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99第199章阳棺51

正文 199第199章阳棺5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让阿大做主家,这是我最愿见到的事情,原本的主家是余老板,若是以他的来名义来开路,死者心中的怨气肯定不会散,现在以阿大为主家,死者心中的那口怨气,肯定会淡了不少。毕竟,阿大是死者的娘家人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朝郭胖子招了招手,又让阿大那些兄弟帮忙,只是用了不到十分钟,就在灵堂内搭建一个支架。

    随后,我找一个梯子,在支架上安了一个滑轮,再用龙绳绑在棺材中部,几个人在后面用力拉,棺材缓缓被拉起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将刘凯从棺材内弄了出来,他浑身臭的要死,脸色惨白,嘴里一直在嘀咕一句话,“求您放过我。”这声音很轻,若不仔细听,肯定听不到。

    那刘凯被救出来后,一见我,也不知道咋回事,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,说:“陈八仙,这场丧事我不办了,求你跟死者说说好话,放过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敢得罪死者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就问他咋回事。

    他瑟瑟抖地说,“我…我…我在棺材里,好似看到死者的鬼魂,她掐着我脖子,让我喘不过气来,感觉就要断气了,你们将棺材拉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浑身猛地一阵抽搐,紧接着,嘴里喷出一些白沫,特别臭,双眼目光变得涣散,一直重复着一句话,“有鬼…有鬼…”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头大惊,立马弯腰在他人中的位置掐了一下,一连掐了七八下,依旧是那副样子。

    “咋办?”阿大从旁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在刘凯身上打量一眼,说:“看这情况,他在棺材内可能遇到一些事了,应该是惊讶过度,搞不好会疯掉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,先送医院,通知他家人。”阿大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同意他的要求,找几个人将刘凯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弄好刘凯的事情后,我们几个人将棺材重新摆好,再将死者的遗体装入棺材。随后,又将灵堂重新布置一番,弄完这些事情,大概是中午11点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心头泛起难来,倘若今天继续开路,时间有些急,倘若将开路的时间推迟,我大致上算了一下,以死者的生辰八字来说,必须再等上五天,才会有吉日。

    这种事,我做不了主,就把心中的想法给阿大说了出来,他沉思一会儿后,问:“今天的铜锣声已响,将开路日期延迟,会不会得罪姑妈?”

    我在灵堂内打量一眼,将目光停在死者身上,她身上隐隐约约飘出一阵腐臭味,脸上跟脖子已经出现尸斑,这是尸体腐烂的前奏,值得庆幸的是,死者的眼睛没有瞪的先前那么大,稍微闭上一些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说:“按照正常仪式来讲,铜锣一响,必须开路,否则会得罪死者。但是,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,一是丧事主家换人,二是灵堂闹出这么一番事,三是死者身上已经出现尸斑,是否继续开路,看主家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一会儿,说:“这事,我也拿不定主意,你们八仙不是有阴阳卦么?用阴阳卦问问姑妈的意思,按照姑妈的意思来办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他这话在理,就将灵堂的一些闲杂人请了出去,留下郭胖子、结巴、阿大、胡琴、余倩以及那小男孩余建豪。

    我先点燃三柱清香,朝棺材作了一个揖,嘴里念了一段开魂咒,再将清香插在棺材前面,紧接着又烧了一些黄纸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人跪在棺材前端,心要诚!”我朝死者四名亲属说。

    他们点了点头,走到棺材前面,愣了一下,也没跪下去,而是尴尬的看向我,余倩问:“我弟弟跪哪?”

    我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就丧事礼仪来说,余建豪应该跪在中间,而现在阿大的意思很明显,要以他的身份来办丧事,这中间的位置到底是让阿大跪,还是余建豪这个长孙来跪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我们八仙不好说,只能按主家的意思来做,于是,我将目光抛向阿大,问:“你想跪哪?”

    “第二排吧!建豪是姑妈的长孙,应该跪在第一排,礼仪不能废!”他沉声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向后退了几步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主家这样说,那事情就好办了,我抱起余建豪让他一个人跪在第一排,给他点燃三柱清香,让胡琴、玉琴跪在余建豪身后,阿大跪在最右边。注:丧事右边最小

    弄好这些,我点燃三张黄纸,围着棺材转了一圈,将这三张黄纸烧在棺材前端,掏出一副阴阳卦,在上面哈了一口气,双手紧合阴阳卦,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嘴里念:“儿孙满门堂前跪,泪流满面盼祖母,一片乌云遮晴天,儿孙泪水似浪翻,千哭万唤亲不在,多少恩情把亲牵,总将祖母长相忆,儿女深情将亲盼,愿亲旨意丧事办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段词,我在阿大他们身上瞥了一眼,拉长嗓门,对着棺材,喊:“今天是公元2oo6年正月初四,堂前下跪乃您老人家的长孙余建豪、儿媳胡琴、孙女余倩、堂侄林志辉,于今日生的一切事情,向您老表示万分歉意,还望您老在天之灵,切莫跟后辈计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示意郭胖子跟结巴到棺材左右两边烧黄纸,他们会意过来,点燃一些黄纸。

    “后人磕头,表示歉意!”我对着阿大他们吆喝一声,“一磕,儿孙满堂,二磕,家财满门,三磕,福禄满屋。”注:这三磕头,需要用到一个满字,意为满意。

    阿大他们对着棺材磕了三个响头,这过程中,灵堂没生任何异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拿着阴阳卦走到棺材前端,在死者脑袋的上方先往左边转了三圈,然后又往右边转了三圈,回到阿大他们身边,朝着死者作了一个揖,说:“受您老人家堂侄林志辉所托,有件事需要您降下凤旨,不知您是否愿意今日继续开路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