜钱取出来。

    郭胖子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哥,我小时候去乡下玩耍,经常在坟头撒尿,也没见出过啥怪事啊!”

    我甩开他的手,没好气地说:“那是你小时候,死者不跟小孩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对这死胖子,我无语到极点了,他小时候干的那些缺德事,念书那会,听他吹过,什么坟头撒尿,堂屋砸人家祖先牌位,没少干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觉得不算什么大事,现在想起来,有些担心郭胖子,有句俗话叫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只希望死者真的不跟小孩计较才好,不然,估计在某天会倒大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瞥了一眼郭胖子,跟他说,“你最好多做点好事,积一些阴德,别到时候死者怪罪你,要了你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他嘻笑一声,说:“老秀才说我是富贵命,身上有贵气,那些鬼神不敢近我身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我没在说什么。毕竟,他说的挺有道理,身有贵气的人,确实很少遇到怪事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人活着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所以,我留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随后,我走到锅前,换另一支手朝锅内抓了去,这一抓就是五枚铜钱,不是很烫,只是一些余热,抓在手里暖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咋回事?如此高温下的铜钱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最终,我把这一怪现象,归功在死者身上,不然铜钱怎么可能不烫,这已经出自然界的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抓完铜钱,我朝死者作了三个揖,表示感谢。随后,将盐粮倒入麻袋内,用一根麻绳扎紧,晃动一番,把它放在死者头下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大家饿的饥火烧肠,特别是郭胖子,一直吵闹着今晚要吃一锅米饭,我让他们先去吃饭,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些,便一个坐在灵堂,守着棺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灵堂不远处传来几盏灯火,好像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,我站起身,掏出一根烟,点燃,依靠在灵堂门口,等着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近时,我现这些人都是四十到五十岁的年纪,长的五大八粗,有点眼熟,就朝领头那人走了过去,问他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在灵堂瞥了一眼,说:“你就是陈八仙吧?我以前跟着刘老大抬棺材,听说你这边缺八个八仙,我带着兄弟们就来了,还望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连忙掏出烟,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根,这些人应该是先前那人安排过来的八仙,难怪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当即,把他们请了进去,说:“哪能,你们能过来,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那人点了点头,在我身上打量一眼,面带笑意的说,“不错,不愧是我们东兴镇的八仙,过几天,你可要给我们镇子争口气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就问他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八仙大会那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灵堂左侧,瞥了一眼,眉头微皱,伸手指着余建豪的尸体,说:“这尸体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死者就一个人,怎么变成两个人了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笑,看这情况,那人应该没将丧事上生的事情告诉他。于是,我将丧事上生的一些变故,悉数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听后,淡淡地问了一句,“你确定是棺材的问题,而不是正月办丧事的原因?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莫名其妙,但是,我能明白其中的意思,老王跟我说过,正月办丧事会招来厄运,可,眼前的情况,跟正月关系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的事情已经相当明显,阎十七与水明真人联合骗了余老板,以至于余老板掐死亲生母亲,死者死不瞑目,便作了怪,再加上阳棺衍生出浓郁的阳气,灌入死者棺材,这才导致后续一系列的怪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,跟所谓正月办丧事会带来厄运,压根关系都没有,为何他会这样问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跟他说了出来,他沉默一会儿,说:“希望是这样吧!有人说,这种厄运会在三年后显示出来,也有人说,丧事当天就会显示出来,具体是什么时候,我们也没个准数,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