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207第207章阳棺59

正文 207第207章阳棺5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父亲对着饭锅跪了下去,用特殊的声调讲了一段话,“本是普通一家禽,奈何子孙心儿宽,捧你上了树枝头,招来恶人心使坏,返阳归祖害后人,四果冲走阳气儿,不求富贵加在身,但求善念心头存。”

    说着,父亲朝那饭锅磕了三个头,将火钳抽了出来,插进火炉烤红,在电饭煲上的盖子上烫了一个洞,前后左右四个方向,每个方向又烫了两个洞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父亲在饭锅面前烧了一些木柴,提着红绳将饭锅架起,走了一会儿,猛地抽出木柴,让饭锅砸在地面,嘴里唱:“莫怪心儿狠,只怨恶人毒,破了阳间棺,来世好做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,父亲晕了过去,倒在老王的厨房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老王的讲叙,我将电话挂断,大致上明白父亲所表达的意思,他意思是,余老板讲场面,利用死者的棺材聚财,哪里晓得,惹来恶人在棺材上动了手脚,将聚财变凶兆,以至他一家遭来横祸。

    父亲砸锅的过程,应该是教我怎样破除,他最后一句,破了阳间棺,来世好做人,这话的意思是告诉我,这种棺材是阳棺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我愣住了,阳棺?葬经篇好像有提到这个词,想了一会儿,记起葬经篇的一句话,夫人之葬,盖以难矣,支垅之辩,眩目惑心,祸福之差,候虏有阳,垅为棺矣,气之不散,偏支丧垅,正支半垅。

    玛德,哪个人这么缺德,将充满浊气跟阴气的棺材变成聚阳之地,难怪死者一直给我一种活人的感觉,捣鼓半天这棺材是阳棺。

    所谓阳棺,就是通过特殊的手法,往棺材内注入阳气,以阳气改变棺材的气场,虽然不至于让死人复活,但是,却让死人的遗骸去祸害后人,就如葬经篇的一句话,父母骸骨,为子孙资本。资本出现问题,子孙自然会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不过,我心中却又有另外一个疑惑,几天前就棺材的问题,我问过父亲,他给我的解释是,这棺材是余老板用来聚财的,为何现在会变成阳棺?

    这个谜底,一直到几年后我才明白,阳棺跟聚财棺差别不大,利用同一个原理,聚一个聚阳气,一个聚财气,都是通过饕餮的贪婪来聚自己所需要的东西,两者的分别在于天气,众所周知,水即财,财即水,聚财即聚水,水至极则阴盛,阴盛则阳衰,衰极则大盛。

    倘若开路这天没有下雨,阳棺的作用并不是很大,就会变成聚财棺。但是,那人又用了另外一个手段,热闹,大办特办,只要大办特办,自然会有很多生人来看,生人多了,阳气自然多了,再利用棺材的聚,将这些阳气聚到棺材内。

    那人为这事,当真是费尽心机,做了两手准备,就连天气都计算在内,无论阴天还是下雨天,只要人多或下雨,这聚财棺就会变成阳棺,从而让余老板一家人命丧黄泉,那人的心肠真特么歹毒到极点。

    弄清楚这些事情后,我将阿大叫了过来,跟他道了一个歉,说:“我已经弄清楚原因,应该是余老板得罪人了,听信不该听信之人的话,将死者这口棺材变成阳棺,以至于死者像活人一样,只有破了这阳棺,死者才有可能顺顺利利下葬,余倩跟胡琴母女俩人才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问我咋知道的,我没有跟他解释,因为我必须找余老板问清楚,到底是谁让他大办特办丧事,又是谁让他选的这口棺材,只有弄清楚这些事,才能安心破阳棺。

    我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很快,电话接通了,不带他说话,我说:“让余庆生听电话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余庆生接过电话,照着我就是劈天盖地一顿臭骂,把我祖上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骂到最后,越骂越难听,我特么火了,冲他吼了一句:“你个畜生,你家人快死光了,还有气力骂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以为你是胡琴的外甥,就能骗到我,老子好歹也算个成功商人,会相信你的鬼话?”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我没有搭理他,只顾着自己说话,信不信随他,我跟他说:“你二三四老婆以及她们的子女,全数出了车祸,余建豪已经身死,小姨跟余倩目前在医院躺着,刚才查出来,你买的棺材有问题,并不是聚财棺,而是阳棺,指使你买棺材的人,想灭你满门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愤怒的吼着,“陈九你个杂碎,你肯定骗我,假如要灭我满门,为何我没事?”

    他这话问的对,我先前一直在纳闷,既然那人跟余老板有仇,第一个想弄死的人绝对是余老板,为何他没事?我忽然想起几天前,父亲说这棺材是聚财棺时,我在棺材内将余老板的生辰八字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问题应该就在这上面,也就是说,我将余老板的生辰八字拿出来,并不是阻止他聚财,而是救了他一命,玛德,想到这里,我在自己脸上抽了三四下,这种人就特么不该救,不救他,指不定不会闹出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余老板在电话那头越骂越欢,我只说了一句话,他立马闭上嘴了,我说:“1965年,6月21日,未时,余庆生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好长一段时间,方才开口,冷声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说:“几天前,我现这棺材有点像聚财棺,不想辱到死者,便把你生辰八字拿了出来,没想到,却救了你的狗命,倘若不信我的话,大可挂了这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那边沉默下来,没有说话,有点松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我厉声问:“到底是谁让你买的阳棺,又是谁提议你大办特办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有点相信我,缓缓开口,说:“年前,母亲病情加重,阎十七找到我,问我想不想让公司的业务提上去,我是老板,当然希望公司多赚钱,便答应下来,他领我找到水明真人,也就是那天你见过的风水师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