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10第210章阳棺62

正文 210第210章阳棺6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你懂个p!”我瞪了郭胖子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用冲击钻在棺材上豁达几下,三分钟能打出九个小洞。可,那些木灰怎么办?让落在地面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滚!”我骂了他一句,说:“死者的棺材不能掉东西出来,一旦掉了东西出去,死者下辈子的身体就会出现问题,为了节省几个小时,就让死者下辈子身体出问题?这么缺德的事,咱们做八仙做的出来?”

    “切,说的跟真的一样,你用钢筋去戳洞就不会掉木灰了?”他好似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,那些木灰只会被烧红的钢筋烫在棺材,这样以来,洞出来了,木灰还在。咱们这行,不同于别的行业,可以偷工减料,咱们必须对死者负责,才能让死者走的安安心心。”我对他说教一番。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搭理他,蹲在火炉旁边烧钢筋。那郭胖子见我没有理他,觉得有些无聊,走到灵堂左侧,掏出手机玩了起来,结巴坐在他旁边愣,而阿大一直跪在棺材前头

    一时之间,灵堂内静了下来,钢筋在火炉放了二十几分钟,尖头的位置隐隐约约有些红,我正准备拿起钢筋戳洞,阿大站起身,走了过来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疑惑地问他。

    “开路这天本是热热闹闹,现在死的死,病的病,灵堂太冷清了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有个想法,也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。”阿大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棺材上戳洞的同时,我想将先前那些道士请回来,让他们为姑妈朗诵经文,再由…”他愣了一下,眼神在郭胖子跟结巴身上盯了一会儿了,伸手指着结巴,说:“由这位兄弟充当你的位置,领着我在法场转一会儿,告慰姑妈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灵堂的确有些冷清,余老板拿出一百万,希望将丧事办得热热闹闹,按照目前的开支才来说,至少还剩下5o来万,现在他家出事了,也不能黑他钱财,肯定要花大部分出去,这种钱不能乱赚。

    而且,丧事是死者在阳间最后一遭,若是等我在棺材弄出九个小洞后,估计没啥时间开路,就这样抬出去下葬,有些对不住死者。再者,灵堂内还有具小尸体,让道士朗诵一些经文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是,我心里又有另一个担心,现在的阳棺并没有破除,若是贸然开路,会不会闹啥怪事,心里一点底也没有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后,我站起身,走到棺材前,朝死者瞥了一眼,只是一会儿功夫,死者的面色淡了很多,一丝菜青色爬上额头,正在恢复死人相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心下一狠,万事以死者为重,就算出现啥情况,只要处理的好,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于是,我跟阿大说,“行,就按你说的办,我在棺材旁边戳洞,你让道士朗诵经文,再由结巴领着你去转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身上的道袍拖了下来,给结巴穿上,又教他在法场内怎么转圈。其实,方法很简单,按照左三右四的步伐就行。

    左三右四的步伐是丧事上最常见的步伐,只要见过开路仪式的人,几乎都能记下来,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步伐从三国时期一直传到现在,未作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结巴点了点头,穿上道袍,说:“我见过几次开路,那种步伐熟悉的很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将先前那些道士请了回来,他们来到灵堂时有些害怕。但,看到我们都在这,硬着头皮留了下来,坐在棺材前的八仙桌旁,朗诵经文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结巴领着阿大,步入法场,让原本有些冷静的丧事,再次变得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结巴穿上道袍在法场开路,有那么一点架势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钢筋的尖头在火炉已经通红,我伸手朝另一端摸去,有些烫手,找来一些稻草裹在上面,然后用白麻包在稻草上,再伸手摸了摸,有些余热,温度合适。

    弄好这些,我怕把握不好力度,打算先在棺材盖上戳个洞,熟悉一下力度。

    这戳洞颇有讲究,特别是棺材盖上这个洞,必须要在正中央的位置,我用尺子量了一下棺材盖的尺码,长,两米四七,宽一米四三。注:普通棺材没有大

    量好尺码,我在棺材盖对中的地方用粉笔作上记号,拿着钢筋用力戳了下去。棺材的木质是金丝楠木,不比普通的木材,不是很好戳。

    好在钢筋的尖头还算尖锐,再加上烫红,只是戳了一下,就在棺材盖留下一道印记。

    一连戳了四十来下,棺材盖出现一个小洞,钢筋的尖头冷了下来,再次放入火炉烤了一会儿,待烧红又继续戳。

    用了一个半小时,总算在棺材盖上戳出一个拇指大的小洞,小洞四周好似被火烤过一般,黑漆漆的,一丝木灰都没掉出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,结巴一直领着阿大在法场内转圈,郭胖子千年不变的玩手机,让我气愤的是,这货玩手机就算了,玩到高兴的时候,还特么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趁着钢筋放在火炉加温的空隙,我走到郭胖子面前,一掌拍在他肩膀上,没好气地说:“胖子,注意下场合,这是灵堂,你在这哈哈大笑算几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不是故意的,而是这女人说话太搞笑了。”说着,郭胖子将手机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手机一看,是qq聊天界面,这货果然在聊qq。有时候,我真想不明白他,跟陌生人聊天有啥意思,难道qq还能蹦达出来一个美女不成?

    忽然,我看到qq上的昵称,薄凉,这是医院那小护士的qq昵称。

    当即,我面色冷了下来,怒道:“跟你说几次了,男人要有尊严,那小护士让你大庭广众之下跪着,你特么还跟她聊天,要不要男人的尊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九哥,你听我说,这人不是张媛媛,而是另外一个人,俩人只是用同一个昵称。”郭胖子急忙解释道,从我手中夺过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,说:“这才是qq的主人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